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可可抗争二十年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可可、饭塔这样的搭档——可可小巧玲珑、机灵古怪,而饭塔则身材丰满、憨厚朴实。据说这样的搭配有互补效果,但是在饭塔看来,这种差异同时是矛盾的根源,是压迫与反压迫、斗争与反斗争的根源。二十年的由来饭塔其实并不叫饭塔,

可可、饭塔这样的搭档——可可小巧玲珑、机灵古怪,而饭塔则身材丰满、憨厚朴实。据说这样的搭配有互补效果,但是在饭塔看来,这种差异同时是矛盾的根源,是压迫与反压迫、斗争与反斗争的根源。

二十年的由来

饭塔其实并不叫饭塔,她的英文名字叫Fanta,所以她可以被称为反踏、梵沓或者烦他,但是可可偏偏就叫她饭塔。可可说:“你看看你这么能吃,你为什么不叫饭塔?你怎么好意思不叫饭塔?”可可的话显得义正词严,把饭塔说得灰溜溜的,所以饭塔也只好承认自己只好当饭塔了。

在某次朋友聚会上,饭塔鼓足勇气向大家揭发可可的种种罪行。可可把眼珠子瞪得老大,她蹿起来哀号:“天啊,朋友们,这可是诬陷啊!你们看看她庞大的身躯,我能欺负得了她吗?”所以,饭塔认为可可不但会欺负人,而且还极其狡猾。在某个闷热的夜晚,饭塔夜不能寐,她想,我为什么不把可可的罪恶行径写成一本书呢?那一年饭塔十八岁,所以她决定把那本书取名为《回忆录之我与可可抗争十八年》。后来由于饭塔的懒惰,这本书迟迟未能面世,转瞬间两年过去了,饭塔一时间又激情万丈,她准备把书名改为《回忆录之我与可可抗争二十年》了。

巧克力是毒

根据原始记录显示,饭塔和可可的第一次争端出现在幼儿园时代。当时可可非常讨厌本班的一个小男生。那个孩子很喜欢揪可可的小羊角辫,但是由于可可身材弱小,所以她通常以瞪眼来表示抗议。在某个午后,可可成功地游说了饭塔,她向饭塔列举那个男孩的若干可恶之处以激起饭塔的愤怒,同时她信誓旦旦地许诺说,她将提供一块巧克力作为奖励。某一天饭塔成功地袭击了那个男孩,据说当力大无比的饭塔猛扑过去的时候,那个男孩整个都吓傻了。饭塔很快就骑到男孩的身上,用力掐他。

事后那个哭哭啼啼的男孩找到老师告状。我们的饭塔同学就被责令罚站。

“你说说,你都掐他哪里了?”老师生气地问。

可可飞快地举手,说:“老师,我知道,饭塔掐他的脖子了!”

所以说,可可不但利用了饭塔,还在关键时刻出卖了她。她实在是个巧言令色的家伙。但是饭塔当时并没有感到悲哀,放学后她果真得到了一块巧克力。她兴高采烈地舔食着巧克力,她感觉这一天非常精彩。若干年后她回忆起了这一幕,她想起了这样一首歌:

“就这样被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饭塔伤感地哼着。

没错,那块巧克力就是毒。

女强人风波

时光之河流淌不息,很快,饭塔和可可就成长为大女孩。由于喜欢吃零食的缘故,饭塔的身材看起来比较健壮,可可则显得亭亭玉立。在炎热的夏季,可可穿着美丽的连衣裙在饭塔面前旋转,她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蝴蝶。而我们的饭塔同学则还穿着肥大的牛仔裤,看起来她心情恶劣。虽然大家都是高中生,她们还是知道了美丽的重要。

“你这不是在刺激我吗?”饭塔气嘟嘟地说,“你知道我没办法穿连衣裙!”

“你当然可以穿。”可可说。

“我怎么穿?我穿起来就像一截火腿肠。”饭塔咆哮着。

“这也怨我吗?”可可叫起来,“我屡次叫你减肥!减肥!你听我的了吗?”

她居然对我尖叫!饭塔气急败坏地想。可是假如真的减肥,那不是等于听了她的话?可是不减肥的话,又每天被这个小泼妇蔑视了。饭塔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还是决定减上一减。在此后的星期一早晨,按照惯例,可可和饭塔在楼下面碰头再去上学。令可可惊诧的是,饭塔傲慢地说:“从此以后你就自己去吧,我要跑步,我要减肥。”说完,饭塔同学迈开双腿兴高采烈地奔跑起来。她还背着大书包,那书包有节奏地敲打着她的臀部,整个场面看起来生机勃勃。可可看得目瞪口呆,不由自主地追了上去。她很恼火地叫道:“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留下我一个人?”

