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强是男儿的脊梁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退学打工:绝境救父后与同窗联手撒“在读”谎言2002年8月的一个早晨,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深处阿荣旗偏远的三岔河村,刘焕明坐在父亲刘栋材驾驶的三轮车上。三轮车快速驶向村外,想到将儿子载上进入大学的道路,父亲的心情如

退学打工:绝境救父后与同窗联手撒“在读”谎言

2002年8月的一个早晨,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深处阿荣旗偏远的三岔河村,刘焕明坐在父亲刘栋材驾驶的三轮车上。三轮车快速驶向村外,想到将儿子载上进入大学的道路,父亲的心情如此刻的朝阳一样快活明朗。刘焕明摸了摸裤袋里母亲缝好的沉甸甸的8000多元学费,心里格外不是滋味:为了凑齐这笔学费,父亲和体弱多病的母亲四处借钱,不知费了多少心思,一直患有严重低血压的母亲曾两次急得晕倒在地!还有,几个月前,一名村民在搭乘父亲的三轮车时意外跌下车厢,结果家里为这位村民支付了近3万元的医疗费——那全是父亲四处借债筹来的呀!

中午,刘栋材将儿子送上远去的列车,一再叮嘱儿子:“你是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应该高兴啊!饥荒不用愁,有我呢,你就好好读书吧!”刘焕明听了父亲的话,鼻子直发酸,他说:“爸,您不要累着。我已经对他们说了,等我大学毕业了再把钱还给他们……”

三天后,刘焕明踏进了西安外国语学院。从此,每天晚上当同学们徜徉在校园美好的夜景里时,刘焕明总是在专心致志地练习口语。而此时,他父亲还开着那辆破旧的三轮车在工地上拉脚挣钱来还债……

一天深夜,年近六旬的刘栋材在回家途中意外掉进3米多深的石沟里。虽然他幸免于死并坚持着回到家里,但第二天出现了较为严重的头昏,过了几天竟昏迷不醒。情急之下,母亲因低血压病发作而卧床不起。一时间,家里陷入了一片慌乱。正在读初中的弟弟不知如何是好,便哭着打电话给在西安读大学的哥哥:“爸爸不行了,妈妈也病了,你快回来吧!”

刘焕明匆匆赶回家里,先安顿好母亲,然后四处借钱,再背着邻居们都认为只能等死的父亲去了几家医院,最后让父亲住进了大连友谊医院。也许是儿子的孝心感动了上苍,经过手术,刘栋材终于苏醒过来……

“爸爸活过来了!活过来了!”刘焕明惊喜地呼喊。

刘栋材却黯然泪下:“儿啊,你怎么不去上学?耽误了课程可不行。我没事了,你快回学校!”在他心里,儿子读大学胜过自己的生命,因为那是他内心多年积聚的全部期望啊!

刘焕明点头应承,可他的两条腿仿佛灌了铅那样沉重。他知道,救治父亲的医疗费加上以前欠下的债,家里已经背上8万元的债,父母还要供他们兄弟俩一个上大学、一个上中学,那不是要父母的命吗?

他一直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以后怎么办?这样下去,这个家非要塌下去不可!这样不行啊,总得想个办法……终于,他有了主意。

于是他将宿舍里的同学召集起来,诚恳地说:“我家里这种状况,书我是不能读下去了。我想打工替父母还债,但又不能让我爸知道。我爸要是知道我不读书,他会连死的心都有。兄弟们,就请帮我这个忙:要是我爸来电话,你们就说我去上自习了,千万不要说我已经退学……”面对这种无奈的悲壮,同学们谁都无法阻止刘焕明。

几天后,刘焕明在阿荣旗的一处建筑工地放下自己的行李卷,开始推起了运送砖石的手推车……

替父还债:两年谎言背后孝子付出多少艰辛和智慧

每天,从大学生变成民工的刘焕明都咬着牙老老实实地干活。一块块棱角分明的红砖,不停地磨砺着他掌心,长泡、破皮、裂口、流血……阵阵疼痛让他的手常常发抖。刘焕明没有退缩,他用胶带缠满了手指与手掌,继续咬牙坚持。他知道,自己多挺一天,就可以多给家里挣点钱,就能多还一点债。

早起晚归,12小时的高强度劳作,使刘焕明每天都像散了架似的。一个月后,刘焕明费了好大劲才从老板手里抠出800元工钱。他留下200元作为生活费,将600元打进一个同学的信用卡里,让这个同学以他的名义把钱寄给他的父亲。

刘栋材收到汇款后激动不已,当天晚上就到邻居家往儿子的“宿舍”打电话。一个同学对他说:“大爷,焕明上晚自习去了。您不用惦记他,他好着呢!”

