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链上的“自由星”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清晨的伦敦弥漫着薄雾。巴克提着个破皮箱缓缓走出了监狱的大门,他伸了个懒腰,整理了一下花白胡子,四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昂首挺胸地融入到人流之中。巴克是个贼。20年前,一家高档珠宝店购进一颗名为“自由星”的昂贵钻石。巴

清晨的伦敦弥漫着薄雾。巴克提着个破皮箱缓缓走出了监狱的大门,他伸了个懒腰,整理了一下花白胡子,四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昂首挺胸地融入到人流之中。

巴克是个贼。20年前,一家高档珠宝店购进一颗名为“自由星”的昂贵钻石。巴克得知后,知道这将是一次具有极高挑战性的大买卖,决定搞到手后就退出江湖去过好日子。谁知,巴克竟然被当场抓获,后因多次越狱未遂,在里面蹲了整整20年的大牢。当时巴克入狱时,儿子维尔刚刚满7岁,父子分离了这么多年未曾见过一面,现在巴克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他。

巴克寻访到了昔日贼友罗里,在他的帮助下,经过一番周折,巴克终于打听到了维尔的下落。进屋后,父子二人相对坐下。维尔点上一支香烟:“你到底是谁?”

巴克双手不停地拍打着膝盖,慢慢抬起一直低着的头:“我……我……是你的父亲!”

维尔的香烟掉到了地上,半晌也没说出一个字来。巴克拾起香烟,猛吸了一口:“我……我知道你很吃惊,我……”

“不不,我早该猜到了。”维尔打断父亲的话说,“这天迟早要到来,请原谅我一直没有去看您,我都快把您给忘干净了!”说完,他坐在沙发上双眼注视着老巴克,好像在欣赏着一件刚出土的文物。

“孩子,你要知道,我做贼的确是被逼无奈呀。你可不知道当时咱们家的艰难劲儿……”说着,巴克抓住儿子的肩膀。

维尔拿开巴克的手,思量了一会儿,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怎么来照顾你,父亲这个词对我来说已经是很陌生了!”他努了努嘴,又说:“有那么多职业可以选择,而您……您为什么,为什么偏偏要做一个贼?”

巴克不语,掐掉了烟头:“以后就让我来照顾你的生活吧,我要弥补我的过失,我想我们会相处得很好!”

维尔轻轻点了点头:“好,就让我们试试看吧!”

这之后,巴克就在儿子这里住了下来。维尔的工作好像很忙,有时候深更半夜才回家。老巴克也真卖力气,他就像个老保姆一样,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每餐饭都做得香甜可口,这使得维尔与他日渐亲密。可这一天深夜,维尔从外面回来,他给父亲买了件礼物,想给他一个惊喜,就悄悄打开了房门。此时,巴克正在自己屋里折腾一些东西,竟然是他的盗窃工具。

维尔就站在门前默默望着父亲,举着礼物的手不由放了下来。巴克猛一抬头,被儿子吓了一跳,赶紧把那些工具藏到了身后,尴尬地笑了两声:“我……我正要丢掉它们。”

“是吗?”维尔冷冷地说道,“这些东西容易扔掉,可你的贼心总也扔不掉!”

巴克站起了身:“听着,上次失手是我的莫大耻辱,我自杀的心都有。前些天,我打听到了‘自由星’的下落,这次我一定要成功,以洗刷这个耻辱。这对我非常重要,即便再去坐牢我也心甘情愿。”说话间他的眼里闪出了一丝奇光。

听了这话,维尔有些愠怒的脸上忽然换上了笑容:“您先看看您自己吧!瞧您那肚子,还有这一身肥肉,我看您就别痴心妄想了!”

巴克下意识地摸了摸肚皮,脸色渐渐黯淡下来:“是啊,看来我是老了!”

