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闻到了花香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已经在病床上躺了两个多月,她不知道自己还能熬多长时间。有时候他来了,扶她靠着枕头坐一会儿,她就能望见窗外的一条土路,和紧挨着土路的一堵斑驳陈旧的土墙。初春,有不知名的藤顺着土墙偷偷地攀爬,吐着暖暖的绿。他给她

已经在病床上躺了两个多月,她不知道自己还能熬多长时间。

有时候他来了,扶她靠着枕头坐一会儿,她就能望见窗外的一条土路,和紧挨着土路的一堵斑驳陈旧的土墙。初春,有不知名的藤顺着土墙偷偷地攀爬,吐着暖暖的绿。

他给她削好一只苹果,她慢慢地啃,突然说,这墙真是讨厌呢!土墙遮挡了她的视线和墙那边的风景,这令她有些烦躁。

他赔着笑,说,这土墙马上就要拆了呢。然后,他又一次给她描述墙那边的那个花园。有月季、紫藤、鸡冠、江斯腊、毛竹剑麻、石榴、四季菊、金边兰,满满的一园子。他说,等这些花开了,这墙就拆了,到时,我们去散步。他的眼睛眯起来,表情里充满了期待。

她就等着。从初春等到初夏,墙依旧在,她却越来越虚弱了。

她靠着枕头,剧烈地咳嗽。她说,我还能等到这些花开吗?现在这些花有开的吗?他让她等一会儿,然后跑出去。她看到他在窗外匆匆向她做个鬼脸,然后消失在路的尽头。过了一会儿,他跑回来,捧一朵近似透明的月季花苞。偷摘的!他大声说。她愉快地笑了。

他告诉她,花园里的很多花儿都鼓出了花苞,看样子马上就要开了,只要这墙一拆,她倚在床上就能看见这些花了。这墙到底什么时候拆?她问。他踱到窗前,说,应该很快。

墙继续立在那里,她也继续虚弱着。盛夏,天很热,有时她一整天都在咳嗽,生命仿佛正在离她而去。他扶她倚坐在床上,说,再过一个月,这墙就要被拆了,是真得拆,市容部门在电视上通告的。那时,他握着她的手,他感觉她的手冰凉。等你病好了,我们去那儿散步。他说着,指着那墙,却不敢看她。

她把他的手攥紧,她说,可能我等不到那一天了。其实不拆也没有关系,反正我知道那儿有一个花园,花园里开满了花。梦里,我们在那里相拥呢。她微笑着,表情有些羞涩,然后,她开始吐血。一大片一大片的血花,溅落到雪白的床单上。恍惚中,她觉得床单上开满了大片的玫瑰,她和他牵着手在玫瑰园里无忧地散步和说笑。再然后,她的手便垂下来。

他守着空空的病床,哭了整整一夜。他骂自己的无能,他的谎言仅把她多留了两个月,却不能留住她的一生。后来他嗓子哑了,发不出声。他盯着那堵墙,好像墙的那边真的有一个花园。

护士交给他一本日记,日记是她的。他翻开日记,纸面上画了一个漂亮的花园,花园里有月季、紫藤、鸡冠、江斯腊、毛竹、剑麻、石榴、四季菊、金边兰,满满的一园子。

下面,她写着:

我知道,墙那边其实并没有花园。可是,在黄昏,我真的闻到了花香。

(作者:周海亮 字数:1090)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