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驼、飞鸟和鱼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骆驼骆驼总是一副中规中矩的样子,很平常。骆驼个子很高,像很多高个子男生一样,篮球打得不错;骆驼长得不帅,脸上总带着有些傻气的笑,像其他不帅的男生一样,骆驼从没有关于女生的烦恼;骆驼从不做出格的事,从不在上课时喝

骆驼

骆驼总是一副中规中矩的样子,很平常。骆驼个子很高,像很多高个子男生一样,篮球打得不错;骆驼长得不帅,脸上总带着有些傻气的笑,像其他不帅的男生一样,骆驼从没有关于女生的烦恼;骆驼从不做出格的事,从不在上课时喝水,聊天,从不在背后说人坏话。天再热,骆驼的衬衫领子也总是很白,最上面的扣子也总是很老实地呆在扣眼里。

骆驼的每本书、每本笔记本的封面上总是一笔一画地用黑笔写着“莫一林”三个字,一点也看不出高三学生的浮躁。

骆驼的背并不驼,走起路来很挺拔的样子,连骑车也是笔直地坐着,更没有两个驼峰,骆驼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被叫做骆驼。也许,因为他有两个朋友,一个叫飞鸟,一个叫鱼。

飞鸟

飞鸟不是鸟,可是飞鸟总是很自信地向着蓝蓝的天空大叫:

“I believe I can fly. I believe I can touch the sky.”

说实话,飞鸟那两只修长的臂膀实在不适合当翅膀,它们太瘦了,羽毛没有地方插。飞鸟那两只手确实不是翅膀,那是用来拉小提琴的。自从那次校庆演出后,飞鸟走在校园里经常会有女生很热情地招呼他:“凌天翔,凌天翔。”飞鸟很喜欢这种出名的感觉,被所有的人认识,那是一种幸福。

飞鸟才不听老师和家长的劝告,飞鸟要按自己的意愿生活。所以飞鸟总是可以在“作业+考卷+连天的呵欠=高三”的等式中偷出一点空闲,去看电影,去拉提琴,去上网。

飞鸟有这么做的资本,他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飞鸟常说:“今年9月,我将是北京大学外语系的学生。”飞鸟学外语的目的是为了出国,他总想飞出去。

鱼是个女孩子,是个名叫柯亦晴的清爽的女孩子。

这是条很奇特的鱼,常会说出些让人瞠目结舌的话。

比如鱼说:“学校其实是类似摇篮的集中营。”于是骆驼和飞鸟很诧异地望着她,就像望着一条在水中冒着泡泡说着话的鱼。

鱼并不像飞鸟一样狂,尽管她的成绩也不差。她每晚学习不超过11点,因为一到11点,她就会像条件反射一样冲杯牛奶喝掉然后睡觉,牛奶对她有种催眠的作用。

鱼很快乐,别人总用天真来形容她。鱼是那种不骗人的人,不是不想,而是不会。鱼深知现在的学生是很虚伪的,明明会了说不会,明明学到一两点钟总是说10点不到就去见周公了。鱼也想这么说,但是太笨了,她说谎就一定会被拆穿。

鱼不是假小子型的女生,而是很女生的女生。鱼也不知道怎么会和两个男生成了朋友。

也许,这就是缘分?

鱼和骆驼

鱼和骆驼的相识并不偶然,而是必然。初中三年,他们一直同班。

但是骆驼是那种没有声带的怪物,初中三年没和鱼说过一句话。

直到考入这所学校,直到高二分班。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遇到旧时的同学,鱼有些感动。于是,他们顺理成章地成了朋友。鱼逗骆驼:“莫一林啊,老师叫你去。”骆驼腾地站起来,大步往外走去。鱼接着不紧不慢地说:“叫你去买饭的时候帮柯亦晴带一份。”骆驼站住,无奈地苦笑,呵呵,又被耍了。鱼过生日,骆驼在请她吃了一顿后终于忍不住说了句:“为什么每次过节或过生日都是我请你?”鱼吃着用骆驼阵亡的钞票换来的薯条,说:“好的,下次我让你请。”骆驼满意地笑了。他没发现有什么不对。

鱼和飞鸟

鱼和飞鸟的相识有些戏剧性。飞鸟拎着湿淋淋的拖把上楼。拐弯时,拖把闯祸了。它把一个女生的白裙子弄脏了。

飞鸟终于知道昂着头走路的坏处,低声下气地说:“对不起。”没想到“白裙子”一阵风似的跑了。

飞鸟正暗自庆幸小事化了,“白裙子”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还好洗干净了。凌天翔,记住你欠我柯亦晴一份人情!”

飞鸟直到现在也没还上那份人情,只是多了一个好朋友。

飞鸟可不像骆驼那么好欺负,所以鱼也不欺负他。

飞鸟常喊:“高三是黎明前的黑暗,孕育着美好的未来。”飞鸟的作文极差,这话还不知从哪儿搬来的。

鱼总是接上一句:“也孕育着更黑暗的夜晚。”

讨不到什么实质上的便宜,嘴上讨点便宜也是挺开心的。反正鱼的脑子里满是这种东西。

飞鸟就是欣赏鱼的这一点,高三的生活太压抑,只有在鱼那儿才能得到看得见的快乐。

飞鸟和骆驼

这两个人相识可不容易啊!要不是那次飞鸟在球场上负伤,恐怕骆驼还叫莫一林,飞鸟仍是凌天翔。

飞鸟真的只能玉树临风地站在那儿拉提琴,至于篮球,他的技术差到他一拿到球对手就窃笑,而且停下来看他,连他的队友也一样。

骆驼是惟一一个去防守他的人。球拿到了,飞鸟也倒下来。飞鸟的“翅膀”擦破了皮,流血了。于是骆驼作为肇事者,很自责地陪飞鸟去了校医务室。

后来骆驼就认识飞鸟了。只要骆驼提议打篮球,飞鸟就堂而皇之地拒绝:“不去,我太容易受伤了,这种运动太暴力!”

