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干雨伞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泰国首都曼谷,以风光绮丽和庙宇成林而闻名。而最吸引罗伯特·汉斯的却是珍藏在那里的一座名叫“绿玉猴王玉佛像”。这是濮律曼佛的塑像,人称“猴玉之王”,是用一块稀世珍贵的绿色碧玉精雕细镌而成。已有五百年历史,价值连城。

泰国首都曼谷,以风光绮丽和庙宇成林而闻名。而最吸引罗伯特·汉斯的却是珍藏在那里的一座名叫“绿玉猴王玉佛像”。这是濮律曼佛的塑像,人称“猴玉之王”,是用一块稀世珍贵的绿色碧玉精雕细镌而成。已有五百年历史,价值连城。这座佛像陈设在离皇家广场不远的一座寺庙里,佛像高度50厘米,端坐在金质的塔形宝座上。

这次罗伯特·汉斯乘一艘环球游船来到曼谷。凡是来这里的游客无论登岸或离去都是免检护照的。也许,这就是罗伯特·汉斯来这个古老王国实现其计划的原因。在随大伙离船时,他携带了那只专为盛放照相机配套物件的大型背包,为掩人耳目,里面也少不了牙刷、剃须刀、纸巾之类的日用品,还放了一把特制的雨伞。

上岸后,罗伯特·汉斯离开那些旅伴,乘车来到预订了房间的“雅乐园”旅馆,这里离皇家广场很近。当侍者带他进入房间后,他脱去外衣,解掉领带,开足空调,大口大口地啜饮着一杯冰冻酒,酒精更激起他对这次行动必然获胜的信心。他反复思考行动计划的每一个细节,凭着多年行窃的经验,他认为自己的计划必定一帆风顺,没有人怀疑自己的照相器材大背包。因为在这座城市里,闪耀着金色光芒的庙宇和宝塔以及美丽的河流,为摄影提供了极为丰富的景色,摄影者到处可见。也不会有人看到他手执雨伞而怀疑他图谋不轨,因为现在东南亚正是雨季刚开始。

今天是星期六,明天才能动手,因为“绿玉猴王玉佛像”每周只有星期日一天对公众开放。

翌日早晨,他起身稍迟一点,感到天气潮湿闷热,随时都可能下雨。但他情绪稳定而乐观,他在餐厅吃了早餐,在大厅里欣赏了一小时由三个人妖乐手用木琴表演的音乐。随后,他回房,带上大背包和雨伞,校准了手表,向珍藏那座绿玉猴王玉佛像的庙宇出发。

他步行到达目的地,庙宇的挑空式屋顶瑰雅精美,两扇大门上镶嵌着无数的珠宝。在这珠光宝气大门的两侧,有一对庄严的守护神,门前平台上,六名军容整肃的卫兵在巡视和守卫着,其中引人注目的是一个非常神气的白人胖子。

此时,庙宇里传出的钟声在天空回荡,他振作精神,神态自若跨进庙门,他对庙内那迷人的情调毫无兴趣,两眼急切地寻找着那梦寐以求的猎物。他不费多少时间就发现那尊佛像,“绿玉猴王玉佛像”盘着双腿安稳地坐在一个金质宝座上。成群结队的游客熙熙攘攘而来,此刻虽然距午休关门还差5分钟时间,但游客仍然川流不息。他混杂在人群中,大背包挂在肩上,照相机在胸前晃荡,手握雨伞,显出一副摄影师的姿态,他翘首举目,被那在金色宝座上的绿玉猴王翠绿碧秀、色泽安详的神态深深吸引住了。他全神贯注,委实被那冰清玉洁的绿玉和精湛雕刻技艺所倾倒。

