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骑着披萨来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每一个女人都有自己的运气,有人遇见骑白马的王子,有人遇见烙大饼的厨子……1周末餐厅里,邻座一个乖乖女在讲电话——“你什么时候才能到呢?半个小时?哦!没问题没问题,亲爱的我可以等,我给你点了牛排,五成熟好吗?还有哦,要

每一个女人都有自己的运气,有人遇见骑白马的王子,有人遇见烙大饼的厨子……

1

周末餐厅里,邻座一个乖乖女在讲电话——

“你什么时候才能到呢?半个小时?哦!没问题没问题,亲爱的我可以等,我给你点了牛排,五成熟好吗?还有哦,要下雨了,你带伞了吗?没带?那我去接你吧,你在办公室等我!我有伞我带了两把伞呢!”

她从我身边走过,手里根本没有伞。

可怜的女人——在周末人满为患的餐厅排一个多小时队终于抢到位置,可是她等的男人还要迟到,下雨了她明明没带伞,却巴巴地要去接他……

自古痴心唯妇人。

我呢?我也好不到哪里去。盛义文今日干脆爽了约,他在电话里明确告诉我:“有一个朋友从上海过来,场合不适合你来。”

我说:“是不是来者是女人啊?”盛义文倒很坦诚,一点都不想装:“我高中同学,也是我们公司的客户代表。”

既然提到公司公事,理由一百个充分,我也就甭给人添乱了。

这家小小的西餐厅很难订位,星期三我就预约了,提心吊胆等到了星期五,盛义文不来,我自己吃!

西餐厅的拿手好菜是海鲜披萨,我要一只七寸的,再来个水果沙拉。每当心情不好时,我就把减肥这事儿抛向脑后。

晚上盛义文打我电话:“去我办公室把我的笔记本拿来,我现在急着用。”

“你自己不能去拿吗?”

“我正和客户谈事,求你啦。”

既然求我了,我怎么也得给人面子。看一下表,九点一刻,我叫出租车直奔盛义文的公司,之前他和保安已经讲好,我顺利进入办公室,拿到笔记本。

出了办公楼却不小心摔了一跤,为了保住电脑,我以极滑稽痛苦的姿势摔倒,膝盖青肿了。

可是盛义文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我看看自己,是啊我怎么穿着背心仔裤就跑来了!那客户站起身,和我握手,看得出是个极有修养的女子,那叫一个优雅!更把我衬得像个村妇。

她问盛义文:“这是你的女朋友吧?”

盛义文说:“是……哪里啊,我同事。”

盛义文以哀求的眼神看我,要我替他撒着谎,不要穿帮,同时小声说:“你先回去休息。”

我冷笑了一声,悲从中来。我成了他的同事!多好玩!同事大半夜给他送电脑!“既然来了,我陪你们喝一杯!”说着我就看酒单,装作老练地对侍者说,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我咕咚咕咚喝下三大杯酒,然后站起身。“我先走啦,盛同事,你们宾主尽欢,宾主尽欢啊。”

没有人追上来,大半夜的,我摇摇晃晃在马路上走。

我想,我真傻得不轻,盛义文明明不爱我,可我却死乞白赖地喜欢他。他有什么好?他不过是相貌英俊,博士毕业,出身世家,比较有钱。这些真的重要?

他对我说:“你哪都挺好,就是不够骨感。”

一句话弄得我3天没吃饭。我要瘦,一定要瘦下来!

我变着花样虐待自己,一点儿不手软。喝减肥茶、爬楼梯、跑3000米……怎么残忍怎么来,只要能瘦。

那时候我很快乐,我觉得盛义文是我的白马王子,他选择了我,令我觉得灰姑娘的故事不是胡扯,我一下子变得高贵起来。

盛义文在半年后跳槽去新公司发展,见他一面我得坐出租车横穿整个市区。薪水有限,但为了不迟到,我只能大把大把地往出租车里塞钱。

2

然而现在盛义文说我是他同事——这话在喝醉后回味起来,越发悲凉。

不知不觉,我走到那家小西餐厅。夜深人静,餐厅已关门,几个服务员正在收拾桌子。我忽然饿了!我好想吃披萨。我扑过去擂门,一边哭一边喊:“我要吃披萨。”

餐厅里的人被惊动,走出来一个大高个儿:“您看都几点了,明天再来吃披萨吧。”

我不容分说挤进门去,我拍着桌子:“等不到明天!我要吃披萨!我不要减肥了!”

然后我坐在那里,哭得叫一个凄惨。

大高个儿对一个服务员说:“我来做,你打下手。”

20分钟后,一只新鲜出炉的披萨端出来了。我数着,我一共用了29口,就把一只披萨给干掉了。吃完我抬起头,发现整个餐厅的工作人员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大高个儿说:“噎着了?要不要喝水?”

