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全世界我爱你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一在公司,没有人不知道人力资源部经理江子涵。年轻娇嫩的女子,不过二十七八岁,栗色的长发,小小的圆脸,总是盈盈微笑,一笑就是一个酒窝。可是令江子涵出名的不是她的美貌,而是她微笑后面的雷厉风行、不讲情面。那条同事间

公司,没有人不知道人力资源部经理江子涵。年轻娇嫩的女子,不过二十七八岁,栗色的长发,小小的圆脸,总是盈盈微笑,一笑就是一个酒窝。

可是令江子涵出名的不是她的美貌,而是她微笑后面的雷厉风行、不讲情面。那条同事间不能恋爱的规定就是她制定的,不知打散了多少鸳鸯,打碎了多少有情人的饭碗。公司的福利非常优厚,辞职的一方总是忿忿地诅咒定了这条不近人情规定的江子涵。

当江子涵回到家中脱去意大利的高跟鞋和粉紫色的职业装,换上软软的棉睡袍,凝望着镜中美丽孤单的身影时,寒意从指尖涌起,直到心脏。她不是不在意的,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讨好公司,处处为公司着想,哪来今天的地位?

第二天,她的眼圈一片青黑,Dior的粉底也掩饰不了。偏又是高层会议,江子涵只能打足精神。今天是财务部经理严冬唱主角。严冬是总裁最看好的两个人之一,还有一人就是软件开发部的叶青枫。副总位置的空缺就是等着其中一个来填补,但两个都是精英,实在难以取舍,总裁一直犹豫,于是两人的明争暗斗也就成为公司公开的秘密。

听到严冬发言,江子涵所有的倦意都被赶跑了。严冬是个帅气严谨的男人,五官端正、口才犀利,用词遣句都非常到位,再加上他学的是财务,头脑又精明,每一个细小的数字都记得清清楚楚,江子涵不明白这样的人才总裁还犹豫什么。

她带些敌意地看了身旁的叶青枫一眼。叶青枫,貌不起眼的男人,总是懒懒散散的模样,小店里10块钱的衬衫也能穿来上班。当然,他也是够聪明的,不然怎么被称为“编程圣手”?就算叶青枫够聪明人缘够好,但怎么能和英国绅士般精明能干、温文尔雅的严冬竞争?

叶青枫瞧见江子涵冷漠的神情,却不识趣地凑上去,轻轻问:“眼睛怎么啦?下面青黑一片,昨晚思春啦?”

江子涵厌恶地瞪了他一眼,心里又给他加上一条罪名:轻浮。

叶青枫一进公司就暗恋江子涵,已经5年。但是,高傲的江子涵总在云里雾里,连一个和善的眼神也懒得给他,好像七世的冤家。叶青枫闹不清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她,大概就是坏在那张嘴,叶青枫生就一张油嘴,从小到大颇得女生喜爱,在江子涵面前却处处碰壁。

暗恋的天空也有放晴的时候。叶青枫竟在回家的路上遇到江子涵。江子涵穿着一袭米色风衣,露出线条优美的小腿,有些忧郁地挤在公共汽车站的人群中。她的头发稍稍凌乱,圆圆的小脸上挂着几分疲惫。叶青枫忙不迭把车开到她身边,放下车窗按了几声喇叭,江子涵微微皱着眉转过脸来,叶青枫知道自己又错了,这不像是电影中的花花公子?而江子涵欣赏的是稳重的男人,叶青枫赶紧跳出车子,走到江子涵身边,温和地问她:“怎么这么巧?”

江子涵还算温柔地说:“去看一个老同学,半路车子坏了,送到修理站又打不到的士,只能挤公共汽车。”

“我送你去。”叶青枫吹了个口哨,打开越野车的车门。

第一次,叶青枫看到江子涵纯纯的笑容,灿烂中带着温暖,盛开在月亮般美丽的脸上。那一瞬间,叶青枫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坐在叶青枫身边的江子涵,身上有幽幽的香,仿佛是来自神秘海湾的女郎,叶青枫拼命叫自己的手别抖,但是过速的心跳无法成全他的愿望。

江子涵吐气如兰地说:“叶青枫,你和你的车都蛮可爱的。”

黄昏的日光,照在叶青枫的脸上,平凡的脸因为上了暗恋的油彩,竟有夺目的英俊。

江子涵记错了同学的地址,小区里根本没有这个人。电话打不通,但是江子涵那一刻有种童稚的执著,非得让叶青枫陪着她一个个单元楼询问,却是一次次的失望。夜色渐浓,转眼又下起了雨,江子涵终于放弃。

夜晚的雨中,江子涵的脸上堆满失落,这个时候,她只是个在黑夜里踽踽独行的小女孩,盔甲在这一刻崩溃褪尽,叫叶青枫的心痛得卷起来,无论有多油嘴滑舌,令他动心的,只有江子涵一人。

“不如去我家坐坐。并不远。”看着淋湿的她,叶青枫小心地邀请。片刻的犹豫过后,她点头答应。

江子涵一踏进叶青枫的家门就打了好几个喷嚏,叶青枫忙为她放好热水,又拿来自己的衬衫,半个小时后,穿着男式衬衫的江子涵赤足走到客厅,朝着坐在沙发上呆得像火鸡一样的叶青枫问:“电吹风在哪里?”

