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祖先的迁移旅程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故事要从非洲大陆上的一群原始狩猎者说起,可能只有几百人。故事的结束在大约20万年后,他们拥有了65亿位后人,分散在地球的各个角落,各自演绎着精彩的生活。几十年来,我们只能从祖先散落在旅途上的骨骼和生活遗迹中寻找

故事要从非洲大陆上的一群原始狩猎者说起,可能只有几百人。故事的结束在大约20万年后,他们拥有了65亿位后人,分散在地球的各个角落,各自演绎着精彩的生活。

几十年来,我们只能从祖先散落在旅途上的骨骼和生活遗迹中寻找蛛丝马迹。但是,过去20年来,科学家从现存人类的DNA中发现了古人类迁移的记录。

到达地:亚洲

现在看起来,可以确定的是,在一个距今相当近的时期——大约在7万年前至5万年前——第一批移民大约1000人从非洲来到了西亚。他们所携带的遗传标记如今可以在所有不是非洲人的人体内找到。

一些考古学家认为,离开非洲标志着人类行为的一次革命:人类开始使用更高级的工具,建立更广阔的人际圈,制作艺术品和身体装饰物。可能是某些神经方面的变异促使人类开始运用语言,让我们的祖先结束蒙昧状态,完全成为现代意义上的人类,并促使其中一部分人走出去征服新的世界。但是,也有科学家发现,在人类走出非洲之前,非洲各地已经存在做工精巧的工具和现代行为的遗迹,因此,称之为“革命”有些言过其实。

不论这些移民拥有何种工具和认知技巧,他们前往亚洲的路径有两条。一条线路是沿着尼罗河山谷,穿越西奈半岛,往北进入地中海东部地区。另一条线路也是可行的。在7万年前,地球进入最后一次冰河期,水凝固成冰,海平面下降。在位于非洲之角和阿拉伯半岛的红海海口,最狭窄处只有几千米宽。现代人使用最简陋的船只就能穿越过去。

到达地:大洋洲

基因证据表明,到达亚洲以后,这群人就各奔东西了。一群人暂时在中东逗留,而其他的人沿着海岸线进入阿拉伯半岛、印度,甚至更远的地方。每一代人也许只前进了几英里远。遗传学家斯宾塞·韦尔斯说:“移动几乎不易察觉。与其说这是迁徙,还不如说是远离人世喧嚣的海滩漫步。”

他们每年前进几步,有时乘船行进得更远一些。几千年过去了,不断累加的路程让他们的足迹延伸到更加遥远的大陆。大约在4.5万年前,他们已经抵达澳大利亚东南部。在澳大利亚芒戈湖附近埋葬着一具人类遗骸,其下方的土层已有5万年之久。

从非洲到澳洲8000英里,沿途已经找不到这些人的遗迹。可能随着冰河期的结束,升高的海平面淹没了他们的足迹。但是,遗传学的痕迹决不会销声匿迹。安达曼岛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原住民,以及所有的澳大利亚土著,他们的体内都能发现与远古的线粒体的某种关联。这正是早期移民留下的遗传学线索。

到达地:欧洲

尽管亚洲其他地区以及欧洲的人群之间迥然不同,却同样有古老的线粒体DNA和Y染色体组合。这标志着他们是另一批走出非洲的移民的后代,是由暂时逗留在中东的那部分人繁衍开来的。起先,恶劣的地形和冰川期的气候阻挡了他们前行。此外,欧洲是尼安德特人的地盘,他们是更早走出非洲的史前人类的后代。

大约4万年前,现代人终于行进到尼安德特人的领地上。在法国的一个洞穴内,掩埋着尼安德特人和早期现代人的原始器具的土层相互重叠。暗示着两种人类可能相遇过。这两种人类是如何相互沟通交流的,现在还不得而知。他们是否用惊奇或者恐惧的眼光看着对方?他们之间是否发生过争斗、交往,或者将对方视为异类拒之千里?

我们只知道,随着现代人及其更为精巧的工具制作手艺传入欧洲,尼安德特人只能无奈地看着他们的生存空间日益受到挤压,最终不知所终。从现有依据来看,两种人类之间很少通婚。从尼安德特人化石中提取出的DNA和现代人的DNA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到达地:美洲

在现代人涌入欧洲的同时,同样滞留在中东的另一群人东进至中亚。艰难跋涉、跨越千山万水之后,他们在4万年前抵达西伯利亚南部。当人群四处流散,与世隔绝后,他们的遗传血统也不断分化,不再单一。但是,真正与世隔绝的情况很少出现。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分子人类学家西奥多·舒尔说:“人们时常会遇到其他人,然后彼此吸引,有了下一代。”

舒尔的专业是研究人类祖先迁移美洲的历程,这是人类迁移史上最后的也是最具争议的一部分。可大多数科学家都赞同这样的说法:今天的美洲人是古亚洲人的后裔,他们在最后一次冰川期从西伯利亚来到阿拉斯加。当时海平面下降,白令海峡成为连接两块大陆的陆桥。人们认为第一代美洲人大约在1.3万年前才到达这片土地。冰川期结束后,他们在冰雪覆盖的加拿大开辟了一条前进的通道。但是,有的考古学家宣称,人类到达美洲的时间还要更早一些。他们至少掌握两个有力的证据: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岩洞遗址有1.6万年历史;智利南部的一处遗址,历史也达1.4万年之久。

现有美国土著的DNA有助于解决部分争论。他们中的许多人所携带的遗传标记一致指向亚洲。居住在今天西伯利亚南部的阿尔泰地区的人群身上也有此标记。看来,这里正是跨越大陆桥的旅程的起点。人们在南美洲和北美洲的繁衍生息是始于早期的一次移民潮,还是通过两三次移民潮陆续展开的?迄今为止,遗传学证据还无法回答,它仅仅为我们勾勒出一个大致的时间段:从2万年前至1.5万年前。

即使最晚的移民时间也比开辟出穿越加拿大冰原的线路的时间更早。那么,最早的美洲人是怎样来到这儿的呢?他们可能只有几百人,可能沿着海岸漂游,在寒冷的海水与漂浮的冰山之间,为了生存的土地和维持生活的食物四处打游击。研究者说,海上线路可能是最早的进入途径,也是生死未卜的危险旅程。

后来,由于人口的增长以及猎捕食物的诱惑,他们仅用了1000年就抵达南美洲的最南部。今天的美洲土著的基因可以帮助我们还原他们祖先的传奇。但是,很多故事还只能靠想象。

回到非洲

随着人类在美洲定居,现代人类已经征服了地球上的大多数地方。700年前,当欧洲探险家们开始海上冒险的时候,他们发现的那块“新大陆”早已经住满了人。探险者与原住民的相遇往往充满戒备,甚至弥漫着血腥和暴力。但是,这实际上是一个关系紧密的大家庭成员们的重新聚首。

也许隐藏在我们基因内的故事最神奇之处在于:当今天全球人类基因多样性的一团乱麻被理顺之后,它将引领我们回到并不遥远的过去,回到我们祖先的伟大旅程的起点——非洲。

(李沣摘自《科学画报》2006年第7期,高兴奇图)

(作者:王 瑢 字数:279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