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工棚走出的博士生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1993年9月,谭文从邵阳市农业机械化学校毕业后,分配到了湖南汽车制造厂生产计划处从事生产计划工作。但是,正当他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却被宣布下岗了,当时谭文进厂还不到两年。宣布下岗那天,谭文不知自己是怎样走出办公

1993年9月,谭文从邵阳市农业机械化学校毕业后,分配到了湖南汽车制造厂生产计划处从事生产计划工作。但是,正当他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却被宣布下岗了,当时谭文进厂还不到两年。宣布下岗那天,谭文不知自己是怎样走出办公室的。躺在宿舍的单人床上,望着天花板,谭文不禁泪水长流。

下岗打工 初尝艰辛

1973年,谭文出生在湖南新邵县下源乡的一个偏僻山村,这是邵阳市最贫困的一个乡村。在兄妹三人中,谭文排行老二,尽管父母起早贪黑地忙碌着,一家人的生活仍然很窘迫,更何况还要供孩子们读书呢。谭文从小读书一直发奋努力,成绩很好,家里也对他寄予厚望。

但由于种种缘故,谭文只考了一个中专。这在那个穷山村来说,却也是一件喜事,这就意味着谭文将从此走出这个穷山窝,到城里去过好日子了。为此,父母几乎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了,妹妹也辍学在家。

而眼下,刚参加工作还不到两年就下岗的现实让自尊心极强的谭文十分痛苦——怎能有脸回去面对曾指望他有大出息的父老乡亲?今后的路又该怎样走呢?想着想着,谭文不禁冒起火来,一脚把房子里的一只脸盆踢得叮咚响。这一响,把楼下一位正在午休的工人师傅也踢出了火,他怒气冲冲跑上楼来。可推开门,看见泪流满面的谭文,师傅觉得肯定有什么难言之苦,便一把抓住谭文的手,拉他下了楼。在师傅的一再追问下,谭文说出了下岗后的难处。这位工人师傅一听,便开导他:“小伙子,不要遇到事,就沉不住气嘛!你还年轻,人生刚刚才起步,对你们年轻人来说,下岗又算得了什么呢?只要发奋努力,大好的前程在等着你啊!你看我,快50岁的人了,上有老下有小,下岗后天天靠蹬三轮车为生,不是也照样在过日子吗?”谭文经这位工人师傅一说,顿时豁然开朗,便决定到广东沿海地区去闯闯世界。临行前,同学就劝谭文买张假大学文凭,到广东那边找工作会好一点。但谭文没有这样做,他说,我家里父母从小就教育我,要做一个诚实的人。做人不能没有志气,做这事我脸红。

到了广州后,谭文来不及找旅馆就找起了工作。谭文最初的想法是到一些公司去做文员或管理,他想,自己是学机械专业的,又在工厂里从事过管理工作,应该没问题。但大多数公司见他学历较低,都把他拒之于门外。当时谭文真的有点后悔没有听同学的话,买张假文凭应聘。为了尽快找到工作,情急之下的谭文心想哪怕干保安、当保管甚至连清洁工也愿意,但到广州打工的人特别多,招聘单位很挑剔,即便这样的工作也无法找到。一家公司招聘保安,谭文满怀希望地去应聘,结果负责招聘的人事经理说他个子不够高,要他回去好好吃几年饭,长高了再来,把谭文气得不得了。

坚持自学 立志考研

在广州一连转了好几天,工作仍没着落,身上的一点盘缠也所剩无几了。困境让谭文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望着天花板,谭文不禁又悄悄地流下了眼泪。

