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卡路里了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一我参加过不少减肥班,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煽情的。出于互相交流、坚定减肥决心的目的,训练班将新来的学员集中在一起,让大家互相讲述肥胖的辛酸,不少人说着说着便涕泪横流。老刘率先讲了一个,他说念小学的时候他就很胖了,

我参加过不少减肥班,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煽情的。出于互相交流、坚定减肥决心的目的,训练班将新来的学员集中在一起,让大家互相讲述肥胖的辛酸,不少人说着说着便涕泪横流。

老刘率先讲了一个,他说念小学的时候他就很胖了,那时候同学经常嘲笑他,他觉得特别自卑,特别没面子。

训练班的教员对老刘眼神鼓励:就是这个路子。然后是陈澄接着讲,他讲的是他小时候的事情,他说小时候上幼儿园,因为胖,排演拔萝卜时老师总是让他演大萝卜。有时候,别班的小朋友演拔萝卜,也来找老师借,说就你班那个小胖子,往那儿一蹲,活脱脱就是一个大萝卜。

后来,他谈恋爱了,女朋友挺瘦的,他们一起逛街的时候,女孩子总是走在他的身后,他说你干吗总在我后面啊,女孩说你太胖了,影子大,我躲在你后面,就不用打遮阳伞了。

后来他们分手了,是女友提出的,女友说人家都说一辈子牵手,就咱俩这样的,一前一后,什么时候才能同步啊?

在陈澄的再三恳求下,女友才答应给陈澄个机会—减肥,减肥成功了,他们就复合。

陈澄说得太煽情,到这儿就说不下去了。最后轮到我讲了,我说其实也没有特别的,就是有一次坐朋友的车,是夏利,那么小的车子,两个朋友坐在前面,我坐后面。上了车,开了一会儿,朋友说怎么这车好像有点儿斜啊。他们让我坐靠右的位置,车子就往右边斜,他们让我坐靠左的位置,车子就往左边斜。一路上,他们笑得嘎嘎的,我也没心没肺地和他们一起笑了。

那天诉苦大会开完,大家爬了一会儿山,就乘减肥班的大巴回市区了。大家已经混得很熟了,尤其是我、陈澄和老刘。老刘告诉我,幸好今天陈澄没有开车,要是他开车了,你多触景伤情啊。

“为什么啊?”我问。

老刘扑哧一声笑了,说:“这家伙,就有一辆你说的破夏利啊。”我瞪老刘一眼,又笑了,陈澄也笑了,我们热烈地聊着天。我发现陈澄这人挺好的,他笑的时候眼睛总是弯弯的,像一个天真的孩子。我们互相留了电话号码,说要互相鼓励,将减肥进行到底。没想到刚回家,饭吃了一半,我的电话就响了。接起来,居然是刚留了电话的陈澄,和我约一起跑步减肥的时间。我和他天南海北地侃,就这样聊着,半个小时就过去了。

挂掉电话的时候,老妈说你可真能侃啊。我说老妈你说是不是魅力和体积成正比啊?

“你那么胖,谁喜欢你啊。”老妈打击我。那天以后陈澄又给我打电话了,我们一起跑步,一起聊天。

陈澄还发明了一个减肥的好办法,他让我开他的夏利,车上系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端系在他的腰上,挂上一挡慢慢开,这样他累了,想偷懒的时候,也会被车子拖着慢慢走,就一点儿也不会偷懒啦。

虽然想减肥,咱也不能这样虐待自己啊。但当看到陈澄拿出那条和自己一样胖胖的绳子时,我突然明白了,陈澄,他是真想减肥,真想和那个女孩复合啊。

那段时间我们的减肥班关闭了,因为大家坚持了一段时间,太苦了,就纷纷退出了。像陈澄这样能吃苦的人太少了。他慢跑的时候,在他前面挂一张女友的照片,不吃不喝,都能绕着成都三环遛一圈。

陈澄还把我们开车减肥的路线定在了春熙路,女孩每天下班的时候,都会经过那儿。所以常常是下班的时间,春熙路上一辆被压得有些斜斜的夏利上坐着胖胖的我,夏利后面的绳子上,系着一个胖胖的他。

那天我们在春熙路,跑了一会儿,到旁边的小店买水喝。我走进小店,要了一瓶纯净水。似乎听到陈澄说话的声音,还听见了汽车发动的引擎声,当时我并没有在意。

出来的时候,车子没了,陈澄也没了。我吓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过了很久,终于想起打他的手机,陈澄却说自己有事,就挂了电话。

