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他又一次一无所有了。他在工地上埋头苦干整整3年,本想着工程结束,就能结算回眼巴巴盼了3年的工钱,32970块。他原想着拿上钱,就回家把房子翻盖一下,再多盖间偏房,开个小卖店,自己再不用出来打工了,剩下的还够儿子初中3年

他又一次一无所有了。

他在工地上埋头苦干整整3年,本想着工程结束,就能结算回眼巴巴盼了3年的工钱,32970块。他原想着拿上钱,就回家把房子翻盖一下,再多盖间偏房,开个小卖店,自己再不用出来打工了,剩下的还够儿子初中3年的学费呢。

可这美好的计划都让包工头王烈给毁了,他恨不得立马找到王烈杀了他。那小子卷走了二百多人的工钱,现在不知道他在哪个耗子洞里猫着乐呢。

他拳头攥得咯嘣嘣响,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不让我一家好过,我也绝对不能让你家舒坦,看我咋个收拾你的老婆孩子!

他知道王烈的家在哪儿,也知道王烈的儿子在哪儿上学。他心里设想着复仇的方式,仿佛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王烈的儿子,嘴角溢出一丝冷笑,没有了儿子,看你王烈还乐得起来不?

设想归设想,只是眼下的自己,可怎么回去面对妻儿啊?

他数着手里仅剩的3块2毛钱,只够一瓶老烧一碟花生米和一碗羊杂汤的。听着肚子咕噜噜地响,他只好走进了工地对面的那家平时工友改善生活才去的云云小吃店。

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小店里没有几个客人,老板也歇下来,正给刚煮完羊杂汤的妻子擦额上的汗。

他的眼圈一酸,想到自己已经三年多没有回家,三年投有给家里寄过一分钱,妻子也许正眼巴巴地盼着他拿钱回去买农药化肥,给儿子交学费呢。

他拣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一瓶酒见了底。只是未能解忧,却更添了愁绪。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可有什么办法呢?眼看着就麦收了,儿子该考初中了。妻子说过,考上初中要住校的,一年学杂费等等加起来就是三千多块呢,地里一年也收入不了个千儿八百的,他娘儿两个还要吃要穿,能剩下几个呢?这一刻他更想回去看看,哪怕偷偷地看妻子和儿子一眼,就算他真做下那件事进了监狱,也放得下心了。要不,走回去?六百多里路,咬咬牙走个七八天也就回了呢。

店里已经走得只剩下他一个人。过了一小会儿,老板的妻子端出来两盘菜和一盆汤,老板也从帘子后面出来,手里端了两盘切成三角的饼。一盘放在妻子的面前,一盘却送到了他的桌上。

他疑惑:我没有要饼呀?

老板笑着说:“兄弟,帮个忙吧,今天我上的菜太多,冰箱里放不下别的呢。这个天气饼不放进冰箱,一过夜就不能吃了。我看您一个人喝了那么多的酒,还是吃点主食比较好,也能压得住酒。出门在外的,不舒服了还是自己难受,跟前又少人照顾,还是保重点好,您说呢?”

他心里一暖,喉头骨碌了一下,只说出两个字,谢谢。

老板说了声不客气,就回到妻子的那桌,开始吃饭。

他咬了一口,饼是葱花鸡蛋酥油的,真香。

“该收麦了,后天咱回吧?”老板的妻子一边喝着汤,一边小声地说。

“回,只怕小三子一个人在这儿忙不过来,我也有点不放心呢。”老板也稀里哗啦地喝着汤。

“那就找个人干一段,等咱回来再辞了?”老板的妻子开始收拾碗筷。

“只怕找不到合适的人,这会儿多数人都赶回去忙麦收呢。”老板也帮着擦桌子。

他的心里一动,要是能在这儿打一段时间的工,也许就够了回家的车票钱,虽说是晚了点,但起码比走回去强。

他喊了声:“老板,您看我行吗?”

老板说:“我这儿店小人少,你得管着买面、买菜、和面做饼,有时候还得端盘子刷盘子,挺忙活的,能受得了不?”

他笑了,说:“我们在工地上比这累呢,没问题。”

老板说:“那兄弟你收拾下东西过来吧,明儿个熟悉上一天,我们走了也放心呢。”

“嗯,嗯。”他应着,又不好意思地问:“这工钱……”

“我这店小,也给不了太多,管吃管住一天30块,兄弟你看行吗?”

他惊讶,30块?抵得上他在工地上干一天的收入了。

“行,就这么着。您放心,我会好好干的。”

“那就一言为定了。”

两双大手握在了一起,他觉得老板抡饭勺的手那么有劲,甚至比自己这操瓦刀的手还有劲呢。

喝了那么多的酒,走在暖暖的夜风里,他的步子居然没有乱,甚至是半个多月以来,第一次走得这么踏实稳健。

老板的妻子看他走得不见影了,回身说:“咱们后天真回家?那地包给了李二,还用得着咱管吗?”

“你看他刚才那神情,要是不帮一把,没准会出大事呢。这包工头跑了都半个多月了,要不到工钱,但凡能想到办法的早去别处干,或者回家了。就看他在这儿转悠了这么多天,肯定是没钱回家了。”老板对妻子说。

“嗯,也是,那咱就歇歇,正好也去看看海,从结婚的时候你就说,这愿可许了我好多年了呢。”妻子拨弄着丈夫那略微花白的头发,娇嗔地说。

“好,明天下午就去买票。你心里也别过不去,人哪,有时候就得拉一把。当年我从监狱里出来,一心想报仇,一定要把那个害我进去的人整死。要不是偶然相识的莫莫哥劝住我,又出了大部分钱帮我开了这家小店,这会儿说不定我在哪儿要饭,也指不定又回了大狱里蹲着呢。”老板笑呵呵地说。

他走着走着,猛然记起自己忘了给老板饭钱。虽然明天就过来给人家干活,但他想着一码归一码,今天的事还是先了结清比较好。他是个认死理的实在人,就折了回来。

走到门口,听老板夫妻俩正说到他,那一只抬起的脚就迈不进去了,往后退了两步,站下来听着。听着听着,他在门外愣住了,原来是这样。

他轻轻地向后退着,一直退出老远。

抹一把脸上的泪,抬头看看天上圆圆的月亮,心里想着明天,一定是个艳阳天吧?

明天的自己,也一定会有个好的开始。

(杨龙摘自红袖添香网)
(作者:百花仙 字数:242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