我咕咚咕咚喝水,忽然觉得这个据案大嚼的女人才像我,以前那个节食的淑女根本不是我。哦,原来的我,不染头发,不化妆,不爱穿裙子,一双球鞋走天下,多么潇洒。

吃得太多,打了个饱嗝。

下意识地捂嘴巴,后来想想,盛义文又不在,怕什么!我又打了个饱嗝。

如此我一步一个饱嗝往回走,觉得自己很像猪八戒。

猪八戒没想到身后跟着人,直到过马路有车从身边惊险地擦过,那人伸手搭救一把。回头一看,是餐厅里给我做披萨吃的大高个儿。

“当心啊小姐,要不然你还是坐出租车回去吧。”

我掏了掏裤兜,嘿嘿傻笑:“我没钱!”

这人从口袋里拿出50块钱:“喏,你拿去。”

我接了钱,坐出租车顺利回家,倒头大睡。

醒来时我分外后悔。

想起昨天吃了人家披萨好像也没付账,人家还借我50块钱,真是酒后无德。于是步行去那遥远的餐厅还钱。

餐厅还是爆满,我挤到前台:“请问你们这里那个大高个儿,长得有点像电影演员刘青云……”

不一会儿,大高个儿出现了,白天穿着制服还是挺帅的,胸牌上写着“红番茄西餐厅总经理”。

我说:“我来还你钱,谢谢。”

他却脸红了,“其实不用还了,你在我们这里消费过几次,就当优惠。”

那怎么行啊!

他只好接了钱说:“以后请再光临。”

3

我终于和盛义文一起光临了红番茄西餐厅一把,他进门就皱眉,嫌光线暗,人太吵,看菜单上写错的英文就发出悚人的大笑。

菜还没上,他的电话响了,于是他坐在我对面连着打了几个电话。

我轻轻推推盛义文:“别打了,快吃吧。”

他关掉电话的时候很生气,大声说:“不要在我讲电话时说话!0K?”

他英俊的脸变得可恨。我也大声起来:“不要在我吃饭时讲电话!You understand?”

“咦,你吼我!告诉你实话吧,今天我本来是和你谈分手的,看来现在不必多说什么了。”

他站起身。我也站起身,然后,我把一张汤汁淋漓的大披萨照着他的脸就丢过去。上面的蜗牛、圆白菜、洋葱丝糊了这有修养的人一脸。真好看!

盛义文走后,我震天响的哭声几乎吓跑了餐馆里全部的食客。

天都黑透了,服务员打着哈欠在等我。大高个儿走到我旁边:“你哭了两小时零18分了,饿了没有?”

我没说话,肚子却咕咕叫。

我说:“对不起,影响了你们的生意。”

“那你补偿我们好啦,就在这儿消费吧,别再出去喝酒啦,像上次多丢人啊!”

我点了个套餐,可我发现这套餐足有平时的两份之多。

“喂,你想干吗?同情我吗?我用不着!我有手有脚,一次失恋算啥,没人爱我我爱自己,我什么也不怕。”我吃饱了,把钱丢给大高个儿,然后推门而去。可是我马上后悔了,那一桌子的菜……我又转回身,决定将它打包带走。这时候我看到玻璃门内,大高个儿正指挥服务员们把披萨打包,然后他提着盒子往外走,也看到了我。

“喏,就知道你想打包。”

“谢谢喔!”

“小杜,有空再来。”

“你怎么知道我叫小杜?”

“我……”他被我问得没了词儿,只好举手投降,“我从你来这餐厅第一天起就注意你了,你一直在等人,可是你等的人一直都迟到,要么就不来,今天我终于看到他了,我想告诉你的是,你离开他是正确的,那个男的不适合你!”

“那谁适合我?”

“我。”

忽然间,一种温暖的情绪漫上来,我一时间呆住了。

我很久没有再去光顾那家餐厅。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公司对面新开了一家披萨饼店。

午饭时我去了,一进门就看到了大高个儿。

我嬉皮笑脸地说:“搬这儿,不会是为了方便我吧?”

他一本正经地说:“是为了方便我——方便我时常见到你。”

我有点想哭。但我还是很开心地笑了。

店里总有一些女人在等人,我又遇见上次那个乖乖女。

这次,她等的人如约前来,她看上去是那么幸福。

我呢,我也很幸福。因为我的男朋友不需要我等,只要我下楼,过一条街,推开餐馆的玻璃门,他准在那里等我。

每一个女人都有自己的运气,有人遇见骑白马的王子,有人遇见烙大饼的厨子。遇见王子的别美得太早,王子不爱你,让你受委屈,让你自己糟蹋自己。遇见厨子呢,厨子没那么多心眼儿,不怎么爱挑剔,并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每个厨子都不希望他的女人减肥。我想,我还是偷着乐吧。

(郝伟摘自《爱人》2006年6月下半月刊)

(作者:榛 生 字数:392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