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征服不了的光明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日军建立的集中营位于苏门答腊的东海岸,带钩的铁丝网包围着阴暗潮湿的牢棚。外面,白天有赤道炽热阳光的照射;夜晚,皓月与繁星相辉映。可集中营里,黑暗夜以继日。里面住人,然而“住”显然是词不达意。我们是被填塞在牢房里。

日军建立的集中营位于苏门答腊的东海岸,带钩的铁丝网包围着阴暗潮湿的牢棚。外面,白天有赤道炽热阳光的照射;夜晚,皓月与繁星相辉映。可集中营里,黑暗夜以继日。里面住人,然而“住”显然是词不达意。我们是被填塞在牢房里。偶尔,可以见到一缕微光,那是尚未锈蚀的铁丝网在太阳或月亮下闪光。

已有几年,还是几十年了?疾病和衰弱使我们懒得去想。刚被关押时,还计算时辰,现在,时间仿佛凝固了。我们周围,有人死于饥饿,死于疾病,死于最后一线希望的破灭。对于战争结束、获得解放,我们早已不抱幻想。我们变得恍惚和麻木,只有喉咙里才蹿出野兽般的生命欲望:饥饿。除非有人抓住一条蛇,或一只老鼠,要不就得挨饿。

不过,集中营里有一个人仍有可吃的东西——一根蜡烛。他原没打算吃它,正常人是不吃蜡烛的。可当你看见周围的人皮包骨头、气息奄奄的,你就不会低估这支蜡烛的分量。他实在无法忍受饥饿折磨时,便小心翼翼从藏匿处找出蜡烛,细细咬下一口。他把它看做生命之源。如果有一天,当人们因饥饿发疯时,他便求助于这根蜡烛。作为朋友,他保证给我一小节。所以,我白天黑夜一直注视着他和那根蜡烛,这已成了我生死攸关的关键。别让他在最后关头一个人吃了整根蜡烛。

一天晚上,他在梁柱上刻下又一个标记后,语气呆板地说:“明年圣诞节我们就会回家了。”几乎没人对他的话作出反应,谁还去想这事?可是,又有一个人说了句很奇特的话:“圣诞节的时候,有烛光和钟声。”他的声音虚无缥缈,似乎来自悠久的年代和遥远的地方。他的话与现实毫不相干,对我们没有意义。

天已经很晚了,我们躺在木板上,每个人都在想心事,确切地说是什么也不想。我的朋友忽然变得不安起来,他朝那只箱子爬去,拿出蜡烛。黑暗中,我清晰地看见了它的白颜色。“他准备吃了,”我想道,“但愿他别忘记我。”他走出屋外,从看守那儿借火点燃了蜡烛,放在床头。

没有人说话,不久,黑影一个接一个溜到他的床边。这些半裸的难友们,双颊凹陷、目光饥渴,悄然无语地在蜡烛旁围成一圈。主教和牧师也围了过来,没法认出他们是神职人员,只不过同样也是两个虚弱的“囚犯”而已。牧师用沙哑的声音说:“圣诞节来了,光明在黑暗中闪耀。”“黑暗征服不了光明。”主教接口道。这是约翰福音的语句,但那天夜晚,围着蜡烛发出的不是几世纪前的书面语,而是活生生的现实给我们每个人的神圣启示。

我从没见过如此洁白和纤美的蜡烛。尽管我很难描述当时的情景,但我们肯定从这火焰中见到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我们被关押在沼泽和丛林之中,但我们听到了成千上万鸣钟发出的声响和天使的合唱,烛光的火苗越蹿越高,像利剑般刺穿黑暗的牢棚。一切都沐浴在如同白昼的光明之中,从没有人见过这般明亮的光芒。我们自由了,意气昂扬,不再饥饿。有人轻轻说:“明年圣诞节我们可以回家过了。”我们都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光明本身给我们这样的启示,那是用火焰书写的文字。

蜡烛烧了整整一夜,普通蜡烛是无法燃烧得这么久长,这么壮美的。我们齐声歌唱,迎来了曙光。我们确信无疑,一个温馨的家在等候我们。事实也正是如此,我们中一些人在第二年圣诞节之前回到了家,另一些人呢?是啊,他们也回到了家。我帮着把他们掩埋在集中营后面的泥土里,可他们向世界告别时,眼睛不再像从前那样暗淡无光。他们的眼睛充满着光明,那根蜡烛发出的光明——黑暗征服不了的光明。

(作者:汤米·琼斯 字数:1423)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