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里逃生:一个都不能少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终年碧波荡漾,有着柔软洁白沙滩和原始风情的泰国皮皮岛是很多人梦想中的度假天堂。然而,2004年12月26日,印度洋上一场罕见的巨大海啸使皮皮岛顿时变成了“人间地狱”。在海啸扑面而来时,一个名叫蔡玮伟的中国女导游正领着

终年碧波荡漾,有着柔软洁白沙滩和原始风情的泰国皮皮岛是很多人梦想中的度假天堂。然而,2004年12月26日,印度洋上一场罕见的巨大海啸使皮皮岛顿时变成了“人间地狱”。在海啸扑面而来时,一个名叫蔡玮伟的中国女导游正领着一个26人的旅游团在皮皮岛上游玩。这位24岁的杭州女孩,在突然来临的灾难面前,以其勇敢、机敏、沉着、冷静上演了一场“一个都不能少”的绝境营救。

世纪海啸,天堂霎时成地狱

2004年12月25日,圣诞节,泰国到处都洋溢着节日的气息,在杭州中国旅行社当导游的我带领着一个26人的杭州旅游团,来这里观光。

12月26日上午8点,我们乘船前往泰国普吉岛附近的皮皮岛。岛上游客非常多,他们或躺在沙滩上晒太阳,或在海水中游泳。孩子尤其多,他们在海滩上追逐、嬉戏,一片热闹景象。

快到岸边时,团友们都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准备登岸,这时,我旁边一个当地导游突然接到邻近岛屿的电话,她告诉我:“附近海域发生了地震!”我心里一惊,但看到周围海面一片宁静,就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等我们快到岸边时,发现皮皮岛上正遭遇退潮,船只无法靠岸,只能搁浅在沙滩上。按计划我们要先回酒店餐厅用餐,我带着团友向酒店走去。突然我们身后的海水开始迅速回升,海滩上的人被海水的突然上涨吸引,忙拿着相机抓拍。团友们也觉得很有意思,纷纷停下脚步拍摄。我突然意识到海水不像是普通的涨潮。联系刚才的电话说邻近岛屿发生了地震,直觉告诉我有危险,我大声对团友们喊道:“快跑!快跑!”但团友们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我急了,立刻加强语气对着他们大喊:“快往酒店跑,要不然就来不及了。”

见我如此严肃,团友们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惊慌失措地转身向酒店跑去。这仅仅两分钟为我们赢得了生的时间。

很快,海浪像一堵巨大的水墙以每小时600公里的速度向岸边直冲过来。这时,整个海滩像炸开了锅,人们尖叫着拼命往回跑。巨浪以摧枯拉朽之势,越过海岸线,迅猛地扑向岸边,摧毁着遇到的一切,海滩上的人群转眼就被海水吞没。顷刻间,撒满阳光的天堂变成了人间地狱。

此时,我们已经到达酒店大堂,在这股大浪迅速向我们席卷而来时,我命令团友分为两队向楼上跑。我跑在团队的最后,等我逃到顶楼三楼时。二楼已经被海水淹没了。

惊魂未定的我发现此时整个世界充满了恐怖的声音。凶猛的海水把人群冲散了,到处都是凄惨的尖叫声、哭喊声,四周一片狼藉,我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绝境营救,一个都不能少

在挤满人群的三楼,我拼命地喊:“杭州中旅的人在吗?”当我终于看到几个团友时,心里一阵温暖。我让团友集中在一起,清点完人数,我的心中一惊:22人,天哪!还少了4个!

他们在哪里呢?我提议大家一起跟着我大声呼喊4个失踪者的名字。我喊一个人的名字.团友们就跟着大声呼喊,我们表现出来的团结,让很多外国游客羡慕不已。喊了五六分钟,终于从酒店对面副楼二楼传来了应答声:是我们的团友!大家兴奋地欢呼起来。

那边有个团友带着哭腔说有人受伤了,我决定过去营救。几个年龄大的团友拉住了我,说现在过去太危险了。一个小姑娘身单力薄,如果海浪再次冲上来,下去等于送死。

可我不能丢下我的团友。

一个团友自告奋勇和我一起去,当我们来到副楼二楼的平台上时,这里到处是伤员。我循声在人群中找到了两张熟悉的面孔,他们是团队中的一对夫妻。此时,女团友躺在地上,她的右手臂被海浪击碎的玻璃割开了很深的口子,血流不止,丈夫在一旁惊慌失措地拿一条脏毛巾使劲地捂着,但仍旧无效。看到我们时,他的眼眶马上红了。

