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能——人类的生命线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文/詹姆士·拉弗洛克■译/陈捷选择核电吗?著名独立派科学家、环境保护论者、环境污染问题专家詹姆士·拉弗洛克认为,面对全球变暖的形势,这或许是我们仅有的希望所在。数字表明,许多人对核能的恐惧是不理智的。大地母亲正处

□文/詹姆士·拉弗洛克

■译/陈捷

选择核电吗?著名独立派科学家、环境保护论者、环境污染问题专家詹姆士·拉弗洛克认为,面对全球变暖的形势,这或许是我们仅有的希望所在。数字表明,许多人对核能的恐惧是不理智的。

大地母亲正处于困境中。大量像二氧化碳这样的气体从发电厂的烟囱和汽车尾气中排到空中,从而影响了环境,产生温室效应造成全球变暖。不断上升的温度将引起一系列严重的物理变化,海平面升高会淹没海滨城市和风景名胜地。

不过,为阻止灾难的发生,我们仍大有可为。全球变暖源于我们对煤、石油、天然气这一类含碳燃料的依赖。只要能避免燃烧这些“化石”燃料,全球变暖便失去动力。那么,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呢?

有一条救生索就在我们眼前,立即抓住它,就可以把地球从全球变暖的严重后果及迫在眉睫的能源短缺中解救出来。这条救生索已被证明是安全、实用并且廉价的,它就是核能。

洁净高效的核能

你不妨设想自己是一名必须作出决定的政府部长,你面临的问题是:一座能为半个巴黎大的城市供电的在建新电厂,究竟应使用何种燃料?这样的问题每年都会遇到,答案不外乎是以下几种:

煤:需要一条1000公里长的铁路运输线,车厢满载着昂贵的煤炭;电厂向外排放着使地球变热的气体,总量超过10亿立方米;还产生60万吨有毒粉尘。

石油:需要四五个装载重油的巨型储油罐;油需要从世界上某个不稳定的地区进口;其排放的温室气体数量与使用煤炭不相上下;外加巨量氧化硫倾泻到大气中,从而转化为酸雨和其他有毒化合物。

天然气:通过轮船或输气管道远距离进口,易发生事故和泄漏;其排放同样造成高污染,并且供气设施易受恐怖分子袭击。

核能:仅需要装填两卡车载量的铀燃料;从加拿大或澳大利亚这样稳定的国家进口,价格便宜且来源充足;气体和酸性物质排放等于零;不产生有毒粉尘;产生的高辐射废料只有几桶。

使用核能代替化石燃料的好处是极为明显的。我们都知道这种燃料既安全又清洁,并且高效。眼下西欧三分之一以上的电力是由137座核反应堆生产的;而全球438座反应堆提供了世界几乎七分之—的电力。在英国,单单12个核电站就生产了接近全国四分之一的电力,同时还免于产生大约6000万吨二氧化碳(几近于全国汽车尾气排放量的一半)。

对核能的排斥

然而,西欧拥有核电站的大多数国家(英国、比利时、德国、荷兰、瑞典)却铁了心要关闭这些电站,或至少对正在老化的电站不再予以更新。

即使是美国,在这个问题上也态度暧昧。只有芬兰、法国以及保加利亚、罗马尼亚这样一些中欧国家还在建造新的核电站。丹麦、意大利和奥地利则决意无论花钱多少也不想拥有核电站,不过他们却乐于依赖从邻国进口核电。

正当我们最需要发展核电以抵抗全球变暖之时,逐步淘汰核电实属疯狂之举。合理的安全考虑并非争议所在。反核化议程是由“绿色和平”、“大地之友”这样一些组织及绿党政治家们推动的。他们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捍卫地球,在其追求的目标中,无论对环境的理性判断还是科学论证,对他们一概不起作用。

绿党人士以为,可再生能源能够填补退役核电站留下的电力缺口,还能满足不断增长的电力需求。这其实不过是浪漫的痴语。要知道,风电场的效率极低,而且在无风季节仍然需要化石燃料来支持补偿发电;而太阳能发电,对于北欧地区来说不啻为一个可笑的梦幻;至于大规模地利用海浪和潮汐发电,为期尚遥远。

被放大的恐惧

人们对核电最大的恐惧集中在辐射上。然而,辐射恰是我们身处的自然环境的一部分,人能够在辐射中生活。事实上,所有的人每分钟都暴露在自然辐射之中,最大量的辐射来自岩石和土壤。当我们挨着其他人睡眠时,所受的辐射会上升10%。

那么,较之于核电站情况如何呢?据英国全国放射学保护委员会的报告称,来自整个核工业的辐射剂量的合计,不超过我们暴露于其中的环境辐射总量的1%。而医用诊疗射线如X射线等,剂量达到上述总量的14%,即便如此,其对人体的残留剂量仍属正常范围。报告说,与吸烟、劣质饮食等致癌因素相比,来自非医用人工辐射的致病危险率,仅为万分之一左右。

至于扫过整个西欧的来自放射云的辐射微尘,确实微乎其微。其剂量只比自然状况下的辐射量高出几倍,至多是一次胸部X光检查剂量的2倍。

为核能正名

那我们为什么还如此惊恐呢?看看法国吧,法国拥有59座核反应堆,提供全国78%的电力,假如核能真如人们所想的那么危险,法国岂不早已严重污染并在劫难逃了吗?情况恰恰相反,这个世界核能发电冠军国不仅是安全的,其人民的健康水平也位居世界前列。

核燃料在反应堆中燃烧时产生的核废料必须安全地处理掉。其所需的贮存和处置条件并不复杂,关键在于核能产生的废料非常之少。

在英国,民用核设施产生的所有高级别(即辐射最强的)废料在50年后才会装满一个小房子那么大的立方体。我们有必要对这个小的立方体如此忧心忡忡吗?相比于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1.37万立方公里的二氧化碳气体(每年都足以将整个不列颠岛覆盖上厚厚的10米),这实在是微不足道。

核废料的衰变确实需要很长时间,但其最危险的放射性会在几年内丧失,并非许多人宣称的需要数十万年。

那么,核能的危险究竟有多大呢?加拿大科学家约翰·萨瑟兰的研究结果表明:即使你发现自己紧邻24小时前刚从反应堆中取出而未加屏蔽的废料,你仍然有两分钟的时间撤离现场而不受实际伤害。假如这些废料是一年前从反应堆中取出的,那你就有5小时的安全时间。

此外,我们不应把这些材料真的看做“废料”,因为其发电潜力仅有3%被利用了。如经过再处理,它们还能重新变成有用的燃料。据称,如今星罗棋布于英国全境的核废料,其所含能量与整个北海油田石油蕴含的能量相等。那么,我们是视其为废料还是未来的能源呢?

有人担心恐怖分子会尝试对核电站实施“9·11”式的自杀性攻击,这可以理解,但那样做绝对是选错了地方。试验已表明,飞机是无法穿透现代核反应堆的混凝土覆盖层的。

我们应该对统计学上的可能性很小的危险不再一味地烦恼,转而把注意力集中到如何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星球上来,否则我们的前景只怕是黯淡的。在这个一切离不开电的世界上,核能才是我们闪耀着希望的星光。

(王强华摘自《海外文摘》2006年第6期)

(作者:詹姆士·拉弗洛克 字数:2832)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