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汤”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要了解日本,最好到洗澡堂里日本人说:“要了解日本,最好到洗澡堂里去。”现在日本家庭中许多都有洗澡间,但日本人只要一有时间仍然去泡澡堂,外国人颇感诧异的是:澡堂有什么稀罕,莫非是传说中的混浴?·浴室里走一遭·日本的

要了解日本,最好到洗澡堂里

日本人说:“要了解日本,最好到洗澡堂里去。”现在日本家庭中许多都有洗澡间,但日本人只要一有时间仍然去泡澡堂,外国人颇感诧异的是:澡堂有什么稀罕,莫非是传说中的混浴?

·浴室里走一遭·

日本的澡堂很好找,如果在密集的住宅群中看到高高的烟囱矗立,顺着走过去,准没错就是。大屋顶建筑,斗拱形屋檐,乍看上去就像寺庙,那是因为过去的澡堂大多是请专门修建寺庙的人设计建造的。入口处的门帘上写着大大的“男汤”和“女汤”,以区分男女。外国一直传说日本的澡堂是男女混浴,其实并非如此。混浴是历史上的风俗,近来有些温泉观光地为招徕游客,重新推出“混浴”的项目,自然有不少勇者前往,但多为男客,偶有几位女性,却都是上了年纪的。

撩帘进门,与一般服务行业不同,没有“欢迎”之类的问候语,而是先给你一个后脑勺——那是被称为“番台”的背对入口的管理人柜台。“番台”的管理员大妈,是直接面对脱衣场。脱衣时尽管洗澡人背对“番台”,但总感觉大妈的目光直逼后脊梁。初去澡堂时,外来人不免对此感到难堪。然而周围的日本人,却都若无其事地宽衣解带。“番台”除了收费以外,还有替顾客看衣服、防止物品丢失的功能。同时还卖肥皂、洗头膏、刮胡刀等。有要搓背的,管理员大妈会用一块“惊堂木”敲敲番台,等候在后边的搓背工就会过来。

日本澡堂浴槽的墙壁上通常都有一幅大壁画,题材绝大多数为富士山,以至于成为日本澡堂的特征。据说它起源于1912年东京神田的一家叫“机械汤”的澡堂,店主觉得浴池的墙壁上空荡荡,便聘请画家画上富士山壁画。有了这幅画后,这家澡堂浴客盈门,生意红火,同行们也纷纷仿效,因此各地的澡堂都画上了富士山。

·入浴何其乐·

日本最早的公共浴场起源于寺庙,当时人们入浴是利用洗佛像的汤屋,由僧侣为民众施浴,与其说是入浴,不如说是带有施德行善的佛教教义的家教行为。当时广为传颂的《浴佛功德经》中便有“入浴可除七病、得七福”的名言。奈良的东大寺至今仍保存着为信者施浴用的大浴缸等。

圣武天皇的光明皇后(公元701年—760年)为还愿,在大和国的法华寺为千人施浴行善的传说,在日本更是广为流传,并被纳入战前的小学教材中。光明皇后曾在奈良设立施乐院、悲田院并举办过多次行善活动,是一位保护穷人和病人的善良女性。

澡堂在日本叫“钱汤”,古称“风吕屋”,以营业为目的的公共入浴设施的出现,据说是在12世纪初的镰仓时代。东京一带最初是在一个叫“钱瓶桥”的地方开始设立的,故称“钱汤”;也有人说是因收费“永乐一钱”而得名。“钱汤”最初是蒸汽浴,后渐渐转为同池共浴,而形成近代的公共浴室,遂成为大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沐浴在日本既有宗教上的意义:清净以及信仰所表现出的对神的感谢。也有卫生保健方面的功能:清洁、活血化瘀、治病疗伤,由此而得的清洁感和活性化,使肉体器官机能恢复,健康得以维持,入浴更是一种娱乐和至高的享受。与现代欧美人清洁卫生的洗浴目的不同,日本人洗浴的目的已升华至一种至高至美的享受,这是日本社会特有的生活文化价值观。入浴时所感受到的“极乐气氛”,日本学者曾如此形容:“入浴时的快感是,自己的肌肤被温水缓慢地浸透,肌肤和水,内和外慢慢地融为一体,无所区分,然后透过皮肤产生一种被温水包容渐入佳境的麻木感。”(桥本峰雄语)

按照日本心理学者的解释,“人类生来便有回归母亲胎内的愿望,泡在浴缸里就像浸泡在母腹羊水中似的,有一种安全感和安心感,这就是为什么泡澡时有从疲劳中解放出来的感觉的原因。”

