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学家乔装鳄鱼历险记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布雷迪·巴尔,可能你并不知道他是世界知名的爬行动物科学家,但是如果你曾经看过关于鳄鱼的恐怖电影的话,你就会了解他工作的内容和艰辛程度。因为他的研究对象是恐龙的同龄人、寿命远远超过人类、并且在地球上已经存活了2

布雷迪·巴尔,可能你并不知道他是世界知名的爬行动物科学家,但是如果你曾经看过关于鳄鱼的恐怖电影的话,你就会了解他工作的内容和艰辛程度。因为他的研究对象是恐龙的同龄人、寿命远远超过人类、并且在地球上已经存活了2亿年的鳄鱼。

目前,这位“全球鳄类研究第一人”布雷迪·巴尔,已经为了鳄鱼跑遍60多个国家和人迹罕至的地区,抓过5000多条鳄鱼,囊括了全球仅存的23种。他为中国安徽扬子鳄接生过,为菲律宾“幽灵鳄”拍过照,还曾协助古生物学家复原重达10吨的史上体型最大的鳄鱼化石。

为了近距离接触这些大魔头,他几次徘徊在生死线上,身上有无数断骨,还屡屡遭遇鳄鱼的“死亡之吻”,至今脸上留有伤疤。但近日,他更置身险境,自制“鳄鱼套装”,深入鳄穴,进行了一场“大鳄生活”初体验。

“144岁”的身体与鳄鱼多次交战

为了鳄鱼,巴尔博士屡次历险。然而,惊险意外没有浇熄他的狂热。他说:“对于从事这项工作,家人非常紧张,但他们知道那是我的最爱。”

在迈阿密大学攻读理科硕士和生物学博士学位时,巴尔抓到了第一条鳄鱼。当时他正在大沼泽地国家公园里研究鳄鱼的日常饮食。

那是一条鳄鱼宝宝,巴尔抓住了,小鳄鱼不断地发出叫声。后来巴尔才知道这是鳄鱼特有的求救信号。这时,一阵巨吼在巴尔身后狂响。巴尔回头,一条体形庞大的鳄鱼妈妈奔了过来,巴尔迅速跳进车,鳄鱼妈妈尝试着跳进来。后来巴尔将小鳄鱼放到了地上,鳄鱼妈妈才作罢带着孩子离开。“就在这一刻,我决定了,我要去研究这种动物,我对它们是如此的着迷和惊讶。”巴尔说。

说到两年前的一次受伤,巴尔才夸张地脸部抽搐了一下,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当时他出现了非常严重的头疼症状,但医生却找不出病因,最后才知道,一年多前在柬埔寨,水里的蠕虫透过肌肤进入身体,然后一直繁衍到脑部,如同癌症一般。

另外一次可怕的经历是在巴西,他险些成了鳄鱼的美味。巴尔说:“当时要到巴西一带去捉鳄鱼,中途却坠机,掉在一个有鳄鱼和食人鱼的水里。四处漆黑,我和机师两个人尝试多次仍找不到出路,直到救兵来到,才捡回一条命。”

为了捕抓这些鳄鱼,巴尔的背部受过三次严重的伤,右腿也断了一次,左膝盖和手臂被咬过,身体的骨头也不晓得断了几根,又接了几根。“总之我44岁的年龄,拥有的是一副144岁的身体!但是,我很幸运,很多次都险象环生。你可以想象一下,鳄鱼咬人好比5000磅(相当于2270公斤,而一辆福特蒙迪欧经典型汽车自重才只有1400多公斤)的压力罩下来,人的躯体是抵挡不了的,因此每一次跟它们交战,都得打起十万分精神。”巴尔说。

“由于经常得在水域和混浊的泥地里跟鳄鱼交战,因此身体得忍受各类寄生虫的侵袭,还有一些疾病缠身。不过,跟我们所取得的有关鳄鱼的科学研究成果相比,这些伤痛与疾病算不得什么!”

伪装成4米长的鳄鱼潜入鳄鱼洞

众所周知,相貌凶恶的鳄鱼是最令人望而生畏的动物之一,它一口可以咬断我们人类的脑袋。因此,在研究鳄鱼时,人们得特别小心,隐秘,安静,不引人注意和十足的伪装。可是,不入鳄穴,焉知鳄事。为了能够近距离观察这群凶猛的动物,巴尔特别配制了一套行头,伪装成一条鳄鱼。

这套伪装全长4米,相当于尼罗鳄的平均身长。头部使用玻璃纤维材料仿鳄鱼头外观制成,与之相连的身体部分是一个铝制防护框,上面覆盖着一层通常用于制作防弹衣的凯夫拉尔纤维,充当保护巴尔身体的“盔甲”。此外,“鳄鱼身体”外面还覆盖了一层帆布,并涂抹了大量河马粪便,用于掩盖巴尔身上散发出的人类气味。

最近,为探查尼罗鳄习性,他竟不顾生命危险,披上此逼真的鳄鱼道具,将自己伪装成一条鳄鱼,只身爬入非洲坦桑尼亚最凶猛残忍的尼罗河鳄鱼群中“与鳄共舞”,真是令人胆战心惊!

