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仇恨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琼恨一个人,她还告诉5岁的儿子:“你这辈子应该永远记住一个人——良,他是我们共同的仇人。”因为良,琼失去了丈夫,5岁的孩子失去了父亲。其实,良并没有罪,他是因为正当防卫杀死琼的男人庆的。那天庆喝了许多酒,在麻将桌上,和

琼恨一个人,她还告诉5岁的儿子:“你这辈子应该永远记住一个人——良,他是我们共同的仇人。”因为良,琼失去了丈夫,5岁的孩子失去了父亲。

其实,良并没有罪,他是因为正当防卫杀死琼的男人庆的。那天庆喝了许多酒,在麻将桌上,和良发生了口角,很激烈。庆便提着一把刀,红着眼,满村子找良。

良便跑,他不想生事。和一个酒鬼计较,本身就是一件没意思的事,但是,良发现喝醉的庆已丧失理智了。庆跑到良家里,用刀顶住了良的妻子,良知道后,便发疯似地往家奔……

为了保全妻子和自己,良抓起一根木棒不顾一切地砸向拿刀的庆……

良被判无罪后,完全变了一个人,酒戒了,烟也戒了,而且信了基督教,很虔诚。良想对庆的妻子和儿子做一些补偿,因为他总感觉到良心不安,毕竟是他让人家失去丈夫和父亲。良来到琼那儿,请她原谅自己,他说愿意拿出一些钱帮助孩子读书。

琼见了良,便发疯似地抓他,骂他是杀人犯,要遭报应的,她和儿子会一辈子记着他,永远恨他。对此,良无言以对,听任一个女人作最恶毒的诅咒。

琼失去丈夫后,生活无着,后来改嫁到很远的一个村子。但是不久,她的第二个丈夫在一次矿山事故中被砸断了腿,只得在集镇上摆一个水果摊赚点生活费,她的生活再一次陷入困境。琼在一个村办的食品厂上班,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赚6块钱,生活的压力让她像一个陀螺一样转个不停,她甚至开始慢慢淡忘自己的仇恨了。

琼得为儿子的学费赚钱,得为自己的一日三餐奔命,这就是她生活的全部。

琼的儿子因为在学校里被列为扶助对象,很快就得到一个人的资助,每月100元钱。这个数字,对于他们来说,已是不小的数目了。资助者是一个城里人,从汇款单上的地址可以看出,钱是从城里汇出的。

当琼第10次领钱的时候,她觉得应该认识一下这个人,向对方表示一下谢意。但是,她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因为她到城里去查过,但地址和姓名全是假的。

钱每月按时汇着,一直进行了5年,一共是6000元。孩子读完了初中,升入重点高中。

这件事在当地引起了媒体的注意,一个人隐姓埋名资助一个学生5年,这可是一个很好的新闻素材。

报社让几位记者设法寻找到这个资助者。记者通知了资助人经常汇款的邮局,让他们协助寻找。终于,在一个下雨的傍晚,那个资助者找到了——竟然是一位妇女,一个脸色憔悴的卖菜农妇!

记者问农妇为什么要资助那个学生,农妇硬是不肯说。在记者的多次说服下,她终于说明了原因:“我不是资助者,而是替丈夫赎罪。当年我的丈夫正当防卫杀了这个孩子的父亲,我的丈夫一直为此郁郁寡欢,不久便病逝了,他临死前,让我一定替他赎罪。”

记者便问她:“你怎么有能力每月出100元钱呢?”农妇说:“我学会了种菜,每天挑着菜篮进城卖菜,一个月有200多元的收入。”最后,农妇对记者说:“不要让他们知道,我想资助那个孩子到考上大学为止。”

琼知道了钱是当年的“仇家”送的,是一个和她一样不幸的女人卖菜赚下的。琼说她要见见那个女人。

琼带着和她个子一般高的儿子来到那个让她伤心的村子,在村里人的指引下,他们来到了农妇的家。农妇见他们来了,“扑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琼和儿子奔过去,想拉起她。农妇说:“我替丈夫给你们赔罪了。”

琼也哭了,她望着“仇人”家破烂的土坯房和这个卖菜供她儿子上学的瘦弱的女人,叫声“大嫂”也跪在地上。琼拉着那双粗糙的手,眼泪喷薄而出。

琼现在早已没有仇恨了,她拉着农妇的手说:“这让我如何报答你呢?”琼让儿子给农妇磕几个头。琼的儿子最后说:“以后我挣钱了,我会供养我妈和大婶您的。”两个女人听罢,哭成了一团。

(刘星摘自2002年12月31日《现代家庭报》,杨倩图)
(作者:陆勇强 字数:1617)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