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对我的伤害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也许我们都该感激那些小人给予我们的伤害,才让我们背负委屈,在痛苦中终于找回丢失的自信一次酒醉的时候,朋友兰告诉我她曾经的一段往事。兰大学毕业后去一家机关报社工作。那家机关报,表面上办公楼显得陈旧而破败,其实

也许我们都该感激那些小人给予我们的伤害,才让我们背负委屈,在痛苦中终于找回丢失的自信

一次酒醉的时候,朋友兰告诉我她曾经的一段往事。

兰大学毕业后去一家机关报社工作。那家机关报,表面上办公楼显得陈旧而破败,其实工资福利还算不错,最重要的是工作十分轻松,每个编辑一周只负责一个版面的工作。兰是个生性淡泊的女孩儿,能进入这样好的单位,她想一辈子就这样不挪窝算了。

随着夏季的到来,安静的办公室里多了几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来实习,有个女孩儿小蒋跟着兰学习新闻采访及编辑工作。小蒋长得眉清目秀的,嘴巴又乖巧伶俐,单纯的兰一下子就和她成为了好朋友。

既然成了朋友,热情的兰当然把自己学到的实践知识全部倾囊相授,毫无保留,甚至有时候在自己写的文章后面也带着小蒋的名字,小蒋更是姐姐前姐姐后地叫得响亮。

有一天,小蒋对兰说,自己家里没什么背景,她又不愿意分回家乡那个偏僻的小镇上去,她说:“兰姐,我一直想有个姐姐,你就像姐姐一样一直对我这么好,如果我能留在这个单位,我一定要一辈子把你当姐姐。”兰是个耳朵软的女孩儿,见小蒋说得这么难过又这么真诚,当即表态说,姐姐帮你想想办法,看单位能不能留下来一个实习生。

这之后,兰就把自己所负责版面的重头稿全交给小蒋去写,写得不好也帮她修改、润色。兰是个很有才华的记者,文字功底相当深厚,她写的稿子经常被评为优稿,在她的帮助之下,小蒋进步非常快。实习结束后,小蒋终于幸运地留在了这个单位。

小蒋很快就适应了工作,并且充分利用她在社交上的才能与所有的领导都处理好了关系。她发现,兰有点儿文人的清高,并不在意和领导处理关系,渐渐地,就开始疏远了她。

没过多久,机关报预备削减一位采编人员的消息开始在内部流传。兰是一点儿也不在意的,因为她的业务能力在报社是有目共睹的。倒是小蒋有点儿担心,因为她资历浅,且文字功底单薄。

有一次,兰去报社的机房上网,见不知道是谁浏览了黄色网页后忘记了关掉,她就随手将之关闭了,这个时候小蒋恰好推门而入。不久,有关兰上班的时候浏览黄色网页的谣言就像一张看不见的网一样在单位撒开了,每个人望兰的眼神都开始变得古怪,在一般人心里,一个女孩子看内容不健康的东西,那她一定是个思想有问题的人。

于是,兰莫名其妙地下岗了。直到兰离开这家单位的时候,才有好心人告诉她,是小蒋散布了关于她看黄色网页的事情的。刚烈的兰找到小蒋,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她痛心地说:“没想到,我成了‘蛇与农夫’里最愚笨的农夫!”

兰告诉我这段往事,并不是哭诉,而是说:“我其实要谢谢这个伤害了我的‘小人’。”

从机关报里下岗之后,才华横溢的兰成了几家大企业争相聘请的人才,经过了挫折之后的兰也特别想通过事业上的成功来找回自己的信心。很快,她就成了一家效益很好的外企的策划部经理,买了车,单位为了留住人才分了一套很舒适的房子给她。现在她的收入已是原来那家机关报的好几倍,而地位更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与兰一样,在我的打工岁月中也曾经有这么一段往事。

那一年,刚刚大学毕业的我,听从父母的命令,应聘到长沙一家银行做出纳。我的顶头上司是我大学里的师兄。我想,这下好了,领导是我的师兄,应该可以给我点儿关照。的确,最开始师兄对我很客气,丝毫架子也没有。虽然那时候我已在刊物上发表点儿文章,稿费常比工资还要高,但我根本没想过要去改变自己的命运,走那条我感兴趣的路。我想,一个女孩子,有份稳定的工作,其实就已是幸福了。

那是个星期天,师兄临时通知我和几个同事要加个班。我们收了一家单位的大笔存款,忙得连中饭都仅吃了个半饱。而作为领导的师兄直到下班的时候才过来看看我们,而这时大家都累得快要趴下了。看他一副笑眯眯的表情,显见得心情不错,于是我开玩笑地说:“领导啊,瞧我们都累成这样了,加班费可不要忘了呦!”

师兄笑着说:“怎么会呢?大家都辛苦了。”

第二天,我像往常一样来到单位,准备工作,这时有人对我说:“行长室有请!”按照惯例,行长一般不轻易见普通员工,如果召见,很可能不是好事。

那时候我也是个单纯胆小的女孩儿,一听领导找就特别紧张。我战战兢兢来到行长办公室,行长和我的师兄都板着脸冷冷地望着我。

行长是个精明的中年女人,一说话就带着股官腔:“听说你索要加班费?加班就了不起啊?什么工作态度?”一句话顿时把我打入了冰窟!我万万没有想到,一句玩笑话就被人上纲上线如斯,我瞅了眼师兄,他的眼睛是那么冷漠,好像我是个“偷窃犯”一样!

接下来,行长狠狠地训斥了我一顿,甚至把我和偷窃金库的人相比——说我贪婪!而师兄也加了一句,他说我经常给报社写稿,这是不安心本职工作的表现。行长最后警告我说,别忘了,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

灰头土脸地从行长办公室出来,我觉得天快要塌了,我脆弱的心真的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我不明白的是,平时我工作那么努力,也难得得到一句表扬,为何一句玩笑话就可以丧失掉前程呢?我更不理解的是,加班该发加班费,即使我真的“索要”,也是“索要”我的劳动所得,怎么就变成了“贪婪”呢?从小到大,我一直就是德智全优的学生,可眨眼功夫,我却沦落到与“偷窃者”为伍的境地!我感觉我的人格被无情地践踏了。

同情我的同事后来悄悄告诉我,我的师兄早就担心我抢他的位置了,因为我不仅有学历,又比他多了写作的能力。“他是只‘笑面虎’,你怎么就没有发现呢?”同事说。这之后不久,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得知,我们银行的某些领导曾经利用公款在某酒店大吃大喝,数额惊人;比较而言,我们普通员工的加班费其实很低,不过区区20元(而且因为我是“主动索要”,作为警告,那笔加班费最终也没有发给我)。我终于对这个单位感觉失望,即使银行是别人眼里的“金饭碗”,我也对它不再有兴趣了。我很快跳了槽,在一家报社担任新闻记者,并且很快就得到了提升。我的平淡生活开始有了灿烂的色彩。

现在,我可以很舒适地安排我的生活,有充分的时间做我喜欢做的事——写作,不会再有人说我不务正业,更不会再有人为了区区几十块钱把我骂得那么没有尊严!是的,我和兰一样,也许我们都该感激那些小人给予我们的伤害,才让我们背负委屈,在痛苦中终于找回丢失的自信。我更希望,所有曾不幸地遇到“小人”,并且被他们无辜伤害的朋友,有一天,也能勇敢地再次面对他们,对他们说:“谢谢你!我才有了今天。”我想,这一定是最好的打击他们的办法。

(黄芸摘自《中国青年》

2002年第21期)

(作者:杨晓丹 字数:2903)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