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中的“三只手”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人类社会中有人人嫌恶的小偷,动物世界中也不例外。像黄鼠狼、老鼠这样的小偷已经是我们人类的老对手了,它们高超的偷鸡、偷米技巧令我们头痛不已。除了它们之外,动物界还有一些老练的小偷,居住在澳大利亚的袋鼠就是其中一

人类社会中有人人嫌恶的小偷,动物世界中也不例外。像黄鼠狼、老鼠这样的小偷已经是我们人类的老对手了,它们高超的偷鸡、偷米技巧令我们头痛不已。除了它们之外,动物界还有一些老练的小偷,居住在澳大利亚的袋鼠就是其中一种。

袋鼠是澳洲特有的动物,雌袋鼠偷东西的先天条件是长在腹部的肉皮袋。这一得天独厚的作案工具时时都随身携带,给它们的偷窃带来了不少便利。当偷窃得手后,将赃物装在口袋内。即使有人追来,它们也不怕。因为它们在逃跑的时候只用两只后脚着地跳跃着前进,身体直立,袋口向上,无论怎样奔跑也不必担心赃物会滑落出来。因此,袋鼠偷东西一旦得手,除非你把它捉住,否则你休想把东西再找回来。

哺乳动物中的小偷与昆虫动物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了。巴拿马的生物学家在研究森林中各种动物的联系时,发现一种小蜘蛛同大蜘蛛的关系十分奇特:小蜘蛛经常行窃,而失主却是与它们生活在一起的大蜘蛛。

大蜘蛛用结实的蛛丝编织成一张大网,但这种蛛丝是没有黏性的,这就给小蜘蛛打开了方便之门。小蜘蛛把自己织的网一头挂在大网上,另一头则连着自己的身子。大蜘蛛不知是嫌猎物太小不屑一顾还是麻痹大意,果蝇等小虫子落入大网,它们往往无法发现。而居住在它们身旁的小蜘蛛却闻风而动,飞快地扑过去,很快弄死小虫子,拖到蛛网边狼吞虎咽起来。

更为可恶的是,有时候小蜘蛛还会趁大蜘蛛不在的时候,偷走大蜘蛛已经弄死、并用蛛丝裹着的猎获物。小蜘蛛有很高的警惕性,它们往往根据大网的振颤,就可以判断出食物的主人在不在家。此时,这个惯偷就会爬到大蜘蛛存放猎物的蛛网中央,搭上自己的蛛丝,再跑到网边上,偷偷地把食物拉到自己这儿饱餐一顿。

这种盗窃寄生虽然很少,但并不是只在蜘蛛中存在,蚂蚁王国竟然也有这种类似的小偷。生活在俄罗斯草原地区的一种小偷蚁,它们似乎非常愿意和红蚁为邻居,常常在红蚁巢的附近建造自己的巢穴,然后再专门挖掘一些细小的通道,直达邻居的住处。小偷蚁的个子很小,它们会通过这种狭窄的暗道闯入红蚁的巢穴,偷袭邻居的幼虫和蛹,抢来后就饱餐一顿。

对于这伙小强盗,个子较大的红蚁毫无办法。因为小偷蚁动作敏捷,会很快地钻进小洞或缝隙里,令红蚁束手无策。

一旦红蚁追上前去,狠毒的小偷蚁会突然反扑过来,把红蚁团团围住。怒气冲冲的红蚁在地上滚动着,试图咬住敌人,向对方喷洒毒汁。可是这伙小强盗十分机灵,它们东躲西闪,使红蚁连连扑空。与行窃的小蜘蛛相比,这种小偷蚁似乎更加凶猛。它们与红蚁之间的关系,也是一种盗窃寄生关系。唯一和蜘蛛不同的是,红蚁对小偷蚁一点也不客气。

动物小偷中最为聪明同时也是最险恶的小偷当属一种叫“鬼脸天蛾”的昆虫。

我们都知道,蜜蜂的集体是组织最为完善、管理最为先进的动物王国。它们的蜂房是攻不破的堡垒,蜜蜂王国有着严格的“保卫制度”。一年四季,不管白天黑夜,也不管酷暑寒冬,机警万分的“哨兵”,总是守卫在蜂房的门口。“外来者”要想偷偷摸摸地溜进去,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是身圆腰粗的熊,想要在组织严密的蜂群攻击之下吃一口甜甜的蜂蜜,也要面临鼻青脸肿、狼狈逃窜的后果。

可是,鬼脸天蛾却有一种非凡的本领。它们可以如入无人之境地混入蜂房,在那里敞开肚皮,尽情地吃那香气四溢的蜂蜜,直到快要酩酊大醉了,才大摇大摆地离开蜂房,从来没受到过惩罚。

这种背部有像鬼脸一样的黄白斑纹的天蛾,到底有什么法宝呢?原来,鬼脸天蛾会模仿年轻蜂王的“嗓音”,发出一种特别急促的声音。在蜂房里,蜂王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蜜蜂和蚊子、苍蝇一样,是靠翅膀振动发声的,蜂王的声音是不同于“平民百姓”的。鬼脸天蛾在进蜂房时,就模仿年轻蜂王振翅的声音,这种声音对于蜂群来说,就像是有魔力的咒语一般,使它们肃然起敬,俯首帖耳。于是,这个行窃者不费吹灰之力便进入了蜂房,然后痛痛快快地饱餐一顿,扬长而去。

(曾良摘自《大科技·科学之谜》2006年第4期)

(作者:袁中原 字数:1692)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