我不担心坏人了,我担心陈澄遇到什么急事了。

直到晚上,陈澄才打来电话,他哈哈地笑着,那么开心,说他和女友复合了,我在店里买水的时候,他看到下班的女友了,女友也看到他了。女友看到夏利,看到夏利后面的绳子,绳子后面的他,就什么都明白了。一瞬间,女友的眼睛红了。

女友有急事忙着回家,所以陈澄也没有到店里找我,便开车载着女友走了。

陈澄那么开心地说着。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睛湿了。我突然明白原来我并不只是把陈澄当哥们儿的,如果把他当哥们儿,知道他和女友复合了,我该祝贺他的。然而我一点儿也不开心,一点儿也不想祝贺他。

我说我困了,就挂断电话了。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是那么胖,一点儿也没有瘦。我觉得自己傻乎乎的。妈妈说:人太胖,看起来就傻乎乎的。我一直觉得不对的,现在,我觉得挺对的,我傻乎乎地帮别人的男朋友减肥,帮他和女友复合。

我开始自暴自弃了。那段时间,我开始狂吃。老刘来看我,他说丫头,你再吃下去,桑塔纳也要倾斜了。我看着老刘笑,老刘说,你可别把我当陈澄了。后来,我们见过一次陈澄和瘦丫头。是在一家火锅店,陈澄想吃火腿肠,瘦丫头的筷子一下子就把他的筷子夹住了,陈澄想喝点儿可乐,瘦丫头叫来服务员,将可乐退掉了,瘦丫头还随身带了减肥茶,说是要巩固减肥成果。

那天瘦丫头大口喝酒,大块吃肉,我、陈澄和老刘捧着减肥茶,一杯接一杯地喝。

我们喝得苦极了,陈澄却很开心、甜蜜的样子。饭局结束,我和老刘捧着被减肥茶刮过的空肚子往家里走。陈澄欢天喜地送女朋友。我发现陈澄上车的时候,夏利斜得不那么厉害了,他真的瘦一些了。

夏天到来的时候,我还是那么胖。我差不多要放弃了。只是我偶尔还是会和陈澄及他的女友见面。

他们开始吵架了,陈澄瘦了,他们还是吵架,原来症结不是因为陈澄的体重。

那段时间,陈澄没完没了地给老刘发短信,将体重上升到哲学的高度,说一个女孩和你在一起,可能因为你减肥的决心;但她拒绝你的理由,决不是为了体重。所以陈澄又胖了。他原本是容易胖的人,太想和女孩在一起了,就瘦了,知道体重不是症结,又飞快地胖了。

他胖了,体重仿佛又是问题了。当女友又一次走在他身后,躲避太阳的时候,他们分手了。

这一次分手,是陈澄提出的,分手以后,陈澄又来找我帮他减肥了。他拿的大绳子,比上一次的还粗,说减掉了体重,才能找新的女朋友。

我虽然觉得自己很傻,还是帮了他。谁让咱胖呢,胖的人,心眼儿都实诚,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也不会拒绝。

那天我终于对陈澄表白了。我想在他找到新的女朋友前,在他变成瘦子、瞧不起胖子前,我要抓紧时间将他搞定。我说:“陈澄,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总是帮你减肥?”

陈澄说:“周苏苏,你有没有想过,我这样减肥,为什么还瘦不下来呢?”

我呆住了。陈澄看着我的眼睛,坏坏地笑着,说他每天和我跑完步,回家以后都吃不少东西,这样就可以保持住体重,就可以让我陪他减肥了;他保持住体重,我们两个人,甜甜蜜蜜地坐在夏利车里的时候,车子就不会倾斜了。

我一时呆住了。陈澄说其实他早就知道我喜欢他了,不过那时候他还对前女友念念不忘,后来发现自己真的和前女友不适合,我才是适合他的人,就和前女友分手了。这些天,他一直找减肥的理由接近我,因为这样就可以和我在一起了,他不着急表白,是怕我认为他结束一段感情,就开始下一段太突兀了。

他突然问我,知道什么是卡路里吗?

我说不知道,他说你真笨,卡路里就是两个胖子钻进一辆小夏利车,因为太胖了,就卡在里面,出不去了。

我晕。“这算什么啊,难道要我负责吗?”

“那当然啦。我都卡路里了,你还想走啊。”他坏坏地笑着说。

就这样,在成都云朵满天的美丽傍晚,在夏利车里,两个胖子快乐地恋爱了。因为我们都太胖了,钻进了一辆小夏利车,都卡在里面,出不去了,两个胖子就决定快快乐乐地上路,幸福地一起生活。

(荆磊摘自《人生与伴侣》

2007年7月下半月刊,洪钟奇图)

(作者:南 雪 字数:341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