骆驼纳闷儿:篮球有拳击那么暴力吗?

鱼只能提醒好心却碰了一鼻子灰的骆驼:“笨呐,你还想让他再受伤一次,再丢人一回?”

于是骆驼终于知道了飞鸟的致命弱点。

骆驼、飞鸟和鱼

骆驼很认真地学习,习题做了一本又一本,“多做才会懂”。骆驼的父亲恨不得每天有25小时外加一个星期八。可怜的骆驼在高三的烈日下在高考的鞭子下吃力地走着。

飞鸟和鱼连拉带架地把骆驼从明亮的教室里拉出来时,校园里早已漆黑一片,只有几间高三的教室还亮着灯。

“傻子,走啦,别学了。去吃夜宵了!”飞鸟琢磨着蹭顿饭。“骆驼,这次我们请。”鱼说。

骆驼望着高三的教室:“为什么高三的教室要在5楼呢?”

“那是告诉你离天堂不远了。”飞鸟自信地说。

“也是警告你当心一失足成千古恨。”鱼冲着飞鸟嚷。

高处不胜寒。骆驼感到一阵寒气。

第一次模拟考试的成绩下来了。飞鸟考得不错——情理之中。骆驼考得很好——努力的结果。鱼考得不是很理想,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水里缺氧,考试稀里糊涂。也许是考前那几杯提神的咖啡坏了事。考试的几天里鱼都黑着眼圈,那双很大的鱼眼睛快和大熊猫的眼睛差不多了。

“我只适合在混沌中过日子,清醒的时候就完了。”鱼笑笑。

骆驼和飞鸟不知道牛奶和咖啡,只是奇怪这种时候鱼还笑得出来。

当然,原因是鱼没有压力。鱼爸爸和鱼妈妈说:“无论你有没有考上大学,我们都一样永远爱你。”鱼很感动,两只眼睛开始冒泡泡。飞鸟说,他对于所有的模拟考都不在乎,除却高考不是考。所以飞鸟依然很放肆。

但是放肆得出事了。

高考临近,天气越来越热,心情越来越烦躁,教室里的火药味越来越刺鼻。

一言不合,飞鸟抓起满盒的粉笔朝那个多嘴的贾忆扔过去,贾忆怪叫一声躲开。

满满一盒粉笔砸在刚进门的胡老师身上。笑容在所有人脸上僵住。空气一时间凝固了。

愤怒和不满在老师脸上蔓延开来,渗进一道道皱纹里。

“谁?”老师厉吼。

没人答。天不怕地不怕的飞鸟也没拍拍翅膀跳出来。

有人跟着老师走了。前方一个不到√3米的身影,后面跟着一个相当挺拔的高个子。

是骆驼。

拐角处的办公室里传来惊天动地的大吼:“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解决了吗?这是人格问题!尊师重道是做人起码的标准!”

“我说了‘对不起’,您不要把事情牵涉到我的人格上来。”骆驼发火的声音把大家镇住了。几个躲在门外偷听的面面相觑。

这以后,胡老师每天用可以杀死一头牛的眼光看骆驼。骆驼三天两头被叫到办公室。每次都面红耳赤气喘吁吁地回来,像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战斗。

离高考还有两周,这场战斗随着胡老师强烈要求骆驼的父亲把他领回去而告一段落。

贾忆自知理亏,毕竟是他先挑事。

只有飞鸟,后悔自己只是为了贾忆的一句不中听的话而动手,更后悔让骆驼背这个黑锅。

鱼说,飞鸟你别伤心了,骆驼吉人自有天相。其实鱼也知道这是自欺欺人,骆驼一直空着的座位说明了一切。

飞鸟试着往骆驼家里挂电话,话筒里是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他忙着复习呢!”

随后是忙音,“嘟……嘟……嘟……嘟……”飞鸟知道骆驼的命运也许就断送在自己手里了。

三天炼狱式考试终于过去了。分数也很快出来。飞鸟接到了北大的通知书,鱼准备好了去复旦的行装。

“复读?读一年高四你受得了吗?”骆驼的决定让鱼吃了一惊。

“再过一年高三般可怕的日子?你真的决定了?”飞鸟同样感到不可思议。

骆驼点头。既然高考失败了,又不想让十二年的寒窗苦读付之东流,只有复读。

“我以我血荐高考。”骆驼颇有豪气地说。

“真的猛士,敢于正视惨淡的分数,敢于正视淋漓的考场。”鱼打趣,“骆驼你是真英雄。”

“骆驼,这完全是我的错。”飞鸟说。

“飞鸟,让你猜个谜,有只鸟,从南飞到北花了一个月,从北飞到南要两个月,为什么?”骆驼问。

“……”飞鸟不明白。

“因为它的一只翅膀用来擦眼泪了。”骆驼笑。飞鸟真的落泪了。

骆驼得到一份礼物——齐豫的《骆驼·飞鸟·鱼》。

骆驼走了,大踏步地迈进高四的门槛。

鱼想着骆驼的话:“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哪里有骆驼的空间呢?”

飞鸟叹息:“考而不死是为神,可惜,老舍该说高考两次而不死是为众神之神。骆驼你是众神之神!”

(齐丽摘自《少年文艺》2003年第2期)
(作者:邱 晨 字数:4244)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