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女出山记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我的男友在一家IT企业上班。3月的时候,他忽然告诉我,有一家上海的网站看中他了。对方抛出高薪高职,这对于一个工作才两年的男孩来说,是虚荣心和成就感双方面的满足。他说:“要是你不愿意跟我走的话,就等我赚一大笔钱回来

我的男友在一家IT企业上班。3月的时候,他忽然告诉我,有一家上海的网站看中他了。对方抛出高薪高职,这对于一个工作才两年的男孩来说,是虚荣心和成就感双方面的满足。他说:“要是你不愿意跟我走的话,就等我赚一大笔钱回来娶你。”

还等什么“回来娶你”啊,干脆把事儿办了,我跟你走。

从长春到上海,老公赚的钱比以前翻了3倍。这样一来,我就没急着找工作,少奶瘾一过就是一年。

直到我在网上被加入了一个群聊,这个群聊是大学同学建的,几天聊下来,我发现同学们都混出眉目了,不是在公司里当上小头头,就是考博出国。只有我,半途而废赋闲在家。这么一想心里就不是滋味了。

可是当我投出的5份简历都如石沉大海,自以为优秀的我突然明白,城市大了机会多是没错,可是机会多人才也多。一个月后,表姐的网友帮我介绍了一份在电视台做记者的工作。想想看,电视台的记者,多牛啊,我会成为吴小莉吗?为了成为吴小莉,我特意去买了西装裙和高跟鞋。可是见工的时候主管说:你这样的穿法能迈得开步吗?

当记者又不是刘翔要跑110米栏,我心想,难不成我采访的人会追杀我吗?

事实是,追杀的事真的可能发生。3周以后,我脱下西装裙,开始每天仔裤T恤地上班。做记者真的是一件体力活,新闻现场必须随叫随到,人也晒得像古天乐。我负责跑本市新闻。本市新闻也分几种,去采访新落成的高雅幽静的美术馆是一种,去采访市郊的黑屠宰场也是一种。我是新人,当然轮不到前一种,但是后一种,为什么又偏偏要在星期天早上去呢?同事不耐烦地说:“这个问题你得问那些猪。”

组长说:大家尽量小心,尤其是针孔摄像机不要被发现,万一掉了,不要捡,赶快跑……听到这里我不寒而栗,远远地,猪在嚎叫,听起来特别人。

但那次采访最后还是被发现了,几个男同事被打,作为仅有的一名女记者,他们放过了我,只是匆忙之中我滑了一跤,撞倒一头灌饱了水的猪,它重重地压在了我身上。一时间的错愕,我和猪都同时反应过来:逃啊!

带着满身臭泥回到办公室,只有我的针孔摄像机拍摄到了非法屠户灌水的全过程。“李奇蕾被猪压倒”成了台里内部流传的新闻,我成了别人的笑柄,而且我辛苦采访的真正新闻最后却缩减成一分钟不到的小事件。我去跟组长争,他只是一笑,回了一句,你慢慢就懂了。

我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座位,回味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开始有些自卑了。是的,自从我倒在猪身上以后,我总闻到自己身上有股笨笨的味道,那是属于猪的味道……

可是我为什么要成为大家的笑柄呢。

辞职那天,是我工作半年来,最像职业女性的一天。我穿起西装裙踩着红色的高跟鞋,提着我的克洛伊大锁包,想着既然要走,那些憋在心里的话一定要说说清楚。但是我们的制片人比组长好不了多少,他也只是一笑,不跟我多说一句废话:那你多多保重。

重新做回宅女,我最大的困扰是容易长胖,为此,我决定在网上开一家小店,隔三差五去七浦路进货,就当是最好的瘦身运动。我的网店贩卖饰品。一副耳环进货10块,卖出手20。一个月下来,赚了120块。120块,我承认这只是用来打发寂寞的小游戏,但还能怎么样呢,时间就这样又过去一年。我26岁了。

26岁的某一天,老公下班回家告诉我,那家IT公司因为涉嫌洗钱被查封,我的老公失去了骄傲的工作。

一时之间,没缓过劲来的我出于本能地安慰他:没关系,还有存款,还能混到明年。但真正令我恐惧的事情不是这个,而是他变得一蹶不振。我知道他痛苦,当一个男人痛苦的时候,女人的安慰只会被认为是嗦和变相的看不起。

我只能沉默。

我开始相信人生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会不请自来。这些事仔细想想,其实都有前因和后果:如果当初考虑周详多做一些调查,我们不会轻易来上海;如果有足够的心理准备能够未雨绸缪,我们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感到山穷水尽。

我有点儿后悔为了那一点点小辛苦和小不甘就辞职离开电视台,如果我不是那么任性,如果我忍耐一点儿好好干下去,现在,说不定我也可以得到升职和加薪了。

房东趁火打劫,要把房租加价。我和他据理力争,最后折中的办法是,我一次付清一年的房租他就不涨价。

我去街角的银行取款,房租交了,可是存折里所剩的数字就变成了3位数。我看着夕阳下街上的人、树、狗,还有天上的云,好想给爸妈打个电话诉苦:我们没钱了。但是手机握在手里,怎么也无法按下通话键,我终于长大了。

新工作在一个月后找到,是一家报社。平心而论,它比电视台要差,但是,我没有再说半句嫌弃和抱怨的话。

我开始相信,工作这种东西像一条狗,你得用你的真心和热情去喂它,然后替你效力。否则,你就永远得不到它的真心,有时候它还会反过来咬你一口。

“我找到新工作了!”老公在一个下午给我打电话,“但是在北京,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北京?”我有一刻的愣怔,放下手中的稿子,陷入思索。最后我的回答是:“你先去,半年以后相对稳定了我再过来,你觉得这样可好?”

“看来我的老婆懂得权衡大局了!”老公笑了,然后他告诉我,他的新工作就在上海,他不会和我分开,只是赚得不会像以前那么多,要我学会省吃俭用。

唉,还用他说,我已经尝到赚钱的不易,因为,我现在也是每天挤在地铁里的沙丁鱼。

(张欣摘自《女报·时尚》2007年第7期,梁毅图)

(作者:李奇蕾 字数:229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