他举止谨慎,徐徐放慢脚步,尽量不使人们注意到他,他逐渐离开了观光的人群,移身到那尖塔宝座的一侧,佯作观赏那些竖立在宝座旁像真人一样逼真高大的镀金守护神。他利用一尊佛像作掩护,从肩上取下背包,装成休息的模样,趁没人注意,将背包塞进一尊佛像的织有金银丝浮花的长袍里面。他缓步到佛像的后面,瞥了一眼手表,紧接着就听到大门外面卫兵吆喝着关闭庙门的时间到了。那些观光的游客都很快相继离去,在观察到周围对他十分安全的一刹那间,他迅速躺倒在佛像后面的地板上,掀起佛像的长袍,紧握着那把雨伞,一个滚身躲进那座高大的守护神的身体下面。此时,他的心情感到一阵轻松,一点儿也不紧张。他相信不会被人们发现。稍稍隔了一会儿工夫,两名卫兵在关门前巡视了大殿,查看是否还有游人尚未离去。他可以听到他们的皮鞋着地的响声,这种例行的巡逻,当然并不是很认真的。他相信卫兵虽然看见他进庙,但是不至于特别注意他是否随着离去的游客人流出庙的。他还知道,下午守卫庙宇的卫兵是要换班的,他庆幸自己安然无恙。

他将耳朵紧贴守护神的身上,清楚地听到两扇沉重的大门的关闭声。此时,庙里一个人也没有了,万籁俱寂,他孤独地处在一片昏暗和寂寞之中。他等候了几分钟,才从神像下面爬出来,在黑暗中摸索到他的照相机背包,从里面拿出手电筒,照亮了那把雨伞,雨伞的手柄是超大型的,当然是出自他的精心设计。他从里面取出像电视机天线那样的两根可以伸缩的硬质金属拉杆和几根特制的金属丝,很快装配成了一架轻便的梯子。

他又从背包里取出原先就准备好的一具绿色玻璃块精心雕刻成的猴王玉佛赝品,这是他经过一年时间从一家玻璃厂搞到的仿制品,又根据摄影取的照片外形,花了整整半年时间,经过细致的切削、雕刻,并用细砂研磨而成,堪称惟妙惟肖,几可乱真。

他把赝品放在地上,接着将那轻巧的梯子倚靠在神座上,再手拿电筒小心地爬上去。当他爬到佛像高度时,他把电筒咬在嘴上,双手将那宝物从佛像上座取下来,再小心谨慎地捧着它,沿着梯子下到地面,再爬上去将那具赝品安放在原来的佛座上。他再用手电筒照着观看了好一会儿,不禁暗自发笑,这赝品造得不错,与那真品相差无几,特别是在远处看,根本看不出破绽来。

看看没什么问题,他才将折叠式的梯子卸开放入大背包里,他又仔细端详这罕世的珍宝,它那无与伦比的美丽色泽几乎使他不能呼吸。他贪婪地凝视着它,用手指轻轻抚摸着,将它紧贴在胸前,抱在怀里高兴得舞蹈起来。现在,“绿玉猴王玉佛像”是属于他所有的了。随后他稍事镇定,便将宝贝放入大背囊,拉上拉链,坐在佛座的平台的边沿上,在黑暗中等待着午后寺庙重新开门。

此时,他思潮起伏,真是所谓“做贼心虚”,他急待时间快快过去。可天公不作美,就在离寺庙门重新开放前不到五分钟,突然,天空轰隆一声,一道炫目的闪电从寺庙上空掠过,大雨倾盆而下。也正是这时候,寺庙大门打开了,尽管下着沙沙的雨,游客仍不算少,他们一个个撑着雨伞陆陆续续冒雨前来游览。他悄悄从佛座后面转出来,乘人不注意,就混入一伙游客队伍里。他脸露微笑,神态自若,装出兴致勃勃在倾听讲解员的讲解。

室外大雨仍在沙沙地下,他暗暗思忖:这对我可是极为有利啊!他像大多数游客一样,能将伞遮住脸部混出寺庙。他耐着性子跟随那队游客转悠,不多时,游客当中就有人陆陆续续离开这古老的寺庙了,他心里高兴极了。他趁机混在人群里面走出寺庙的大门,在大门口,他撑开雨伞,遮住卫兵的视线,内心怀着胜利的喜悦,瞅了一眼这两个可怜的门卫:他们在此担负着守护“绿玉猴王玉佛像”的重任,他们绝不会料到这尊稀世的珍宝现在已经落入我的背囊。现在端坐在神座上的那尊佛像,竟是一块绿色玻璃赝品,让他们见鬼去吧!

