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行为”醒来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朋友们围坐在一起吃饭,有位先生的手机响了。“是公益短信,”他说,“哦,给你们念念啊——‘知道中国一年要消耗多少一次性筷子吗?450亿双!相当于170万立方米的木材,大约需要砍伐2500万棵大树!’太可怕了!这么巨大的数字!”大家

朋友们围坐在一起吃饭,有位先生的手机响了。“是公益短信,”他说,“哦,给你们念念啊——‘知道中国一年要消耗多少一次性筷子吗?450亿双!相当于170万立方米的木材,大约需要砍伐2500万棵大树!’太可怕了!这么巨大的数字!”

大家慨叹着。有人说:“我看过一篇报道,说湖南农业大学的学生们造过一棵‘筷子树’,是用人们扔掉的几万双筷子造成的。”有人说:“我在承德医学院就亲眼见过这样一棵‘筷子树’,好几米高,相当壮现!”有人叹气说:“那都是森林的另一副面孔啊!怎么我们作践起自家的东西来就一点都不知道心疼?真是败家不等天亮啊!”

大家的眉头紧锁起来。

但是,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此时此刻,大家每人手中都拿着一双一次性筷子!

——瞧,我们的意识觉醒的时候,行为却在无耻地酣睡。在意识和行为之间,出现了一个让人沮丧的断裂。造成这个断裂的,是无知无觉,是麻木不仁,是徘徊观望,是惯性惰性,是自宥自谅,是明知故犯……

我们叹惋着自己的森林,却不愿意从自身做起,拒绝使用一次性筷子;我们埋怨着中国人的素质差,却自觉不自觉地用实际行动往这“差”上不懈地增添着新的差。

曾在报纸上看过一幅照片:一位帅气的男子恬然地骑坐在圆明园“大水法”已出现明显裂痕的石柱上,让朋友拍照留念。无独有偶,长春溥仪昔日办公的场所勤民楼的一楼常年进行着勿忘“九·一八”展览,老一辈革命家题写的“不忘过去悲痛史,激励后人报国心”赫然在目,而二楼的照相部里就有人身穿日本“皇军”军服,腰间挎一把大军刀,摆个pose照相!我想,如果我们热衷于把耻辱当成好玩,把沉重当成戏谑,那么,我们精神的圆明园将更残破,我们生命的“九·一八”将更悲伤!

——“荒芜”。我越来越惧怕这个词,也越来越憎恶这个词。当我在万米高空上看到衣不蔽体的祖国,我有一种心悸的感觉。我不愿意看到有那么多的“筷子树”凄然诞生,不愿意面对据说是“连房顶上都该种满了树”的虚假植树统计数字,我不愿意看到那些带着忧国忧民表情的人,一边糟践着森林,一边为死去的森林唱着动人的挽歌;我更不愿意看到自然的荒芜蔓延到人的心域,让人的心那么可怜,不生长铭记的草,不开放血性的花,不挺起尊严的树。

当饭店的服务员递给你一次性筷子时,你能不能说:请你收起!

当看到有人恬然坐到“大水法”的石柱上时,作为一个不相干的人你能不能说:请你下来!

当遇到有人穿上侵略者军服手持侵略者的军刀拍照时,作为一个旁观者你能不能说:请你自重!

鲁迅说,“……几百年之后,我们当然是化为魂灵,或上天堂,或落了地狱,但我们的子孙是在的,所以还应该给他们留下一点礼品”。一想到我们的子孙将每日“享用”我们遗留给他们的“荒芜”,我们的魂灵,怎能够得到片刻的安宁?

让自己克服一些麻木冷漠,让后死的树和后来的人能够感恩地说:有一个人,曾奋力救起过自然与心灵的一丝绿色……

(赵轩摘自《深圳青年》2006年7月上半月刊)

(作者:张丽钧 字数:1309)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