他没有拿来电吹风,却把手伸在她腰间,她怔愣过后,手臂如海藻缠住他的背。温暖的肉体贴在一起,寻找彼此的嘴唇。水汽蒸腾中暧昧的热度渐渐上升,昏晕瞬间,江子涵把头伏在他胸前:

“该谁离开?我还是你?”

银色的鱼变成一把利剑,直刺他的心脏,痛得让他掉下眼泪。有些流言是真的,江子涵是严冬的女朋友。叶青枫一直不相信,但是今天,他不得不信到十分。

特意等在他回家的路上,搭他的车,寻找子虚乌有的同学,然后,不惜诱惑他。抓住同事恋爱两人必须走一个的规矩,逼他走,扫除严冬仕途的障碍。她知道他爱她,愿意为她做一切。可,她连等的耐心都没有。她这样轻易抛掷他的感情,他知道,她给他—颗花种,开出的也必是罂粟。只是,即使罂粟,他也希望欣赏她的美丽,那甜而毒的气息,他甘愿沉醉。但,她连这机会都不给他。

他放开手,背过身,努力平静声音:“我会离开。”想说些讽刺的话,涌上心的,却还是深深的心痛,心痛她。她也算是遇人不淑,严冬从不愿承认有女朋友,还拿出这样荒谬的主意,真是——冷酷。他担心的,是她的一生,这样的痴爱,却很难有结果。

他开门出去,简单地说:“换好衣服,我送你走。”然后,在门外,想点支烟,却是手发抖,终于扔了,心,痛得翻转过来。他全心全意爱着的女子,却是这般算计他。

江子涵真的呆住了,一点也没有预想中胜利的快感,五味杂陈,眼泪,流在了叶青枫的衬衫上。

叶青枫悄无声息地辞了职。整个公司议论纷纷,心知肚明的,唯有江子涵。她没有一丝喜悦,除了抱歉,还有,竟是莫名其妙的感情。她一直以为他轻浮,没有想到的,他是君子。她真的做错了。但为了严冬,3年的地下恋情,该明朗地浮上海面了吧。她已做好辞职的准备。

严冬却偏执狂般地质疑:“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说过只是点到为止,子涵,你有没有做得过火?为什么只是开始,所有的计划都没有实现的机会,他就答应了辞职?你们到底,有没有上床?”

他的眼神锐利,射出鹰隼般的光芒;他的嘴唇那样薄,如薄薄的刀片。那样恶毒的语言,轻易地连一点考虑都没有地说出。江子涵的骨髓里,一点点注入寒气,冷得让她受不了。她转身,捧住茶杯,冷冷地问:“流言是真的?”

“流言?”严冬故作镇定,却露出了怯意。

“听说你在追求总裁的侄女。严冬,有些事挑明了好,如果,你还有点良心。”他默不作声,江子涵冷笑着,收拾办公桌:“我告诉你,那天,我想发生点什么,但是,他不给我机会。严冬,其实你不必那么做作,先要一句话把我逼到死角让我心虚,然后你堂而皇之提出分手。真的不必,江子涵,没有那样死皮赖脸。”

严冬的脸,终于红了。到底年轻,狠,也没到老辣的地步。江子涵幽幽地叹口气,他拉住她:“你到哪里去?”

“找到叶青枫,爱上他。告诉他,那次偶遇,其实是上天注定的。我要算计,也算计不过老天。老天注定我们的爱情,发生在他回家的那个公共汽车站。”江子涵微笑着,坦然地放开他的手。看到天空的时候,她的泪,轰然而落。她知道,叶青枫,从一开始,她就错过,然后,继续错,错到无可收拾。

却有温暖的手抱住她,平凡的脸上挂着笑:“离开了公司,我是不是该告诉全世界,我在追求一个名叫江子涵的女人?我在对面的咖啡店等了她15天,第15天,我对自己说,不管她怎样,我还是要试一试,让她知道,我爱一个名叫江子涵的女人。不管她,有多坏。”她的心,在他的臂弯中,软成一片。从来没有这么软,她要告诉全世界,她爱叶青枫,她再也不要那些臭规矩。相爱的植物总是会发芽生根、开花结果的,不管在哪里。

(徐畅摘自《现代交际》2006年第5期)

(作者:许 华 字数:3432)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