正当他胡思乱想,突然那白人小胖子青年卫士的目光转向了他,脸上流露出一丝不可思议的神情。虽然他与那小胖子卫兵相距有十多米,然而他还是觉察到那锐利的目光在射向他。

骤然间,这个白人青年小胖子卫士皱了一下眉头,坚定地向他走来,毫不客气地注视着他。同时,他又对另外两个卫兵打了个手势,他们也立即向他站的地方聚拢过来。当罗伯特·汉斯还来不及深深吸口气,这三个卫兵已经成品字队形包围了他,他开始感到惶恐不安。

那个白人青年小胖子卫士很有礼貌地用英语对他说:“对不起!先生,请你跟我来一下,可以吗?”罗伯特·汉斯顿时目瞪口呆,显得惊惶失措。他赶紧故作镇定问什么事。

白人小胖子卫士说:“还是劳驾到我的办公室去谈吧,可以吗?”他脸上显出一种歉意,态度却十分坚定。

“跟你去?你疯了吗?”罗伯特·汉斯的声音颤抖着。不祥之兆产生出的一阵痉挛迫压着他的心脏,他呆呆站在那里。

另外两名泰国卫兵不客气地走近他,举止温和地各在一边挟扶着他的双臂,说:“请吧!先生,你心里明白为什么。”

顷刻间,罗伯特·汉斯忐忑不安的情绪达到顶点,他感到那个背在肩膀上的大背包特别沉重,藏在里面的那座该死的“绿玉猴王玉佛像”似有千斤之重。

这几个卫兵将他带到警察局,押送他的白人青年小胖子卫士向一名泰国警官报告了一阵子,那警官便毫不犹豫没收了罗伯特·汉斯的护照,命令他将大背包里的东西掏出来,那具使他梦寐以求的刚刚到手的“绿玉猴王玉佛像”顷刻出现在他们面前了。他黔驴技穷,只好俯首就擒。他心情无比恍惚,甚感迷惑不解,回顾在庙门前的一刹那,那名白人小胖子卫士对我匆匆一瞥,就发现了我的秘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想,我干得天衣无缝,滴水不漏的呀。究竟纰漏出在什么地方呢?难道那小胖子白人卫士有什么高超的科学技术?于是他忍不住向小胖子白人卫士问道:“请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偷了佛像?”

现在他人赃俱获,不必再掩饰了。那小胖子白人卫士满脸嘲笑,回答说:“午休时间你一个人躲在庙里,太令人生疑了,不是吗?”

“可你怎么会发觉在午休时间我逗留在庙里呢?你看见我了吗?”罗伯特不甘心地问道。小胖子轻松地耸耸肩,说道:“看见我倒是没看见,但是因为下雨呗!”“因为下雨?我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先生!大雨是在午后庙门开放前就开始下的,对不对?”

“对呀!可是与这有什么关系呢?”罗伯特·汉斯直愣愣地点头,还是不明白。

那个小胖子卫士轻蔑地斜睨他一眼,说:“非常抱歉,我已经解释一切了,先生!”

罗伯特·汉斯这才犹如大梦初醒,恍然大悟。事情是再简单不过了,是他的疏忽。原来他离开那座珍藏着无价瑰宝——“绿玉猴王玉佛像”的庙宇时,他撑开的那把该死的雨伞,却是干的。

若干年后,罗伯特·汉斯才知道,这个逮住他的小胖子白人卫士,后来成了大名鼎鼎的比利时私家侦探波洛。

(张宇摘自《少年文艺》2002年12月下半月刊)

(作者:谢少萍 字数:406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