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天使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每个女孩都是天使,我是其中的一个,而许笑然,是另外一个。或许她没有天使的容貌和羽翼,但她同样可以飞翔,同样的自由美丽。一直很喜欢一句话:每个女孩子都是天使。但见到她的时候,我觉得,她不是。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私下

每个女孩都是天使,我是其中的一个,而许笑然,是另外一个。或许她没有天使的容貌和羽翼,但她同样可以飞翔,同样的自由美丽。

一直很喜欢一句话:每个女孩子都是天使。但见到她的时候,我觉得,她不是。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私下里大家叫她小许。她是我们女生6号楼的管理员。

小许应该不会超过30岁吧,表情很冷漠,坐在那间有着宽大玻璃的小屋里警惕地看着女孩子们进进出出。

她很瘦很黑,五官也不好看,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农村女子。她讲蹩脚的普通话,夹杂着浓重的乡音。宿舍一个女孩说她是四川人,是一个校领导的远房亲戚。

小许平时和整个宿舍楼的女孩都没有什么来往,只是制止她们试图把男生带进去或者在关门前喊几嗓子站在外面谈恋爱的人。除此,我们基本上是陌生的。她的工作还有打扫整栋楼的卫生。

后来我常常发现她在看书,不知道是什么书,但挺像那么回事的。

我一直不太喜欢她,我不喜欢不漂亮不快乐甚至连朋友都没有的女子。后来甚至讨厌她了。因为有一次晚上和同宿舍的小夏出去逛街,回来晚了,她不给我们开门,任我们说了一大堆好话也是无动于衷。直到我们都说累了,她才把门打开,唬着一张脸,说我记住你们的样子了,下不为例。

这样的女人,也真是。

可是不喜欢一个人,却偏偏有的时候要和她直接面对。

大一下学期我学会了逃课。那次也是,睡醒了的时候已经9点钟,爬起来端了脸盆去洗漱。打开门时,看到小许正吃力地把一袋子垃圾从卫生间里拖出来。6楼住的都是新生,还没有集体生活意识,总是把垃圾随便乱扔,尤其是洗漱室和卫生间。

我愣了一下,总还是有点心虚的。低着头从她身边绕了过去。却听到她在身后说:你怎么没有上课?

还是那种带着杂质的普通话,听起来让人讨厌。

我说:我……

她说:你是哪个系哪个班的?

我有点慌了,不知道她问这么详细会做什么,情急之下看也不看她就撒了个谎:我感冒了,已经请过假了。

噢,她应了一声,那你好好休息吧,好了就去上课。看着她终于把袋子拖了下去,我才呼出一口气,走进洗漱室。

收拾完毕喝了袋牛奶继续躺回床上时,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打开门看,竟然是小许,在3月依旧寒冷的天气里她满头的汗。我说:您有什么事吗?

她看我一眼:感冒了别光着脚。然后伸出手来:这是感冒药。放到我手里,转身离开了。

我站了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太意外了。把门关上,纸袋里是最普通的那种白色的大药片。她哪里知道,即使我感冒了,也有妈妈给我准备好的最好的感冒药。

但是那次以后,我不太想逃课了,因为不想听到她在楼道里拖垃圾袋子的声音,那么沉重,让人透不过气来。

我们那层楼的卫生一直没有改观,洗漱间到处有扔的垃圾。有一天早上,我还没有起床,忽然听到一个女孩子喊:快看,玫瑰花。

不知道她为什么喊,一个宿舍楼几百个青春明媚的女生,玫瑰花根本不再稀奇。但是起床后,我才知道她大惊小怪的原因,那朵玫瑰花,竟然插在洗漱室一个纯净的瓶子里。只有一枝,在角落寂寞地开着。

是真的很奇怪,谁会把玫瑰花放在这儿呢?

可是从那以后,洗漱室的玫瑰花却再也没有断过,总是在即将枯萎的时候有一枝新鲜的又开了起来。时间长了,没有人再在意它的来处了,只是慢慢地,大家开始整理自己的垃圾,不再丢在公共场所。哪个女孩会当着玫瑰的面那样做呢?

而我,却忽然之间想明白了玫瑰花是谁放的。

终于有一天早上,我看到了轻轻走出洗漱室的那个灰蒙蒙的影子。在她之后,是一枝新鲜的玫瑰花。

那以后,对小许有一种很微妙的感情。并不是喜欢,但总是不经意地留意她。小许还是那样,每天冷冰冰的一张脸,不说话。

有一天我去她那儿领新的卫生工具,看到了她摊开在桌子上的书,我很吃惊,竟然是我们正在学的《大学英语》。

读到大三,多少算是学姐了,慢慢知道小许其实并不是谁的亲戚,只是来这个城市打工的一个四川女子,家境非常不好。一般管理员是不打扫卫生的,可是她什么都愿意做,然后攒了一些钱交了夜校的学费……

据说她来的时候只有16岁,我不知道是哪一年,也不知道她现在的年龄。我依然没有喜欢上她,面对她的冷漠,心里却总在莫名地感动。

而后来的一件事,更是彻底改变了我对她的感觉。

和所有大学里的女孩子一样,我在大二时开始恋爱,他叫非乐。我们很快乐地过了一年,一年后非乐喜欢上另外一个女孩。

那天晚上在宿舍楼前,非乐来还我送他的一些东西,信、台灯、杯子还有其它零零碎碎的。他把它们装在一个盒子里给我。他说:心心,对不起。

我的心忽然崩溃了,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我对他所有的感情,三个字就抵消了。我把盒子扔在地上,我说:不要对我说对不起,我不会原谅你……

我的声音很大,一楼的窗子陆陆续续打开了。

我放声大哭。在我开始哭的时候,忽然身后有个人扯我的衣服,说,别这样,宋心心。

我回过头,看到小许站在身边。她看着我:如果你已经把感情丢了,一定要把自尊留下,不能和你一起坚持的,对你来说一定不是最好的。

然后她伸出手把非乐重新收拾了的盒子接过来:你走吧。你配不上她。

那一刻小许的话,每一个字都说得非常清楚,口音纯正。她的声音在我耳边,像从天际传来,让我一点点清醒。而小许,已经把盒子递给我转身走回了她那间小小的屋子。

那天晚上的事,谁都没有再提,我们没有为此成为朋友或者有更深的交往。但这让我得以轻松地忘记那段爱情。

直到毕业,离开学校也没有对她说一声谢谢。但她却以另外的一种方式走进了我的心。

毕业后一次去参加一个大型的人才交流会时,我竟然碰到了小许。她完全变成了另外的样子,穿职业套装,涂口红,剪流行的那种发式,依旧不漂亮,但那样青春那样光彩照人。我几乎没有认出她,如果不是她喊了我的名字。

这样相对,竟然无言,长时间地看着对方,我们开始微笑。

她放在一个台面上的简历中,我看到了和我一模一样的学历证书、英语6级证书和报关员证的复印件,还有她的出生年月,是1978年12月26日,比我,小了20天。

然后我看到三个字:许笑然,一个非常非常美好的名字。

那一刻我忽然明白,原来那句话没有错,每个女孩都是天使,而许笑然,是另外一个,或许她没有天使的容貌和羽翼,但她同样可以飞翔,同样的自由美丽。

(焦艳摘自《女友》2003年第1期,王小斌图)

(作者:宁 子 字数:2951)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