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房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当年,二叔在老家江西永丰县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他高考的分数全县第一名。可惜的是,二叔的家庭成分是地主,高分并没有把他送进大学。极度的屈辱愤慨之后,二叔逃离了令他窒息的家乡。两年后,二叔从新疆建设兵团回来了。人们

当年,二叔在老家江西永丰县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他高考的分数全县第一名。可惜的是,二叔的家庭成分是地主,高分并没有把他送进大学。极度的屈辱愤慨之后,二叔逃离了令他窒息的家乡。

两年后,二叔从新疆建设兵团回来了。人们说,二叔回来的主要目的是娶个媳妇。有待嫁女儿的人家便都摇头:这小子再有本事,也是个地主崽儿。再说了,新疆是个寸草不生的荒凉之地,天寒地冻的,谁忍心让女儿跟他去吃苦遭罪?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二叔家破烂不堪的茅草房被人们挤得水泄不通,人们在奔走相告:地主崽儿把最灵巧最漂亮的贫农姑娘带进了家门。

二婶从公社开出了介绍信,跟二叔一起登上了开往乌鲁木齐的列车。

二叔说:新疆的建设兵团,干的是挖沟修路的活儿,又苦又累。没准儿哪天兵团就解散了,连口饭都吃不上。

二婶说:如果你去要饭,我跟着你。你走前边,我走后边。

二叔想了想,小心地问她:我什么都没有,成分又不好,你到底看上我什么了?

二婶说:我知道你是个有才华的人,你肚子里有墨水。我就愿意跟着你。

到了新疆乌苏县,正值初冬,严寒袭人。生长在南方的二婶被冻得血色青紫,浑身哆嗦。更不幸的是,二叔曾经参加过的建设兵团已经不知去向。

二叔对二婶说:你回家去吧,趁我们还没有进洞房。我手头的钱还够买一张车票。

二婶说:我不走,要饭我也跟着你。

二叔说:我不会让你去要饭,我可以去找零工做。可是兵团没了,我们没有房子住呀。这冰天雪地的,过些日子雪会有半个人厚,零下二三十度,你受不了的。

二婶说:就是冻死了,我也跟你死在一起。

苦思冥想之后,二叔不知从哪里借来一把铁锹,开始挖掘冻结的土地。二婶不解地看着,问他:你干啥呢?

二叔说:这地底下最暖和。咱们在洞顶搭上木板,盖上土,就冻不着了。

二婶的眼泪涌了出来。她稍微迟疑了一下,就离开了。回来时,二婶拖来了一块长长的木板。她有些兴奋地叫道:公社那边有好多木板呢。我跟他们要,他们让我拿走。

二叔扔下铁锹,跳上洞口,把二婶紧紧抱在怀里。从来不在人前流眼泪的二叔第一次泪流满面。

第二年开春,二叔搀扶着已经有了身孕的二婶从潮湿黑暗的地洞里走了出来。

经过近半年的努力,二叔取得了当地人的信任和好感。加上有头脑有文化,公社看中了他,让他在识字班教书,还给了他一间破房栖身。

两个儿女相继出生了。

二婶一直任劳任怨地承担着所有的家务,还在公社的养马场挣着工分。大儿子该上初中的时候,二叔一家从破房里搬了出来,住进了自己动手盖起来的新房子里。

1980年改革开放后,二叔有了一个自己的酱油厂。

1984年,二叔有了一个自己的建筑施工队。

1987年,二叔有了一个自己的建筑装饰公司。

1992年,二叔成立了自己的房地产开发公司。

二叔很有钱了,但不管是朋友强求,还是美女引诱,他都从来不肯拿正眼去看不正经的女人。

如今,跟随爱情去了新疆的二婶已经在那里生活了38年。二叔的小别墅小洋楼遍地耸立,二婶也一次又一次地搬了家,但最让她动情最让她难忘的还是那个地洞

去年夏天,已经57岁还从来没跟二叔说过一个“爱”字的二婶把我带到那个深3米宽3米长3米的地洞跟前,掀开霉烂的朽木片儿,她泪光盈盈地说:这是我的洞房。

(王芬摘自《中年人》)

(作者:潘 岳 字数:152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