就在父亲感到自豪的时候,刘焕明正望着伤痕累累的双手,心中涌起了悲哀:如此拼命地干下去,要多少年才能还清8万元债呀!不行,还得再想办法。

几经奔波,刘焕明来到一家个体书店联系图书推销业务。为了能多得到一些提成,他向老板借来自行车,到处推销各类图书和学生辅导资料。他文化功底出众,介绍和评价图书时别出心裁,因此推销的数量是别人的两倍。后来,老板将一辆微型面包车借给他,让他去乡下推销。一个月下来,他挣了1200元。

寒假到了,刘焕明换上一身光鲜的衣服回家。这天,他将2300元交到父亲手里,说:“爸,我到西安的一个商场和一个翻译公司做兼职,挣了一些钱,您拿去还债吧。”刘栋材捧着儿子挣的钱,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自从做了脑部手术,他只能做一些最简单的劳动,几乎挣不来钱了。

第二天,刘焕明对父母说:“做兼职就要受人管,我得赶紧回西安。”说完便离开了家。

在推销学生辅导资料的过程中,刘焕明经常和学生讲解每一套资料的特点。他精辟的分析让好多学生听得格外入神,不少中学生当即让他帮忙解决一些难题,他每每信手拈来。渐渐地,开始有人请他做家教,他便白天跑推销,晚上做家教。刘焕明的辅导深入浅出、机智幽默,经他辅导的许多学生,成绩都提升得非常快。

不久,阿荣旗图书市场的格局发生变化,推销的利润骤然缩小。刘焕明又想出了另一个挣钱的办法,到一家私人的运输公司租来一辆货车,在周一至周五跑短途运输。就这样,他白天跑运输,晚上和周六周日继续做家教。外出时还不忘做一些“对缝”的生意……挣到的钱越来越多。

刘焕明辅导的效果很好,找他做家教的人越来越多,他顺势雇了几个教师,办起了“步步高学习班”,专门给差生补课,学生渐渐多到110人……

尽管如此,刘焕明还是受着累、顶着风险在白天开货车运输,因为他实在舍不得这份每月至少几千元的收入啊!为了早日还清家里所欠的债,他日夜忙碌,每天只休息五六个小时,有时甚至更少。深冬的一个下午,由于连续夜战,刘焕明非常困倦,忍不住在回来的路上睡了一觉,醒来时竟无法启动货车。在兴安岭渐入黑夜的荒无人烟的山梁上,零下40摄氏度的寒冷逼得刘焕明直颤抖。刘焕明十分清楚,再这样下去,自己将会被冻死在山冈上。为了活命,他费尽力气卸下一个备用胎,倒上汽油,点燃了救命之火,车胎燃烧的声音抵抗着冷风的呼啸……5小时后,他终于盼来了一辆救命的过路车。

几次生死的代价,多少艰辛和智慧,刘焕明替父亲挣来越来越多的还债钱。截止到2004年1月,他交给父亲6万多元。

重考大学:草原孝子说不尽的亲情感召一方

纸终究包不住火,孝子用谎言编织的假戏还是被揭穿了!

原来,两位邻居分别在旗里看到了开货车的刘焕明,回来后告诉了他的父亲,还问:“老刘,焕明是不是早就不念大学了……”

此时此刻,刘栋材的眼前立刻黑了,仿佛天要塌下来一般。他老泪纵横地打通了儿子的手机:“儿啊,你在哪儿呢?”刘焕明回答:“爸,我在上自习。”父亲已是一副哭腔:“你别演戏了,我什么都知道了。儿子呀,你真糊涂!家里的债,我和你妈会慢慢还的,即使还不了,你大学毕业后也可以还啊!可你,你这样做,会一辈子都完了!”

刘焕明说:“爸,我知道您心里难受,但我不忍心看着您再为还债去拼命。8万元,您在家里干两辈子也挣不来呀!以前一直是爸疼我,为了让我读书,您和妈吃了太多的苦。如今儿子长大了,应该为你们排忧解难了。”

刘焕明接着说:“爸,您别急,我会回到校园的。”

从这天起,刘焕明一边挣钱,一边重新捡起高中课本,挤出装货、家教课间等时间紧张地复习,准备再次参加高考。

2004年6月高考前,刘焕明已经还清了全部欠款。他报考了内蒙古工业大学。8月末,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寄到了刘家。

入学那天,刘栋材亲自陪儿子去呼和浩特的内蒙古工业大学,帮儿子安顿好后才高高兴兴地回家。

本来,刘焕明想向学校申请国家助学金救济款,但看见许多苦孩子都写了申请,他便将自己写好的申请扔进了垃圾桶。刘焕明相信,凭自己的本事一定能挣到钱。他又开始努力找家教做,因为他知道,除了自己的费用外,读高一的弟弟也需要钱,而这些钱再也不能指望父母了。

(钟诚摘自《家庭》2006年7月上半月刊)

(作者:李作明 字数:3637)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