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里的大哥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很小的时候,兰子就知道自己是父母捡来的,但这并不影响她的成长,兰子的童年如其他孩子一样欢乐而幸福。家里人对她很好,特别是大哥。8岁那年,兰子的父亲患了癌症,家里再也寻觅不到以前安宁祥和的气氛。半年后,父亲走了。哀

很小的时候,兰子就知道自己是父母捡来的,但这并不影响她的成长,兰子的童年如其他孩子一样欢乐而幸福。家里人对她很好,特别是大哥

8岁那年,兰子的父亲患了癌症,家里再也寻觅不到以前安宁祥和的气氛。半年后,父亲走了。哀痛之余,大哥开始为沉重的债务发愁。

大哥的儿子小健已经4岁,大嫂患有鱼鳞病,买一次药动辄数百。大哥在镇里一家工厂做临时工,挣的钱勉强维持家用。二哥刚刚成家,修筑新房时欠下的债务还没有还清。无奈,大哥在附近一家采石厂找了份装石头的短工。采石车通常在深夜到达,只要有人在门外喊,大哥就得披着衣服去工地。几个人把一块块百十斤重的石头抬上车,装满一车15元,几个人分。这种工作也很危险,常有石头砸伤人的现象发生。许多个深夜,只要听到大哥开门的声音,兰子就心疼得想流泪。而她能做的只有好好学习,并在心里一遍遍祈祷:保佑大哥平安健康。

近一年时间,大哥都干着两份工作。还清父亲治病的钱时,他却病倒,检查结果是肾炎。大哥只要了些基本的西药。看着脸肿的虚胖的大哥,兰子和小健都哭了。大哥轻轻地拍着兰子:“傻孩子,没事,我以后不去采石厂了,单在工厂上班,活儿很轻。”

娘和大嫂给大哥做好吃的,他总留一些给兰子。已渐渐懂事的兰子不肯吃,大哥便装作生气地说:“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

两年后,大哥的病情减轻了,只要不干重活复发的可能就不太大,而此时大哥的单位因效益不好要裁员,没有编制的大哥首当其冲。对此,大哥很想得开,他说:“钱是人挣的,法儿是人想的,我的病能好就是万幸了,不让上班了咱还有地啊。”大哥辟出二亩地和大嫂一起种葡萄。

兰子中考时,娘让她报中专,而大哥却说她的成绩在镇里一向都是前3名,读中专太可惜。兰子犹豫不决时,娘含着泪说:“你想把你哥累死啊?”兰子最终在志愿表上填了中专,但8月却接到了县城一高的通知书。她忽然想起,报完志愿的那天晚上,大哥拎着一兜上好的葡萄出了门,一定是他找了老师。

兰子跑去问大哥时,他只嘿嘿地笑。兰子看着大哥的憨样也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在一高读书时,大哥常托人给兰子带水果和钱。大哥常说的一句话是:“哥没本事,但你一定要吃饱。”

家境因种葡萄略微好转了,悲剧却又发生了。那天,兰子的大嫂乘坐别人的农用三轮摩托回娘家时发生了车祸,等家人赶到时,人已经不行了……处理完大嫂的后事,娘说她年纪大了,只能做口饭,让兰子辍学跟大哥种葡萄。大哥还没等听完就吼道:“不行!能给葡萄剪枝喷药的人多了,像俺妹这样每次考试都进前几名的有几个?我心里有数!”那一刻,兰子说不清自己心里的感受,她只是哭,痛痛快快地哭了一个上午。大哥慈爱地抚摩着兰子的头,兰子从心底感到温暖,大哥是她生命的依靠啊!

已经40岁的大哥,用他的汗水浇灌着田地里的粮食和葡萄,用那一张张渗透着血汗的人民币筑起兰子和小健的未来。

兰子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让大哥感到无比荣耀,但那四位数的学费也令大哥满心忧虑。收到通知书那晚,趁大哥出去时,年迈的母亲把兰子叫到跟前:“妮儿,咱念不起啊,万一你哥他再犯病,可咋办啊!前些日子有人给他介绍个对象,女方说,供他儿子可以,供你上大学可不行……”兰子默默地把通知书藏了起来,然后让本家一个姑姑帮她在县城里找活儿。

那天吃饭时,姑姑到兰子家说让她去县城一个宾馆当服务员,前三个月包吃住每月挣300元,三个月后可以涨到500~600元。大哥阴着脸放下饭碗出门了。兰子预感到有什么事要发生。果然,姑姑刚走,大哥就回来了。他只说了一句话:“我给你钱,你给我好好上学去!”“大哥,”兰子说,“小健就要上高中了,你身体又不好。上有老下有小,我不想看你那么受苦……”“那你就因为这几千块钱放弃前途,一辈子都呆在这个小村子?莫说你是我妹妹,就是别人家的孩子,我也觉得可惜啊!我就是再没能耐,再受穷受苦也不能让考上重点的妹妹辍学!”

最终,兰子还是到那所梦寐以求的大学报了到。

大哥汇来了300块钱,兰子执意不要,兰子写信说自己在老乡开的食堂里帮忙,每天可以免费吃三顿饭。大哥坚决不让她干,他说他从报纸上看过大学校园内贫困生受歧视的报道,他就是再困难,也能把兰子的三顿饭钱给挣回来,不能让同学们瞧不起她。

半个月后的一天,大哥来学校看兰子,他要到广州去打工了。大哥比以前黑瘦了许多。大哥带了兰子最爱吃的煎饼和一兜水果。分别时,大哥忽然拍拍兰子的肩膀说:“妮儿,好好照顾自己。”兰子使劲儿点了点头。火车渐渐走远,兰子泪如雨下。她怎么也想不到,这是她见大哥的最后一面。

一天深夜,娘在电话里哭着要兰子赶回家见见大哥。可兰子赶到家时,看到的只是大哥的遗容。

娘说,大哥回来已经快一个月了,他怕兰子分心,说什么也不让告诉她。与他一起去广州的邻家四叔说,像他们这种没文化、年龄也偏大的人,根本进不了工厂,只能在广州摆地摊、卖烧烤什么的,一天到晚四处跑,还要躲工商局的人。到菜场捡菜,几个人合租最便宜的民房,用附近木材厂废弃的木材生火……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大哥的肾病复发了,可他舍不得花钱住院,以至于最后竟恶化成尿毒症……

娘含着泪拿出一沓钱:给她的,给兰子的,给小健的……兰子不知道世间有几位哥哥对妹妹能有这般情义,而对于她这位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大哥付出了自己的幸福和生命。

兰子想,她要用自己的一生去感念大哥的爱。不如此,她将心灵不安——因为,为了她,大哥曾经放弃了自己的天堂……

(沙平摘自《辽宁青年》2005年第1期,刘展国图)

(作者:颜 落 字数:2501)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