维尔把礼物交到巴克手中:“颐养天年不是什么坏事情。”说完就退出了房间。

几个星期后,老巴克得到消息,“自由星”已辗转至一个富豪手中,最近将要被镶嵌到一条项链上,这正是行动的好时机。恰巧这天维尔对父亲说自己要外出几天,再三叮嘱一定让他保证在家不准出门,这正是老巴克求之不得的,正好利用这段时间好好计划计划。

老巴克苦思冥想了两天也没想出什么妙计,决定晚上铤而走险去硬偷。傍晚用餐过后,巴克心想这一去多有凶险,也许再一次与儿子分离,就参观了儿子的所有房间。当他走进维尔的书房,在书架上发现了很多关于珠宝知识的工具书,尤其是镶嵌技术的为多。跟儿子住的这段时间,老巴克却不知儿子是做什么的,这时却来了兴趣。翻箱倒柜,老巴克最终在一张张获奖证书上得到了答案,儿子是伦敦最好的一名珠宝镶嵌师!不知为什么,巴克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坐立不安的感觉,紧张的心让他一刻也稳不下来。

“喂,我是巴克,罗里,是你啊!有什么事吗?”巴克好像预感到事情在随着他的想象而发展着。电话那边传来罗里的声音:“是你干的吗?”“什么?我没干什么。你是什么意思?”

“我想你应该知道,‘自由星’将要被镶嵌到一条精美的项链上。可当镶嵌师离开后,那颗钻石就变成了赝品。”

罗里的话让老巴克为之震惊,拿电话的手不禁抖了起来:“那里的防盗措施非常严密,唯一的出口有高尖端的扫描仪把守。我都没有十成的把握,真不相信这是真的!”“是啊!如果不是你干的,我也不相信,可这千真万确。听说珠宝店下水道管子上被弄出了个洞,而且上面还有一块强力磁铁。我推断他在镶嵌过程中巧妙地将钻石掉了包,装进了一个小铁盒之类的容器里,借方便之时就把盒子扔进了抽水马桶。老天!真是绝妙至极!”

放下电话,巴克的额头已渗出一层汗珠,他赶紧给儿子打手机,得到的回答是关机。巴克愣了一会儿,疯了似地穿上外套,冲向了大门。当他喘着粗气打开门,却撞上了一个人——维尔。

“您这是要干什么去?”维尔疑惑地望着父亲问道。

巴克定了定神,一把将儿子拉进了屋子,然后死死关上了门。

“爸爸!我没看过您如此慌张过,您到底怎么了?”

“我怎么了?我问你这几天都去干了些什么?”巴克坐到儿子身旁,说,“要说实话,不然我会揍你的!”

维尔干笑了两声,说:“我去工作,一直在工作啊!”

“不,你偷了‘自由星’对吗?”“怎么了?有什么不对?你不是一直希望得到它吗?”维尔站起来倒了一杯红酒边喝边说,“其实我对它的渴望要比你强烈得多,自从你因为它入狱,我就被笼罩在它的阴影之下,一直抬不起头来。从那时起我就发誓,一定要征服它!”

“看来你早已计划好了!老天,真是老鼠儿子会打洞啊!你知不知道你都干了些什么?”

“您这是怎么了?我只不过替您完成了您未了的心愿,再说,我去坐牢又有什么?这么多年我们不就是这样过来的吗?”说着,维尔一口喝尽了杯中的红酒。

“可你要坐牢的,你肯定跑不掉!”巴克双手抓住了头,不停地揉搓着,“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好了!我在说谎,什么去偷‘自由星’?我没干,真的没干!”维尔拍了拍父亲的肩膀说。

巴克望了望儿子,然后冷不丁地一把拿过了他的手提包,不由分说打开就胡乱翻了起来。不一会儿,他就在包里找出一个精致的锦盒儿。打开后,他的双眼就定在了上面,盒子里不是别的,正是那颗镶嵌在项链上的“自由星”。

“铃铃……”电话又响了起来。维尔接听了电话,点了点头然后就把听筒递给了父亲。

电话是罗里打来的:“喂,老伙计!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哈哈!是愚人节,我骗了你,‘自由星’没有被盗,还有……”

“啪”的一下,老巴克放下了电话,举起手中的锦盒:“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拿我当猴子来耍吗?”

维尔走到父亲身边,拿过锦盒:“我成功地镶嵌了‘自由星’,却没有要工钱,而是恳求拥有者让我抵押所有资产拥有它一个晚上,他答应了。”他拿出了闪闪发光的项链,“至少今晚它是我们的!”

老巴克一把抱住了维尔:“我现在才真正获得了自由,这都是你的功劳!我们互相拥有才是最重要的!”

(王宁摘自《特别参考》2006年4月上半月刊)

(作者:李 健 字数:3153)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