父亲的旧怀表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文/[美]萨里娜·迈勒■译/陈明敬爱的父亲去世两年了,我们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他的遗物也就一直放在他生前常呆的那间小屋里,没人去动它们。我们家的住房并不宽敞,所谓父亲的小屋,并不是房子里一间豪华的书房,布置典雅,

□文/[美]萨里娜·迈勒

■译/陈明

敬爱的父亲去世两年了,我们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他的遗物也就一直放在他生前常呆的那间小屋里,没人去动它们。我们家的住房并不宽敞,所谓父亲的小屋,并不是房子里一间豪华的书房,布置典雅,摆放着高档的家具,陈列着精装的书籍,装饰着漂亮的台灯……恰恰相反,它和我们家其他附属建筑一样,是父亲亲手搭建在居室外面的一间极简陋的小棚子。他常在工作之余到这间房子里来看看书,翻一翻报纸,然后,叮叮当当地修理一些旧东西

夏天的一个早上,我和姐姐终于打起精神和母亲一起来整理他的房间。

一个破旧的皮箱打开了,母亲从里面翻出了一只旧怀表。母亲用围裙角擦了擦旧表,大声地说:“这是你父亲当年一直在用的表,不知德瑞克喜不喜欢这只表?他大学快毕业了,我想送给他,作为他毕业的礼物。”德瑞克是我儿子,已是大学高年级的学生。“就是不知这表还能不能走?”她接着说。

我的手指轻轻地划过旧怀表的外壳,它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泽。抚摩着这只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父亲的音容笑貌。它多像我的父亲!那么朴实、无华、简洁,而又如此忠实、可靠。

这只旧怀表令我想起父亲曾经买过的旧车。

“爸爸,你买这车干吗呀?油漆都掉了,这么破烂,这么旧,这么难看。”

“傻丫头,你不懂,它虽然旧,可它的引擎还相当管用呢。尽管它的外面已经油漆剥落,破旧不堪了,可它跑起来可轻快了。嘿,爸爸可捡了个便宜啦!”原来爸爸看中的是更重要的东西,真的,旧车的引擎还相当完好。

我还想起早年父亲在我们的房子外面搭建的卫生间,它里面虽然干干净净,但外表简陋,甚至显得寒碜。记得当年我和姐姐都是爱面子的、爱漂亮的小姑娘,有朋友来了,我们常向客人抱怨说:“别人家的住房都带卫生间,就我们的卫生间还建在房子后面的小屋里,多不方便呀!真不好意思。还不是因为咱们老爸为了省钱,搞了这么一个杰作。”

我们在客人面前的尴尬和抱怨很使父亲伤心。他耐心地告诉我们:“姑娘们,咱们家的卫生间虽然在卧室外面,可它漏了吗?脏吗?没有。看看,它不是又结实、又宽敞、又干净吗?老爸我都不嫌弃它,你们小姑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想到了父亲收集在他小房子里的东西:一个旧燃气炉,一盏好用的灯,一张舒服的躺椅。在这间房子里,他常常自己动手修理着各种收集来的旧玩意儿。他捣鼓好了被别人扔掉的坏收音机,为丢弃的破玩具配上零件。这些都是别人因为坏了随手扔掉的,他,默默地捡回来,修好,再用。

是不是那会儿我们的家庭经济很困难?

两年前,在父亲的葬礼上,一位中年男子走上前来,悲伤地,带着怀念的口吻问我姐姐:“女士,你可知道,早些年,我们家因为有你父亲的帮助,才熬过一个又一个的年关?全家因为有了你父亲经常的照顾,才免于饥饿?”我们都摇头说,从没听父亲说起过这码事儿。中年男子接着告诉我们,当年,他们家兄弟姐妹一大堆,经济拮据,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他们的父母那个发愁劲儿啊,就别提了!当时,作为他们家的小孩子,他是多么急切地等待着我父母亲每个周末的探访啊!因为,那时,每个星期六的晚上,我家的父母亲都要带上生活必需品,亲自送到这位男子家里去。冬天来临的时候,除了带食物,他们还加上柴火和煤炭,使这一家子免于挨饿受冻。

我把这个中年男子的话转述给母亲,并询问说:“妈,我们还真的从没有听您和爸说过这事儿。当时咱们家不是也很困难吗?”母亲说:“咱们家那会儿是不宽裕,可毕竟还可以维持生活。所以呀,你爸和我就常省下一些东西来帮助比我们还困难的人家。你们姐妹几个不知道吧,你们父亲给这山里边多少人家都送过食物和柴火。他自己呢,省吃俭用,什么都舍不得扔掉。”

是的,我们还真的不知道,我们眼见的只有自己家的破车,只关心什么时候,父亲才把它换成新的呢,让我们的小伙伴也羡慕羡慕我们?我们只关心自己家的卫生间,什么时候也能像别人家一样,与卧室配套?而不是建在房子外的陋室一间,让我们脸上无光,遭人耻笑。母亲的话,令我恍然大悟。怪不得父亲会如此节俭。

德瑞克接受了他外公的遗物。我们有一个叫霍布的朋友,家里是珠宝商。德瑞克把旧怀表拿去请他修理。两周后,怀表修好送了回来,并重新做了抛光处理。霍布告诉我们说:“知道吧?早些年,人们买表的时候,是可以自己在商店选择表壳,然后再配上挑好的表芯的。所以,当怀表不是人人都能拥有的奢侈品的时候,人们都注重表的外壳,好向别人炫耀呀!经我手修过的旧表大多数有豪华的外壳,但是,一看内芯,质量却马马虎虎。”

但父亲的这只旧怀表却很稀罕:它的内芯质量上乘,几十年后的今天还能正常使用,而它的外壳,毫不张扬,价格也是最便宜的那种。

“什么样的人才会这样选表呀?”霍布惊讶地接着问道。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我的父亲。”

我终于理解了我那敬爱的父亲。他知道最重要、最宝贵的只有那内在的美,那才是最值得珍藏的东西。父亲默默地帮助着最需要帮助的人,为此他宁愿自己过着节俭的日子。

父亲的旧怀表,如他本人,在那朴实无华的外表里深藏的,是一颗金子般的心。

(赵辛摘自《海外文摘》2006年第5期)

(作者:萨里娜·迈勒 字数:224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