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算术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在南方打拼了几年,他们一家的生活慢慢地好了起来,先是买了房,后来又买了车。又是春节,几年没回家了,今年要回去看看年迈的父母。想起以前过年回家时火车站那份拥堵和混乱,他就不寒而栗。坐飞机吧,又要倒几次汽车,实在不

在南方打拼了几年,他们一家的生活慢慢地好了起来,先是买了房,后来又买了车。

又是春节,几年没回家了,今年要回去看看年迈的父母。想起以前过年回家时火车站那份拥堵和混乱,他就不寒而栗。坐飞机吧,又要倒几次汽车,实在不方便。有同事在议论,不如自驾车回去。他心里一动,开车回去的确是又方便又安全,顺便也可以带父母到各处逛逛。

一千多公里的路程开过去,当家乡熟悉的小镇渐渐出现在眼前时,他才感觉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多少地方翻天覆地地变着:湖填了,树砍了,高楼修起来了;女人们染着黄头发穿着黑筒靴隆胸整容追逐着流行,男人们洗着桑拿出入饭店在酒杯烟圈里吞吐着时尚,多少农村变得比城市还城市。唯独这里,似乎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破败,陈旧,贫穷,就连通往家门前那条出了名的烂路也没变。

车开始颠簸,左摇右摆,前俯后仰,像小时候坐过的那种四面透风的三轮车一样。他小声咒骂着,努力握紧方向盘,盯着前面那条高低不平、满是石头和水坑的小路皱紧了眉。

五公里的路走了半个多小时,好不容易到了家,父母早已等在门口。无限欢喜下了车,他向四周望了一下,这才发现村里不少人的家门口都停着各式各样的小车,看来自驾车回来过年的人不少。

吃饭时,他说起门前那条路行车如何艰难,父亲说乡下人习惯了徒步,最多不过是骑个自行车、摩托车,这么多年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哪知道今年一下子冒出一堆四个轮子的小车回村来过年。本来那条就是土路,路基很软,下点雨,这些车上去一轧,当然是越轧越烂了。

吃完了饭,父亲打来水帮他把车上的泥擦了擦,然后就不见了人影。

他四处闲逛,和村里几个开车回家过年的人聊了聊,大家对那条路都深恶痛绝,一致表示,幸好回家只待这几天,不然车和人早晚得给折腾散了。

天快黑了,父亲才回来,满头大汗,骑着三轮车,轮子上满是泥,车上堆着几个麻袋。“是沙。我到镇上找那些盖房子的人家买的。”“你买它干吗?”“那路不是不好走小车吗?拿这些沙子铺一下。”

“你这能管多大事啊?”他鄙夷地笑,“你看路上那些水坑有多大,这才够铺几米啊?”父亲愣了一下,说:“不够我明天再去买,今天只找到这些。”他又说:“过完年我们就都走了,就这几天,管那么多闲事呢?再说,那条路又不是我一辆车在跑,您一个人忙活啥?”

父亲看了他一眼,没说话,默默地走开了。

第二天一早,父亲仍然骑着三轮固执地要去填路。老爷子的犟脾气他知道,没办法,他这当儿子的也只好陪着。拿着锹、盆来到村头路上,先把水坑里的水放掉,垫点儿石子,再把沙一盆盆舀出来倒上去。

隔壁陈二开着富康车从他身边经过,探出头来笑:“张哥,和你老爹一起为大家做好事呀!”他脸色不自在起来。富康摇头晃脑地开了过去。又过了一会儿,屋后的李家老大也开着辆别克过来了,从车窗飘出句话:“张哥,日行一善啊。不错,哈哈!”别克连蹦带跳地从身边穿过。他怎么听着句句都像是嘲讽,脸色越发沉了下来,父亲正蹲在地上挖槽放水,头也没抬地对他说:“你先回去吧。”

他甩了甩手上的泥,头也不回地回了村。

下午,父亲又去镇上拉了几袋沙回来。这一回,他什么话也没说。

后来的几天,父亲照例去填路,他一次也没有去。

腊月二十八那天,他开车去远处看一个亲戚。第二天回来时天色有点晚了,正在那条小路上颠得厉害的时候,看见前面有车灯闪烁,靠近看时,竟然是隔壁陈二正毛手毛脚地从车上搬着什么下来,他喊了句:“陈二。”陈二转过身来,在车灯下,他清清楚楚地看到陈二手里搬着半袋子沙,还在哗哗地往下漏。见是他,这个说话一贯大大咧咧、脸不红心不跳的陈二忽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结结巴巴地说:“我路过镇上,捡到一袋沙子,这不顺便就扔这儿了……”陈二飞快地把手里的半袋沙倒在一个坑里,“张哥,挡你路了,不好意思啊。”富康发动,一溜烟消失在夜色里。在往村里开的路上,他惊讶地发现,后面这段路明显比昨天早上走时好了很多。

大年三十,吃过早饭,他到镇上采办年货,小路上的车明显多了不少。令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短短的两天里,这条原本破烂不堪、坑坑洼洼的小路上现在铺上了不少石粒和沙子,路况好了很多。是父亲还是陈二?正想着,看见对面一辆小车停了下来,车上的人下来,从后备厢里搬出一袋沙来铺垫在路上,之后小车绝尘而去。又过了一会儿,他看见一辆拉菜的三轮车也停在路边,从车后向一个凹处倾倒着沙子。还有自行车上的人从后座跳下来,拿着手中的塑胶袋向路上撒着石子,有骑摩托车的弯下腰去用扳手掏开一个出口释放着积水……

他终于明白了,是谁铺好了这条路。

置办完年货,他找到一处刚建好房的人家问有没多余的沙卖,屋主说有,带他来到后院,地上是一袋袋装好的沙。屋主说,很奇怪,最近老有人来买沙,也不要多,都是一袋两袋地买,所以他索性把抄都装好,这样也方便搬运。

他付了钱,把沙装上车,刚要走,听到马达声响,一辆拖拉机开了过来,司机高声喊:“万老爹,还和昨天一样,帮我装两袋沙。”

车行到烂泥处,他把沙拖出来铺上,又上去踩了踩,感觉脚下有着从没有过的踏实。后面的路不再颠簸,心情变得舒畅。

他是个商人,曾经以为自己精于算计,在生意场上,他决不会白白地付出,从不做亏本的买卖。而这一次,父亲却教会了他另一种算术。

其实,很多时候都是这样,我们常常自以为是地斤斤计较,生怕偶尔失算会让自己在什么地方吃了亏,其实不求回报的付出本身就是一种快乐,而在这种付出之后所得到的回报往往会超出你的想象。

(王馨芳摘自《人生与伴侣》)
(作者:易 容 字数:238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