万般无奈之下,抱着试试看的心情,谭文给一位在广州增城打工的同学打了一个电话,把自己下岗来广州寻找工作的事向这位同学说了。在同学的帮助下,谭文终于在增城新塘镇的一家服装公司找到了一份仓库管理员的工作,月薪400元。谭文心里挺高兴,因为这是他在岗时工资的两倍。等谭文去了才知道,这400元工资并不好挣——一人要身兼数职,既是仓库管理员,又是保管员、搬运工。每天进出货很多,装车、卸车,一天下来谭文几乎就没闲过。夏日的广州,室内温度常高达40多度,穿在身上的衣服是湿了干,干了湿。到了晚上,谭文就住在仓库的一间房子里。房间窗户很小,空气无法对流,热得就像蒸笼,电风扇刮出来的都是热风。在这样的环境中,谭文便静下心来想:今后要想再重新找到一个理想而安稳的工作,惟一的办法还是读书。只有知识才能改变这种卖苦力的命运。在来广东之前,谭文就在工厂里参加了湖南大学经济管理专业的函授大专学习班,再过一年就要毕业了。谭文不想放弃。于是,他从提袋里翻出书,自学起来。拿着书本看了不到几分钟,汗珠就不停地滴落在书本上,谭文就找来一块湿毛巾,边擦边看。实在受不了,就冲个凉水澡。不光是热,蚊子也多得不得了。蚊香、扇子根本起不到多大作用。看一会儿书,谭文常常被蚊子咬得“遍体鳞伤”。但不管条件如何艰苦,谭文始终坚持着。有付出就有回报:一年后,谭文顺利通过了各科目考试,如愿以偿地获得了湖南大学经济管理专业的函授大专文凭。取得了大专文凭后,谭文心想,这只不过是自己上了一个小台阶,还不能代表什么,要想摆脱眼前的境况,必须扎扎实实地多学点真本事。人绝不能屈从于命运。于是,谭文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报考研究生。

搬砖挑沙 考研成功

谭文深知考研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况自己这样一个打工仔。但心中有了这样的目标,哪怕是上刀山、入火海,谭文也要闯一闯。俗话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从此,谭文对自己的要求更严了。白天是绝对没有时间学习的。到了晚上,不管白天工作多累多重,谭文总是要坚持看书做笔记到深夜。为了学好已荒废了数年的英语,谭文买回录音机和磁带,啃书本、背单词,甚至连吃饭、上厕所都不放过。他自信:只要自己刻苦努力,记忆一定会被唤醒。但使谭文感到更头痛的是,一些习题如果没有老师辅导,根本就看不懂。像高等数学这门课,谭文就自学得很费力。实在搞不懂的,只好利用休息时间到附近的一所中学去请教一位数学老师。这位老师的教学任务很重,加上高中的数学还未上到高等数学这个地步,要辅导谭文,这位老师还要重温过去大学时学过的课本,一些难题,她也不可能一下子弄懂。谭文也不好意思经常去麻烦人家解决难题。但事后当这位老师得知谭文是位打工仔,在准备自学考研时,被谭文的这种志气和抱负所感动,主动把自己家的电话号码告诉了谭文,并对谭文说:“小兄弟,今后如果有弄不懂的地方,你随时可以打电话来问,不要怕麻烦,共同学习吧!”事后,当谭文打电话去向她请教数学难题时,这位老师就耐心地拿笔先记住题目,然后让谭文在电话亭耐心等待,等她弄懂之后,她再打电话过来告诉谭文,有时他们在电话里一聊就是个把小时。

就在谭文雄心勃勃准备大战一场的时候,谭文被服装公司老板无故辞退了。没了工作,谭文心想,只要有了落脚的地方,不管多苦、多累,仍要把学习坚持到底。不久,谭文在家乡来的一个建筑队联系到了一份活。初来乍到,谭文干的是搬砖块、挑沙石的体力活。一天十几个小时下来,累得骨头像散了架似的。盛夏的广州气温高,又闷又热,何况还要在被太阳蒸烤的建筑工地上做体力活呢?到了夜晚,谭文就与十几个工友挤在一间棚子里。为了不影响其他工友休息,谭文看书从不敢开灯,只是借着路灯透进棚子里的光亮。因为实在太累,谭文常常是拿着书本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工友们都感到惊奇,善意地劝他:“人都要累死了,你还看什么书,身体要紧啊!”当然也有讽刺挖苦的:“想出息,还是到家里看书好,何必要来与我们一起受这个罪呢?”谭文笑了笑,没有吱声。不过,谭文多了个外号:“谭博士”。

建筑队老板知道谭文在这种环境下还在顽强地坚持自学,对他很是佩服,特意照顾他进伙房帮忙。到伙房干活,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伙房加上谭文一共才3人,每天一日三餐要搞出100多号人的饭菜。但这毕竟比在工地上挑砖块和泥沙要轻松得多。有时甚至还有一些空闲时间。这样,谭文一有空,就随便找一个角落坐下来看书。

1998年2月,谭文回湖南参加了第一次研究生考试。

因为对书本知识理解不透彻且临场发挥不佳等缘故,谭文以8分之差名落孙山。但谭文没有灰心,决心来年继续努力。决心已下的谭文,除了干活之外把所有的精力全投入到了学习上,每天睡眠时间不足4小时,人瘦得几乎脱了形。工友们见了,都说谭文是在玩儿命。不过,大家还是被感动了。一起干活的师傅也尽量地给谭文一些帮助,要是自己手头忙得过来,就主动让谭文到一旁看书去。

