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植物的“战争”趣闻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植物在一生中经常会受到动物的伤害,因为几乎所有的动物都直接或间接以植物为食。植物因此采取各种办法来进行自我保护。很多植物并不是干等着食草动物来吃它们的叶子的,它们亦会采取反击手段,而且用的是致命武器,但“道

植物在一生中经常会受到动物的伤害,因为几乎所有的动物都直接或间接以植物为食。植物因此采取各种办法来进行自我保护。很多植物并不是干等着食草动物来吃它们的叶子的,它们亦会采取反击手段,而且用的是致命武器,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些素食的动物又“发明”出与之对抗的武器,而那些植物又会进一步采取防御措施……于是,人们在动物和植物之间发现了极富戏剧性的一幕。

数百万年前,由于大群的羚羊、角马、斑马吃光了南非草原上所有的草,忍让的长颈鹿只好向“高层次”发展,它们伸出长长的脖子,身高达到5.8米,可以吃到驼刺合欢树冠上的叶子。驼刺合欢最初的防御措施是:在叶子间长出5厘米长像钢针一般坚硬的刺来,这些刺实际上是变态叶。

长颈鹿采取了两种措施来对付这种刺:第一,长颈鹿的舌头、喉咙、食道和胃壁都长了厚厚的皮制“铠甲”,就算吃下去几千克图钉,它们也不会受伤;第二,长颈鹿吃叶子的时候,从不会垂直对着树枝下嘴,而是活动下颌从侧面捋着吃,这样它们只接触刺的侧面而不会碰到刺尖。此外,长颈鹿的舌头长而且窄,舌尖可以灵巧地卷住薄薄的叶子,并把刺从叶子中挑出来。

可是驼刺合欢又有应付的方法了:一旦长颈鹿开始在一棵树上吃叶子,10分钟之内,这棵树就开始在叶子里生产出一种毒素,量大时可以致命。南非动物学家乌特尔·霍文发现,这种毒素就是被化学家称为单宁酸的鞣酸,如果动物把它随着叶子一道吃下去,就会有越来越强烈的恶心感觉,于是就停下不吃了。只要停得及时,毒素不会导致太糟糕的后果。

当旱季到来时,饥饿的大群羚羊争先恐后地啃吃驼刺合欢的叶子然后痛苦万状地死去时,在草原上自由行动的长颈鹿已想出了对策。它们在一棵驼刺合欢上啃叶子的时间,从来不会超过5~10分钟,一旦品尝出毒素的苦味,它们就踱向下一棵树。然而,驼刺合欢却采用了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方法,决心毁了长颈鹿的美餐。原来,正在被长颈鹿啃吃的树不仅放出毒素保护自己,同时还释放出一种警告气味,向附近的驼刺合欢发出信号:“注意!敌人来了!快救你们自己吧,现在就开始放毒!”借着风的帮助,50米内的其他树都收到了警报,便立即开始行动——在5~10分钟内释放毒素。当长颈鹿走到它们那里去吃的时候,甚至1分钟不到就得草草收场。没吃饱的长颈鹿只好再往前走,而树则保住了它们的外衣。

尽管驼刺合欢似有“心灵感应”的本领,但是长颈鹿也很狡猾,它一旦发觉嘴里的叶子开始变苦,再换另一棵树的时候就不是随意去找,而是逆着风去找另外一棵还没有收到警报的树。若是没有风,它就会跑上至少50米,也就是跑出气味警报的范围以外才又开始啃叶子。

另一种合欢树对付长颈鹿则有一个绝招:它每一根刺都从一个小萝卜那么大的球体里伸出来,假花散发出浓郁蜜香招引了蚂蚁。蚂蚁发现那个空球体很适合居住,于是筑巢留了下来。这样蚂蚁就成了树的“贴身保镖”,能阻止各种吃叶子的动物。而长颈鹿对蚂蚁的惧怕远远超过对刺的惧怕,避之惟恐不及。现在,这种奇特的“蚂蚁合欢”在塞伦盖提草原上的数量大大增加,植物就是这样极其巧妙地保护自己不被啃得光秃秃。

现在看来,大自然预先采取了措施,既不让合欢被长颈鹿吃秃了,也不让长颈鹿饿死——没有一种树木和草会被消灭光,也没有一种动物被剥夺了生存的权利。动物和植物之间就像是订立了一项“和平协议”。

为什么咖啡树的果实里含有咖啡因,茶树叶子里含有茶碱,烟草叶里含有尼古丁呢?它们是为了让人悠闲地享用吗?恐怕不是这样。这些对我们有提神或镇定作用的物质其实都是毒素,是真正的“杀虫剂”,是这些植物用来杀死那些要吃它们的果实或叶子的昆虫及其他动物的。生物学家给蝴蝶幼虫和蚊子幼虫施了小剂量的咖啡因,它们就不再吃东西了,像触了电似的到处乱爬,生长也停止了。如果施用大剂量,它们会在24小时内死掉。而喷过咖啡因的番茄,也再没有什么啃叶子的昆虫会去碰了。

欧洲阿尔卑斯山上的落叶松也十分有趣,幼时嫩芽被羊吃掉后,它就在原来的地方长出一簇刺针。于是,新芽就在刺针的严密保护下安然地成长起来,一直长到羊吃不到它时,才抽出平常的枝条。

植物的自卫手段,有时还有很大的杀伤力。中美洲有一种博尔塞拉树,不仅动物怕它,连人都怕它。若是羊、牛或人捋它的叶子,周围15厘米范围内的叶子就会向他们劈头盖脸地浇下一种具有腐蚀性的液体,简直是一种“液体大炮”,令动物心惊胆战。

非洲有一种叫做马尔台尼亚的草,其果实的两端像山羊角般尖锐,生满针刺,形状相当可怕,有人因此称它为“恶魔角”。“恶魔角”不仅形象狰狞,而且威力无比,竟能杀死企图吞食它的大型兽鹿和狮子。这种果实成熟后落入草中,当鹿来吃草时,果实就会插入鹿的鼻孔,于是鹿疼痛难忍,竟发狂而死。“恶魔角”有时长在狮子出没的地方,狮子活动时会被它蜇痛。当狮子发怒一口把它吞下去时,“恶魔角”上的尖刺就会像铁锚一样牢牢定格在狮子的食道里。威风凛凛的狮子此时什么东西也吃不下了,只能等着活活饿死。“恶魔角”如此厉害,其实只是为了防止自己的果实被动物糟踏,以保证马尔台尼亚草可以传宗接代。

植物既无感觉神经又无意识,它们是怎么感知动物的侵袭,又是如何调整体内化学反应去合成一些使动物望而生畏的化学物质?它们又是怎样散发和接收化学“警报”,协调集体抵抗动物的行为的?现在看来,只有弄清楚这些植物的生理学机理,才能最终解开植物和动物之间的“战争”之谜。

(魏然摘自《科学24小时》2006年第5期)

(作者:王小波 字数:2319)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