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吗,试试就知道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1大二那一年,我开始在晚上上选修课。近三百个座位的阶梯教室,近乎满员,只有第一排尚余少量座位。还有人比我更迟。一个男生问道:“请问这里有人吗?”我抬起头,脱口答道:“没人,你坐吧。”事后发现回答太轻率了些。那男生用书包

1大二那一年,我开始在晚上上选修课。近三百个座位的阶梯教室,近乎满员,只有第一排尚余少量座位。还有人比我更迟。一个男生问道:“请问这里有人吗?”我抬起头,脱口答道:“没人,你坐吧。”

事后发现回答太轻率了些。

那男生用书包拍了拍桌子,道声“谢谢”,坐了下来。

他是本校的风云人物,第一次见他是在校际篮球赛上,小文指着场上一高大潇洒的球员说:“他就是本校法律系的万人迷,不仅篮球打得好,还是自组乐队的鼓手,多才多艺,可多女生崇拜他了。”眼睛一直追着他的身影转,表明她便是其中之一。

我说,典型的花花公子,他的感情绝对不安全,老远见到他的背影,最好立刻掉头走。

所以我觉得刚才的回答太轻率了些。不仅没来得及掉头走,还让他坐下来了。

2老师进来了,一位矮胖的女老师,她用眼扫了扫全教室,扬声道:“哪位同学,帮忙把投影仪的屏幕放下来。”300个学生无人响应。于是她用手敲着桌子说:“这位同学,你上来!”

我一愣,不会叫我吧。身边的万人迷站了起来,一步跨上讲台,哗地把屏幕拉下。

“谢谢。”见他坐下,我礼貌地道了声。他笑了,“你是新闻系的吧?”

我感到惊讶,“你怎么知道?”“直觉你是文学院的。文学院里数新闻系的女生较酷,必系出此门了。”他下结论。此男果真阅人无数。

“我还猜你应该就是新闻系的五朵小花之一。”他笑着看我,眼神中某种信号让我感到危险。我故作不明,“什么小花,鲜花的花还是花痴的花?”

“我想是会花钱,又会撒娇放电的那种花吧!”与他交往的那些校花,大概就是这类花痴吧。

“我也知道你是哪个系的。”我说。“哪个呢?”他的神情既是得意又是理所当然。“你这么会推断,自然是数学系的了。”我故意说。“看来你的新闻触觉还有待提高。”他不无失望。

这是我和这位万人迷的第一次相遇。他那颇不痛快的表情,令我整整回味了一星期。

3万人迷就这样成为我选修课上的同桌。我们轮流记笔记,老师提问时互相通水,偶尔对方缺课时还会帮忙应到,有时还谈谈各自系里的趣闻。但有一次我见他与一女伴表情亲昵地在我面前走过,我马上就想到我与他的友谊也仅限于此,离开了星期五晚上7时至9时的1201室,我们就形同陌路。

然而一天晚上的随堂测试后,我待要交卷走人,他却扔给我一张纸条,上书:“时间尚早,我们何不去看场电影。”

他主动邀约,我自是感到意外,微喜的波澜在我心头泛起。“OK”,我提笔在纸上写下回应,扔回给他。

我们来到了离学校不远的电影城。电影已经开始了,播的是意大利片《美丽人生》。谁知极不凑巧,他跟坐他旁边的女生是认识的,两人一直在聊,还没有停止的趋势,我从未如此孤单地看过电影,曾经有的美好憧憬幻灭了。我起身道声去方便就离开了座位。

厕所里我望着镜子想了十分钟,决定还是回去。摸黑回到座位,令我大感意外的是,他们走了,居然招呼也不打就走了!

黑暗中,空空如也的三个座位异常刺眼。我感觉自己成了天下无匹的大傻瓜,冷落、难堪、失望、羞辱、上当,一股脑涌上心头,我冲出了电影院。我告诫自己,这是一般花花公子的惯常做法,吃一堑,长一智,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4接下来的一周,我选择临阵脱逃,与其见到他时难堪,不如让时间来冷淡。再下周,我不能再逃课,于是早早来到教室,挑了后排的一个位置。然后,他来了,他还是坐回原来的位置,目光在教室内搜寻了一遍。我忙趴下了身子,尽管不知是否与我有关。