一转眼又到了2月,谭文考研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工地老板照顾谭文,让他提前15天回湖南参加考试,并许诺不扣他工资。谭文一回到湖南,便躲在原工厂的宿舍里,足不出户,一心扑在学习上。2月28日,谭文再次走进了考研的考场。当考完最后一门回到宿舍后,谭文倒在床上睡了整整一天一夜。

1999年8月初,谭文接到了原工厂人事处的电话:他已被云南民族学院国民经济学专业录取为硕士研究生。放下话筒,谭文的泪水夺眶而出。当工友们得知谭文考上了研究生的消息后,工地上一下子沸腾了,那些没什么文化、平时说粗话讲痞话却又很憨厚的工友们,竟高兴得把谭文抬了起来,抛来抛去。工地的老板也感到脸上有光,破例提出当晚加菜,因为这是他这支建筑队组建以来第一次出现的新鲜事。

熄灯最晚 提前毕业

尽管坐进了云南民族学院宽敞的教室里,但随之而来的经济问题又让谭文大伤脑筋。谭文读的不是公费研究生,每年6000元的学费着实很棘手。尽管打工几年有了一点积蓄,但考研、买书、买资料等也花费不少;贫困的父母也不可能再给谭文太多的帮助;由于档案关系转到了学院,工厂每个月几十元的下岗生活费也没了。

为了多赚几个钱贴补费用,谭文一连承担了三份家教。为了节省车费,谭文坚持骑车数十里去做家教,并把自己的生活费用严格控制在250元左右。每年的寒暑假,别的同学都回家去了,可谭文却很少回过家,为的是能将一来一往的开支节省下来。

学习上,谭文却从没有半点松懈。为了不耽误学习,谭文每晚做完家教回到学校,总是坚持把当天的功课温习完,直到弄懂、记熟。老师和同学们都知道,研究生公寓的灯,总是谭文寝室的熄得最晚。然而,每天最早出现在教室的肯定也是谭文。由于他的发奋努力,谭文由入校时第一学期的26名,一举跃到了第二学期的前11名。在云南民族学院,他的任课教授和导师以及周围的同学对谭文的评价都很高,说他是一个舍得吃苦,上进心特强的好青年。

第二学期,谭文获得了学院的五达观奖学金。当他领到这笔3000元的奖金后,除了还清向老师、同学借的学费欠款外,还向当地的希望工程捐了200元。他的任课教授和同学们都说:“作为一个靠打工自费读研的下岗打工仔,谭文的这种精神多么难能可贵。”谭文却说:“我是一个来自贫困山区的学生,我深知农村的孩子,特别是贫困地区的孩子读书的不易。为他们做点什么是完全应该的,只是我目前还不能。”

2001年6月,谭文顺利地通过了他的论文答辩,提前半年硕士毕业。

甘坐炼狱 考上博士

毕业前夕,谭文接到了数家单位的聘用意向,家乡湖南的一所名牌大学也向他发出了邀请,并提出优先解决一套100多平方米的住房。谭文为此备感欣慰:这些年来自己付出的努力没有白费。面对这些优惠的条件,经济并不宽裕的谭文坦言自己也曾动心过,但在经历过这么多艰苦磨砺之后,谭文还是选择了放弃——他将自己的目标定在了考博。谭文心想:既然自己这么多年都苦过来了,再苦几年又算得了什么呢?更何况这是个知识不断更新的年代。于是,谭文又过起了炼狱般的生活,整天不是泡在图书馆,就是在教室看书,有时连饭也顾不上吃。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1年10月,谭文如愿考取了上海财经大学,成为该校金融学专业国际金融研究方向的一名公费博士研究生。从此,谭文的人生步入了一个新的高起点。在这所现代化的大学校园里,谭文可谓是如鱼得水,他不用再去打工读书了,因为学校每月350元的生活费,对省吃俭用惯了的谭文来说,已经足够了。谭文把所有的精力全部用于学习、研究上,先后在国内外的学术刊物上发表了数篇很有分量的学术论文。他的《亚洲货币合作中我国的货币导向》的研究课题,受到了国际金融界一些权威人士的高度评价,并准备作为列入国家课题的重要选题之一。

目前,谭文正紧张地投入到博士论文的撰写中,对于将来,这位下岗后自学成才的年轻人表示,一定要将自己的知识转化为财富,为社会贡献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

(作者:肖毅彪 字数:4996)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