可可叫喊的结果是饭塔越发跑得飞快,眨眼间就把她抛在了后面。两个月后,可可充满怜惜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腿说:“天啊,我的腿都跑细了。”饭塔也充满怜惜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腿说:“天啊,我的腿更粗了!”最后的结果是,在两个月以后,饭塔突然发现自己是个优秀的中长跑运动员。在学校的运动会上,饭塔毅然报名,并在女子3000米的赛跑上遥遥领先。在经过自己班的聚集地的时候,她看见可可正优雅地冲她挥手。

饭塔终于获得了此生最值得骄傲的胜利。当她气喘吁吁地走到自己班级的时候,她看见班长正殷勤地掏出一块毛巾。饭塔简直是心花怒放。然后,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幕开始了。她看见班长把毛巾递给了可可,那小厮情谊绵绵地说:“可可,你看你热得满头是汗啊。”饭塔一把抢过了毛巾,她很夸张地擦着汗,倨傲地看着班长和可可。其实她的内心充满了悲愤,她想,哼!这是什么世道?这年头,做女人难,做女强人更难。

不能做第三者

饭塔从高中一口气跑到了大学,令她百感交集的是,可可不但和她一个学校,而且还是一个班级,最可怕的是,她们还住在同一个宿舍。每天早晨,当天色刚有些亮的时候,上铺的可可就会准时醒来,用脚丫子蹬两下,含含糊糊地说:“饭塔,你该起来跑步了。”说完之后,可可又呼呼地睡了过去。可怜的饭塔同学一脸茫然地跳下床,她脸都没洗,就蓬头垢面地迎着晨风奔跑 。等她回来的时候,她发现可可正精神抖擞地起床。

这是为什么?饭塔一脸憔悴地想。

某个清晨,饭塔按时醒来了。奇怪的是,可可居然没有蹬她的床。饭塔突然感到一阵失落,她蹑手蹑脚地爬起来,她看见可可正呆坐在床上。

“哇哇!你在干什么?你今天怎么没叫我?”饭塔一脸困惑地说。

“我没叫吗?我神经衰弱,我以为我叫了。我还奇怪呢,你怎么没来摇晃我呢?”可可也一脸失落地说。

可可神经衰弱的原因是她在恋爱,准确地说她在被别人追。在每次下课以后,可可都是迅速整理好书本,慌里慌张地往宿舍方向逃跑。追她的人是戴眼镜的小男生,那个家伙总顽固地要求可可和他在一起。某一天饭塔终于知道了这件事情,她心情复杂地想:“老天长眼了!可可啊可可,你折磨了我二十年啊,你终于也有抱头鼠窜的时候!”

可可不仅仅是抱头鼠窜,在空闲的时候,她还神情恍惚,她会面对着一页书痴痴地出神,或者喃喃自语。饭塔最后看得恻隐之心大起,她拍了拍可可的肩膀:“你在干什么?我看你都快成神经病了。”

可可一蹿而起:“哇哇!你不要拍我!你怎么跟鬼一样?你吓死我了!”

饭塔矜持地一笑:“不要怕,我不是那个小男生,需要我的拯救吗?”

可可一把搂住饭塔的小肥腰:“恩人啊!你叫我说什么好呢?你想吃巧克力吗?”

某个傍晚,眼镜男生又拎着一个西瓜来看可可,饭塔轻盈地从里面钻了出来,顺势接过了西瓜。她一把挽住小男生的胳膊:“干啥啊?看我就看我吧,还带什么东西啊?晚上准备怎么安排?看电影,吃小吃,还是去溜旱冰?本少女一律奉陪!”说完,她不由分说地架着小男生向外面走去,还冲可可眨了一下眼睛。

在以后的日子里,只要是小男生跑到女生宿舍里,饭塔就大义凛然地出现,然后绑架般地把他带走。而下课的时候,可可一般都是匆匆走在前面,眼镜男生东张西望地紧随其后,饭塔则居心叵测地追赶。这个场面看起来充满了生趣。在某个午夜,饭塔突然翻身坐了起来,她吃惊地想,哇哇,我怎么失眠了?我是不是爱上那个臭男生了?她大叫一声:“我不能爱他!我不能做第三者!”

还要斗争二十年

暑假到来的时候,饭塔发现可可突然消失了。她四处询问,才知道可可跟着那个男生去九寨沟旅游去了。饭塔愣了半天,呼呼!这对狗男女!她悲愤地想,完了,我被这对狗男女给耍了!过了两天,她不屑地想,或许她也没耍我,她只是个青春期的小女孩而已,她反复无常,不可信任!

对于饭塔而言,这个暑假实在是沉闷无趣。她不认为自己是失恋。这些年以来,她一直与可可抗争着,可可就是她的对立面,而如今可可不见了,对立面不见了,对于饭塔而言,生活的意义就失去了很多。她感觉就如同那个卡通片《猫和老鼠》,她就是老鼠,而可可就是那只狡诈多端的猫。没有了那猫,那只老鼠是多么的楚楚可怜啊。

快开学的时候,可可终于回来了。她还给饭塔带来了一条丝巾。

“哇哇!饭塔!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了?”可可惊呼。

饭塔摸摸自己的脸,吃了一惊:“真的?我真的瘦下去了?”

可可说:“骗你是小狗!你快去仔细照照镜子!你现在很有姿色呢!”

站在镜子前,饭塔百感交集。可可那句“很有姿色”叫她心花怒放,她突然感觉可可虽然说话刻薄了一点,做人霸道了一点,心思古怪了一点,胳膊、腿比我细了一点,但是本质上还是个好同志。想到这里,饭塔心里一凛:错了错了,我可不能被这家伙的糖衣炮弹打中了。斗争是残酷的,世界是复杂的,我还得擦亮眼睛,坚持长跑,积蓄力量,再和她抗争二十年!

(刘欣摘自《女报》

2002年11月下半月版,孙杰图)

(作者:绒 布 字数:3933)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