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吹来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对风那一往情深的情愫,是小时候在家乡的田野里劳作时获得的。中小学时代的每一个暑假,我都在农村老家度过,整天和父母兄长一起躬身于畎亩,侍弄那几亩责任田。插秧、种田、割稻、施肥,什么活儿都干过。在那些奇热无比的夏天,

对风那一往情深的情愫,是小时候在家乡的田野里劳作时获得的。

中小学时代的每一个暑假,我都在农村老家度过,整天和父母兄长一起躬身于畎亩,侍弄那几亩责任田。插秧、种田、割稻、施肥,什么活儿都干过。

在那些奇热无比的夏天,整天在骄阳下哈着腰,机械地重复着同一个动作,未免感到有一种难以忍受的疲惫和烦躁。

一天午后,天气格外炎热,我割了大半天的稻子已累得腰酸背疼、头晕目眩了,汗水早已湿透了衣背,黏乎乎地紧贴在身上,难受得几乎令人窒息。

我立起腰来想喘口气,忽然一阵清风习习地迎面吹来,吹打着我的胸膛,叩击着我的心扉,轻吻着我的面颊,牵动着我的衣襟,渗透了每一个毛孔。好舒坦啊。我停止了劳作,伸展四肢一动不动地迎风挺立着,微闭着双眼,任这不知从何而来的风一阵一阵地拂拭。

这撩人灵魂的风,是那样温柔,那样熨帖,那样善解人意。风力不大,但不远处大道两边的白杨树都被它鼓动起一派悦耳的飒飒声。触觉与听觉相交融,越发令人陶醉。

那是一种非常美妙的感觉,从那时起,这种美妙的感觉就一直追随着我,融进了我的血液,渗透了我的每一个细胞。

忙碌了一天之后,我总爱独自一人迎着风,或沿着田间的小路,或着浅浅的河水,漫无目的地踽踽而行。风,轻轻地抚摩着我,像收藏家抚摩自己心爱的陶罐。当它吹掠过树叶和岩石的时候,也同抚摩我们的面颊时一样充满爱意。它用好听的声音安慰我们,像一个守在摇篮边的母亲轻吟夜曲。

“贫穷而听着风声也是好的”,美国诗人勃莱如是说。风声是大自然内心的絮语,是大地的长笛和洞箫。想一想,这是怎样神奇的吹奏呀,一个个音符仿佛是从一个个神秘的深渊似的胸腔发出,而整个世界就是它的乐器。它抓住檐下的风铃,抓住树木、大海和岩石,在每一件事物上吹出不同的乐音。

我贪婪地吮吸着风中的泥土的气息、干草的气息、成熟的麦田的气息。金灿灿的油菜花的气息。每当这时,生活的重负,劳作的辛苦都在风中一一化解了。我似乎听到了自己体内血液流动的声音,听到了时间在耳际的呼啸奔走声。

来到远离农耕的城市后,风声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了,我们听到更多的是汽车喇叭声,是基建工地上的搅拌机声,电钻的轰鸣声,气枪的吧嗒声及高跟鞋敲在天花板上的踢踏的脚步声……但我不仅无法忘却对风这种情有独钟的感受,还时常有意识地去回味和寻找这种感觉。

在城市的寓所,我最喜欢一边斜倚在床上读书,一边开着窗子感受着自然的风。感受最深的是一个秋季的某一天,我手捧一本优美的书靠在床头,床上铺了凉席,最惬意的是那天的风。小小的风充满弹性,撩逗着窗帘,反复地飘动、闭合,把阵阵凉意送上窗内人的脸颊和裸臂。

那份凉意跟几天前滞闷溽热的夏风完全不同,有一丝儿痒痒的小感觉,沁人心脾,心里顿然一片清凉宁静,很快进入书中十九世纪七十年代俄罗斯农村的生活,融入那些地主和农民围绕土地所有制问题而展开的一系列错综复杂的纠葛中。

秋风徐徐吹进窗,也徐徐吹进了书页,那些人物、故事和场景都似染上了秋色。那个旧俄罗斯时代的乡下生活就像一个长长的秋天,笼着一派秋色。

我的心渐渐飘忽,有点神不守舍了。我不知道我的心为什么起了一点涟漪,也许它只是一种无端的感动与浮想,也许是书中的世界与我眼前的秋风有着某种本质上的关联吧?

是啊,人间无处不秋风,秋之来临,既是自然的律令,也是人类自身的宿命。即使在一百多年前的远隔万里的俄罗斯乡下,也照旧一年一度秋风起。大地上的每个角落,栖居着多少倾听风声的人们,他们拥有沉静祥和的心境,用洁净的心灵与大自然交谈。不论是谁,贵贱贫富,既然要度过一生,就会有一个秋天,感受到那复杂的秋味。

与推着人走的顺风相比,我更喜欢逆风而行。逆着风走,身边呼呼山响,犹如军号阵阵,会使人产生一种激越感,那是一种奋发向上、欲罢不能的快乐。

逆着风走,看那飞卷的云头,那翻滚的绿浪,那激动的波涛,那漫天的落叶;听那森林的欢呼,那大海的咆哮,那高山的鸣响,那山雀的哀鸣,会启人深思,促人奋发,惹人共鸣,引人向前。

不要怕逆风而行,强大的风吹走的是人的软弱和慵懒,而铸成的却是坚韧的体魄,无畏的品格,豪畅的情怀,远大的志向。

宇宙的风是永远不会停息的,它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吹来,吹向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所有的日子都为你准备了风雨,没有风雨能躲得过。当风吹的时候,我们不能阻止风,只有用心来止息,使心不动。此刻我被吹着了,只有使心不动,用一种无为的姿势坦然地迎向风。

虽然,风声不能带给我们什么,风吹过我们的手指和耳际,最多带走我们身上的尘土。人们甚至常常用风来比喻那些虚无的东西。然而,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上,只有风声是永恒的。

伟大的卓别林说过:“那些爱听风吹树叶声的人,有一颗热爱艺术和人类的心。”面对自己的那份人生,得靠自己背水筑起信念的大厦,以御风满楼时那跟踪袭来的风雨,让风把我们雕琢成永恒的形态,让雨把我们浇铸出卓然的神采。

(作者:伊 蓉  字数:214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