下课了,看着他已走,我才慢慢踱到单车棚。却发现他站在我的单车前,我低头不理,掏出钥匙开锁。他按住了我的车把,问道:“今晚你坐在哪里?上个星期也不见你。”我抬头正视着他,“今晚我坐在后排,上个星期刚考完试,不想来。”

“那上上个星期看电影时你又上哪去了,我等你好长时间都不见你回来。”我忍住火气,“如果十分钟都算长时间,那你的时间真是太宝贵了。我要走了,以免浪费你的时间。”

“什么十分钟,我足足坐了一个小时,又让同学去洗手间找你。你怎么招呼也不打就走了,你有时还真让人难以捉摸。”

“说谎不止,还要责怪我。”我再也按捺不住了。

“我绝对没有说谎,我同学可以作证。电影院楼上右边第五排的所有人都可以作证。你别是找错位置了吧?!”神情是一副千真万确。我一愣,没料到会有这种说法。我试着回想,但思绪已乱如麻,我当晚的情绪,也绝不会比此刻清醒。难道真的走错了吗?

我推了推单车,“答案是怎样已不重要了,让我走吧。”

“我知道就是这个误会,所以你生我的气,所以你不来上课,来了也不坐在我旁边!”他还不放我走。

我转过身,背对着他。在情场老手面前我无法遁形。

“没错。你大概还知道我喜欢你了!”压抑太过辛苦,干脆摊牌,“但我不愿成为你众多的追求者之一,所以,决定离你远一点。”我尽力让声音平静。

静默,两分钟。

他从背后抱住了我,紧紧地,我感觉到他急促的呼吸。我那轻易不流的泪水终于掉了下来,滴到了他的手臂上。

“我们去看电影吧,上次那一部《美丽人生》,”他在我耳边轻轻说,“让我来追求你。”

5他熟练地牵着我穿梭着买票、买零食,零食店里漂亮的小妹向他巧笑:“帅哥,怎么每次都是不同的女孩啊,什么时候才轮到我啊?”

他笑着推搪,“下次吧!”拉紧我走入放映厅。

我停下了脚步。我不想自欺欺人,我从来都知道他应该带过很多女孩子来看电影。这半年来我一直活在梦境中,做着和我性格极不相称的梦。这个梦只在星期五晚1201室的7时至9时发生,过了这个时空,就得逃离,就像灰姑娘必须在午夜12时逃离,但我比灰姑娘更不幸,我和王子的未来是无法预知的。

我缩回了我的手。“对不起,我不能和你去看电影。”

他吃惊地望着我。

“我想请问一下,这是你第几次和女孩牵手看电影?”

“我是真的希望你做我的女朋友!”他重新拉起我的手。

“我却不愿成为你下一个记不起的女朋友。”我又挣开了他。他把手中的票撕成两半,“没关系。”抛在了空中。

也许被女孩拒绝,对他是第一次,被女孩示爱后又遭女孩拒绝,恐怕更是绝无仅有。

6我和我的同桌分开了。我们各找了一个位子,下课后各走各的路,彻底形同陌路。

期末考试到了,也是最后一堂课。我做完了题,起身交卷,前面一位男生给我扔来一张纸条,上书:“《美丽人生》这周就要下片了,我们何不去看完它?”

我没有理睬他的建议,走到了单车棚,他跟上次一样站在车前。我犹豫了一下,把车钥匙扔给了他。

两个多小时我们一言不发,终于看完了《美丽人生》。

回去了,那是那年冬天最寒冷的深夜,我宁愿一辈子穿行于这寒冷的静夜中!

忽然间,一路的路灯骤然熄灭。停电了,无尽的黑暗来袭。我惊呼一声,双手揽紧了他的腰,头倚紧他的背。他戛然停下,抱起了后座的我,将我置于单车的前杠上,然后跨上车,再次在寒冷的黑夜中前进。凛冽的寒风袭来,强壮的臂弯却扫清了我心底的黑暗,我期待已久的安全感,来了。

“第二次去看电影时,你对我说过的话,记得吗?”我问,“你再说一遍好吗?”

“我喜欢你。”他咬住我耳朵,温柔地说,“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我要跟你说你没听过的话。我真的喜欢你。”

我脸红心热,“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你没听说过,一般高个子都是比较害羞的吗?”

关于万人迷的恋爱情事终于在校园里尘埃落定,而且听说,这次是万人迷主动追求人家的。这消息,当然是我的好朋友小文传出去的。

(作者:林以芦 字数:3477)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