与欧美的群体性、感官性狂欢式的“极乐”不同,日本人的“极乐感”长期受神道和佛教的影响,更多地带有明显的东方色彩:个体、内向、内省,追求精神上的“极乐净土”。

·交流教育的场所·

到日本人家中做客,就会发现不少传统的日本人家中,入浴有着不成文的严格顺序:先是父亲,然后是长子,其后是儿子、女儿,最后才是最辛苦的母亲。地位、等级观念在家庭中表现得十分清楚。而到了公共浴室,却全无此弊。在这里,人们平起平坐,平等交往。

在过去的时代,澡堂不仅是除垢去污的场所,更是大众社交的重要场所。人们尽管素昧平生,但在澡堂中可以很轻松自然并自由地交谈相识交往。这里不带任何社会背景、等级差别、地位歧视,完全是“个人”与“个人”的交往,在日本被誉为“无遮无掩的交往”。

江户时代以来,入浴和近代日本人的生活密不可分,成为日本文化独特的一部分。日本经济高度发展,人们在城市里也可以享受到温泉感觉的现代浴室,随后,又把这种享受带进千家万户,变成家庭浴室。然而在现代社会里难得的精神上的“无遮无掩的交往”,却因家庭浴室的兴起和普及而日渐衰微。去澡堂洗澡的人一天天减少,全国的澡堂正在以一天关闭一家的速度逐年减少。

不少老人对澡堂有一种怀旧之情,澡堂繁盛之时,邻里关系融洽、充满人情味,人与人之间有一种相互关联、密不可分的“连带感”。

现在人们再去装修一新的公共浴室,就会发现那曾经让人困惑的“番台”不见了,衣柜的锁也改成了新式的。随着设备的更新,传统的“番台”正在减少,那老大妈堂堂然的目光,也渐渐消逝在历史的遗影之中,反而令人怀念。

·传统澡堂的新生·

传统大众文化之一的日本澡堂的衰微引起了有识之士的担忧,各地的行政部门也从社会公益事业、文化遗产保护、促进地域交流等多方面考虑,予以支持和援助。

歧阜县美浓加茂市为保存全市的最后一家公共浴室“音羽浴场”,在其濒于停业之窘境时,应市民的要求,由市政府全额负担修缮费用,从而使之起死回生。

东京都则把推进地域交流和援助公共浴室事业相结合,城市建设费的一部分用于援助改建公共浴室,增设榻榻米房间、多功能会议室、体育锻炼场和卡拉OK舞厅等设施

10年前,在东京都墨田区石原诞生了一家被称为“节能澡堂”的公共浴室——“御谷汤”,这是墨田区居民自发的新尝试。“节能澡堂”把环境和节能等结合起来,利用天然雨水回收系统,汇集到澡堂的蓄水池,经过过滤等净化过程,用于养鱼、厕所用水等。在此基础上,墨田区的澡堂同业联合会发起了“搞活澡堂,振兴地域”的运动,在普及“节能澡堂”的同时,并开发利用澡堂的地下水井,建成地域防灾据点。把澡堂的富余空间变成节能回收物资的场所。浴室燃料充分采用小型可燃垃圾,使之成为小型焚烧工厂,促进热能的再利用,并把澡堂建设成为青少年教育设施和地域交流设施。结合日本高龄化社会发展趋势,澡堂与老人福利院、老人交流设施、服务设施等公共机能相结合,成为多功能社会福利设施。一个澡堂,多种功能,是公共浴室在不景气的经济环境下自我再生的一条好途径。

与传统澡堂的低迷相反,发源于名古屋的“超级澡堂”正在不景气的苦境中悄悄地增长。“超级澡堂”除了传统澡堂的入浴条件外,更有占地面积大、入浴种类多,附设餐饮、娱乐、停车、服务等多种功能,但价格仍保持在与传统澡堂差不多的五六百日元的低价位,浴客即使每天都来也花费不多。

据不完全统计,各地的超级澡堂的入浴种类有蒸汽浴、盐浴、药草浴、露天岩石浴、电气浴、超声波浴、森林浴、木炭浴、流水浴、喷水浴、牛奶浴、泡沫浴等30多种,新型超级澡堂的兴盛,并非由于传统公共浴室的衰微,而是现代社会孤独、疲劳和紧张所引起的疲劳综合征,促使人们对健康的关心度增高,由此带来相关的繁荣。尽管日本人家中都有浴室,但人们需要一个放松解脱的场所时,愿意走出家门寻找更广阔的空间,这样超级澡堂便应运而生了。

新型超级“钱汤”正在以各种形式招徕顾客,人与人之间多一点交流、少一点提防,打开自己的心扉,营造尽管素昧平生也能轻松沟通的氛围,人们可能会活得更轻松。

(钱伯钟摘自《看世界》2003年第3期)
(作者:朱 岩 字数:3490)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