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涵:“涵”流来袭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他更乐于做那个拿工资努力工作,下班回家吃饭,钱包里要放老婆照片,等着BB出世的普通男人。主持人的身份是中专生你一定听说过拍摄电视节目的时候,有一种职位叫场务。其实这就相当于杂工,搬搬摄影器材,做简单的木工,有时

他更乐于做那个拿工资努力工作,下班回家吃饭,钱包里要放老婆照片,等着BB出世的普通男人。

主持人的身份是中专生

你一定听说过拍摄电视节目的时候,有一种职位叫场务。其实这就相当于杂工,搬搬摄影器材,做简单的木工,有时候也爬到很高的天花板上,往下撒碎纸片。

没出名之前,他做过好几年这样的工作。每天定时开工不定时下班,24小时都傻乎乎地被人招呼来唤过去。

但他很满意自己的工作。

他只有中专学历,对着他吆喝的人不管是学历、经验还是职位都比他高出很多,被人指挥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在节目中,唯独有一段环节是他可以指挥别人的。在节目正式录制前,导演一定要先拍好观众大笑或鼓掌的场面。他就在这个时候出场,站在一群人前面,挨个地排好位置,然后带头大笑。一场秀下来,他好似一个傻瓜一样笑几十次。拍下来的镜头很好的时候编导会走下来拍拍他的肩膀:很好,笑得很傻,再努力。

于是,那期节目又多了一两个特写镜头是属于他的。

他只是广播学校毕业,他不是演员,没有人知道被人要求再傻一点是什么样的滋味,也许他真的在乎过这些经历,所以现在他对片场的每一个人都很好,包括打扫卫生的工人。

直到1998年,他在一个冬日的上午跑去参加一档节目的试镜。那是一个以情动人的纪实节目,样子憨厚的汪涵穿上西装,架着黑框眼镜往那一坐,慢吞吞地念完了一段稿子。

不是因为运气好,也不是因为他有后台。他就这样从一堆领导的亲戚朋友同学中脱颖而出成为了这个节目的当家主持。后来负责这个节目的监制说:汪涵往那一坐,就感觉特别对味。特别是眼神,带有那么点儿迷茫,正符合节目的感性。

他听到了只是傻呵呵地笑。试镜的前一夜,他在狭窄的洗手间里对着镜子练了一个通宵的表情。临到早晨的时候因为用眼过度已经很是疲惫。

那年他24岁,渐渐开始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在每周固定的时间收看他的节目,有热心的观众经常打电话进来对他褒奖一番:那个主持节目的汪涵,看起来好憨厚,很喜欢这种风格哦。

喜欢的女人慢慢变老

红了以后,很多人开始对他的感情生活好奇。

26岁结婚,28岁单身。

两年姻缘,好合好散,没有争吵,平淡如水。

直到后来,他遇见杨乐乐。

他们有那么多相似的地方,都喜欢小动物,爱看同一本书,听同一首歌,甚至去同一家餐馆点同样的小吃。

两人彼此渐渐相爱,他也在努力地沉默。他不是不相信爱情,而是不相信自己已经准备好接受新的爱人。他那么恐慌,小心翼翼地判断,生怕再有一次疏忽而重蹈覆辙。

有一天,导演为他们安排了一场情景剧。他要在人流穿梭的大街上,单膝下跪对着自己的女拍档表白。那天向来大方的汪涵一反常态,憋红了脸才凑出一句完整的我喜欢你。被导演NG了无数次后杨乐乐也急了,问他,你在说什么?听到这句话,汪涵被激起了性子。干脆心一横朝着对面的女人用力大喊:我喜欢你,汪涵喜欢杨乐乐。

周围的工作人员和街上围观的人都呆住了,沉默片刻后不约而同地为他的勇敢鼓掌。而对面杨乐乐早已是热泪盈眶。

这个求爱的故事,至今仍然被内部人员津津乐道,并且把他们的结合比喻为美女与野兽。第一次听到这个比喻后他很认真地跑到化妆间对着镜子左看右看,然后诚惶诚恐地问女友:我真的那么像野兽吗?乐乐甜蜜地一笑: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

他笑了,他知道自己相貌平庸学历不高,也没有良好的家世。要有何等的福气才能找到这么美好的女子啊,所以也就格外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既然学历和外貌都不成正比,那么就比比谁爱谁更多一些。

2006年他们结婚了,这个憨厚的男人最终赢得美人归,过上了一直都很向往的简单生活。然后继续做主持人,出唱片,和喜欢的女人慢慢变老。

仍是一个拿工资的普通男人

如果说2005年前汪涵还只是一个主持人的符号,那么在经历超级女声后,他彻底地颠覆了自己在综艺节目中的地位。和大牌李湘搭档,主持著名的超级女声。6年时间,他终于红了,而且红得很彻底。

似乎唯一不完美的是对手也很强势,几乎每场节目都会被性格直爽火辣的李湘抢去台词。许多人在网上替他不平。他听了,一脸的憨厚,一个人有什么能力取决于他的压力,李湘给了我很大的压力所以我一直在进步。

扬长避短,他开始改用丰富的肢体语言和表情来主持节目,于是每天在片场排练到最后的人不是选手是他自己。每天夜里,他站在寂寞灯光下,对着空荡荡的观众席又跳又闹背台词做鬼脸,无穷无尽地消耗着体力。有时累了,他就靠在舞台的阶梯上休息,穿着大T恤和塑料拖鞋一副潦倒的样子。以至于新来做清洁的阿姨以为他是临时请来守场地道具的工人,很老练地指挥他做事;他抓抓脑袋二话不说把场地上的垃圾一点一点地打扫起来,然后一个人拎着两袋比自己还大的垃圾袋拖进回收站。

第二天,眼神不太好的阿姨终于发现昨天的临时工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汪涵,连连道歉。他一脸无所谓还笑呵呵地对她说:今天晚上也叫上我,你一个人做不了。

清扫片场、倒垃圾的事,他很久之前已做过,多做一次和少做一次,又有什么分别呢,唯一的区别是,主持人比做场务的工资真的要高出许多。所以他又拿出一部分钱悄悄资助了几个山区孩子上学。直到有一天,女友在他抽屉里发现几封接受资助的孩子来信,这个小秘密才被公开。吃够了低学历的苦,他只是希望更少人和他一样因为家庭环境而放弃进入大学的梦想。

2007年,汪涵的身价再次高涨,有新闻说经过专业机构的评估他值24亿。这个几年前还拿着一个月一千多块薪水的男人听后笑着说,真的吗,我就想把这纸上的24个亿折合成现金,把自己打五折卖了。

有时候新闻和笑话一样听完了笑完后就算了。

他知道,不管他是值几个亿或者几十亿,他只是比别人更努力,幽默、憨厚也更平和。

也许,很长一段时间内他更乐于做那个拿工资努力工作,下班回家吃饭,钱包里要放老婆照片,等着BB出世的普通男人。

(孔哲摘自《知音女孩》2007年第6期)

(作者:佩 灵 字数:265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