我赶紧和团友帮忙急救,血总算是止住了。可还没等我松口气,就听见有人喊:“海浪又冲上来了!”人们纷纷向楼顶爬去。

我和团友以最快的速度把女伤员往楼顶上推。当她和丈夫以及团友都爬上楼顶后,我的手搭着屋檐却使不上劲。而楼上的3人已被人群冲离了我的视线,没有人来帮我。只见海水在身后咆哮而来,恐惧感涨满了我的全身:难道我就要这样被海水卷走?就在这时,一只大手紧紧抓住我,把我拽上了楼顶。等我爬起来想看看我的救命恩人是谁时,已经找不到人了。

惊魂未定的我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这时,团友回转身在楼顶上找到了我,扶我来到楼顶。楼顶上的场面非常混乱,到处都是尖叫声、哭喊声,很多伤员伤势严重。这时,我的女团友伤口的血又开始往外喷,没法止住。正当我们手足无措时,一个外国女护士跑过来帮忙,经她的专业包扎,女团友的血终于止住了。安顿好女伤员,我想起还有两位团友没有下落,我们焦急地在屋顶搜寻,结果却一无所获。

突然,我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原来对面三楼上的团友见我们几个人那么久都没回去着急了,他们每隔几分钟,就大声喊着我们的名字,刚才在混乱中一直没有听见,我们赶紧告诉他们有人受伤了,很难撤到他们那边。

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过了十几分钟,那21位团友居然不顾危险一起从主楼来到我的身边。

此时,海水渐渐回落,我们以为有时间坐下来休息一下了,谁知,酒店的工作人员突然通知我们说,楼下瓦斯发生泄漏,要求游客赶紧撤离,否则发生大爆炸后果不堪设想。我立即组织团友撤退。等我们下到酒店大堂时,已经有很多伤员集中在那里了。这时海水平静了很多,有两艘救生船冒险停在了海边,大家欣喜万分,以为可以离开这里,却被告知只能运送伤势严重的人去普吉岛治疗。女伤员第一批上船前往普吉岛治疗。

死里逃生,完美回归

从前来救助的人口中得知,我们这里发生了海啸,目前情况非常混乱,我们再次回到处理好瓦斯的酒店大堂。

我发现我们所处的酒店海拔很低,在酒店不远处有一座小山,在那里过夜应该更安全。于是,大家都乘着海水暂时平静,集体向山上进发。我们抬着其他国家的伤员,带上酒店里能够用上的毛毯、水和吃的东西,一起快速向山上撤去。

我们爬到30米高的地方,就再也没力气了。可有游客根据经验告诉我们,下一波海啸可能超过30米,让我们继续向山顶进发。爬到一个60多米高的平台,看到有七八十位来自各国的游客已经停歇在这里,我们才停了下来。天快黑了,我突然想,两个失踪的团友会不会也在山上?我来回找了几圈,可依然一无所获。

夜幕降临,整个皮皮岛一片漆黑。夜色下人们变得更加脆弱,山上近百人虽然都一群群紧紧依偎,但每个人还是被莫名的恐惧包围着,一闭上眼看到的都是恐怖的场景。很快,我发现我的团队中也升起了悲观的气氛。有的团友因目睹很多人被海水卷走,一直惊魂未定,有人在低声哭泣:“会有人来救我们吗?我会不会客死异乡?”哭声是有感染力的,不少人的眼睛都湿润了。

那一刻,我也差点要落泪。我大声告诉团友:“旅行社领导刚才给我来了电话,他们已经同中国驻泰国使馆联系过,安排救我们回去,我们一定可以得救。家人在等我们,我们一定要坚强地撑下去。”这时,单位领导再次给我打来电话,说一直失踪的两个团友安全无恙,正在普吉岛的酒店休息。全团的人都兴奋地鼓起掌来。

27日清晨,当黎明的第一道曙光出现的时候,我相信肯定会有船来救我们,叫团友下山到海边等待救生船。望眼欲穿地在码头等了半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搭上了第一艘救生船。

两小时后,在普吉岛我们下榻的酒店,我终于见到了那两个失散的团友。原来,他们在下船后,发现有东西遗忘在船上就回头去找,结果在船上经历了惊天动地的海啸,幸运的是他们都安然无恙;而受伤的那个女团友在经过治疗后,也回到了酒店等候我们回来。

我激动地看着我的团队,仔细地数了好几遍:26个,一个都没有少!我一下子感到卸下了千斤重担,一阵疲惫和紧张过后的放松突然袭来。这时,妈妈打来电话,听到她熟悉而亲切的声音,我失声痛哭。

2004年12月28日上午7点50分,我带领着旅行团全体成员搭乘国际航班到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走下飞机,迎接我们的是一片鲜花和掌声。看到欢迎我们归来的“家最温暖,欢迎平安回家!”的条幅摆在最显眼的位置,我的泪水又一次涌了出来。我们回家了,26名游客,我一个不少地将他们全带回来了。

(作者:蔡玮伟 南蔻草 字数:3607)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