尼罗鳄平均身长约4米,最长可达6米。这是鳄鱼中体型最大的一种,性情最凶暴,它们生活在非洲尼罗河河岸上自己挖的洞穴里,以鱼类和一些陆地动物为食。气候干燥季节,尼罗鳄大都群居于河岸的泥巴洞穴中,层层叠叠挤在一起。

“人们可能以为我疯了,”巴尔说,“但这是我在不打扰它们的情况下唯一可以接近此凶残动物的方法。但问题是,在与鳄鱼的较量中,我比鳄鱼更加害怕。”

巴尔进一步说:“如果鳄鱼套装太小,较大的雄鳄鱼就能看到我,它会毫不留情地进攻我。但如果太大,我就会惊吓较小的鳄鱼。因此,我想装扮成一个一般大的鳄鱼,大约4米长。”

穿上此鳄鱼套装后,巴尔开始四肢着地,缓慢地向温度高达60℃的鳄鱼洞穴爬去。一路上只听到鳄鱼隆隆的喘气声和附近河马的警告声。尽管巴尔的伪装制作几可乱真,且行动极为隐秘,可当巴尔沿着近路来到河边,还未接近鳄鱼时,巴尔的怪异样子就被一对河马母子盯上了。两只一大一小的河马闻到了他伪装层上的河马粪便味道,好奇地冲他吸气,并仔细打量这条“鳄鱼”。而一些母河马甚至将他当做了异性同类,对他发出“求爱信息”!

巴尔只能屏息凝气,一动不动地趴着。“当时的情形已经很危险,令人毛骨悚然,而那时我甚至连鳄鱼的影子还没见着哪!”巴尔说。河马探查了一会儿,查不出什么,终于走开了。

接着,巴尔在伪装的掩护下,挪动双手和膝盖,慢慢朝河岸上的一群鳄鱼爬去。这时,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当巴尔试图靠近其中最大的一条鳄鱼时,他犯下了一个致命错误—不是仿照鳄鱼慢爬行而是快速移动了一下。此举令那只鳄鱼大受惊吓,它立即猛地扭头,恶狠狠地盯向这只“冒牌鳄鱼”!几乎快要头碰头了,巴尔在麦克风中向跟随他的拍摄人员低声说:“天啊,这个大家伙正朝我走来。它盯着我,我非常紧张,我要赶快返回。”

但是,正当巴尔想转身撤退时,身后来了另一条鳄鱼。巴尔说他当时已汗流浃背,他向摄像组询问:“我被两只鳄鱼包围了,后面那只离我多近?”“就在你右腿旁边。”摄像组回答。“那么我现在能不能直起身,赶快逃跑?”他继续问道。“绝对不能!”这是巴尔得到的答复。于是,他只好耐心等待两条鳄鱼从身边离去。

巴尔吓呆了,直到鳄鱼对他失去兴趣,掉头离开之后,他才深深地吸了口气。

最终,巴尔历尽艰险潜入一个鳄鱼洞穴,只见横七竖八的鳄鱼们或挤在一起,或趴在另一条身上。巴尔小心翼翼地在其中几条的尾巴上安装了小型高科技电子监测仪,能跟踪它们的活动,并测量洞内气温等研究数据。

巴尔的这次经历被拍摄成为纪录片,6月18日美国国家地理频道播出的新系列片《危险遭遇》,对巴尔的冒险经历进行了全程播放。

鳄鱼是“基石”,是动力,是和恐龙同时代的唯一幸存者

在谈及他热爱鳄鱼的原因时,巴尔说:“当我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我喜欢恐龙,我想很多孩子都喜欢,它们就像大怪兽一样。等我长大了一些,我开始喜欢鳄鱼。在我看来,鳄鱼和恐龙是一样的。它们在同时期生存过,现在恐龙灭绝了,但鳄鱼还活着,起码生存了2亿年。”

鳄鱼给人凶悍爱吃人的印象,但巴尔博士形容它是动物中的“基石”:“如果将鳄鱼拿走,动物生态系统将起巨大变化。因为鳄鱼孵化后只有手掌这样的长度,是爬虫类、哺乳动物类、鸟类、鱼类等所需的食物资源,幸运生存下来的鳄鱼,长大后则成为其他动物的‘杀手’,提供其他动物再生育循环的过程。像蛇,就是老鼠最大的克星;而鳄鱼更是许多河域生态中调节动物数量的关键,少了它,整个河域生态可能完全崩解。”

目前,他除了在美国国家地理频道任职之外,还对栖息于美国佛罗里达州大沼泽地的短吻鳄进行饮食研究。他分析了一个鳄鱼的生态情况:“鳄鱼的雌雄性是根据气候而定,全球气温不断升高,意味着鳄鱼繁衍时雄性鳄数目将超过雌性,科学家能做的就是平衡这个生态,不断发现鳄鱼巢,然后将蛋取出,经人工孵化,多制造一些雌性鳄,确保鳄鱼的生态平衡。”

巴尔说:“鳄鱼强壮、智慧,经过亿万年的进化成为完美的猎手。不过如今在人类面前,它们却成为了猎物。恐龙已绝种,科学家来不及做什么,而现在鳄鱼从100多种锐减到23种,再不用行动保护,它们早晚也会像恐龙一样走入历史,那多遗憾!”

(陈靖摘自2007年7月9日《北京科技报》)

(作者:王惠民 字数:3489)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