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是老师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学校里最可怕的事情学校里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既不是考试一塌糊涂,也不是早恋被家长发现,更不是偷偷到网吧却发现与老师邻座,那到底是什么呢?那就是:你在网上遇到一个极其善解人意、体贴入微的异性,你和他(她)一见如故

学校里最可怕的事情

学校里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既不是考试一塌糊涂,也不是早恋被家长发现,更不是偷偷到网吧却发现与老师邻座,那到底是什么呢?那就是:你在网上遇到一个极其善解人意、体贴入微的异性,你和他(她)一见如故,便把心中的秘密和烦恼像倒垃圾一样全都诉说给那个人听,他(她)会帮你出主意想办法,并耐心地开导你,让你在困境中发现人生还有很多希望。其实这些也没有什么,可是通过一段时间的交流,你却发现你离不开他(她)了,你傻乎乎地认为是缘分让你找到了一个知己,你不仅心里对那个人充满爱慕之情,而且嘴上还直白地说:我爱你。可是,最后你却发现这个网友是你的班主任老师汪卓。

在不到一周的时间,班里便有3个同学被老师叫去谈话,两个男生一个女生。据可靠消息透露,他们被老师叫去的原因是因为网上聊天的事情。从他们的表现看,便知道事情很严重,两个原来极不遵守纪律的男生变得一声不响了,从那个女生通红的脸上可以判断,她有可能对老师说了那3个字。

汪卓,一个35岁、瘦高、戴着眼镜、平日里一副铁面无私面孔的班主任,竟然能在网上那么善解人意,口若悬河,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事情一传开,全班像炸了锅一样,大家议论纷纷,人心惶惶,因为即使是傻子都可以推断出,既然那3个同学的QQ里有汪卓,那么全班所有同学的QQ好友里都有可能有汪卓。这下可不妙了,班里那些早恋、偷偷见网友、体育课上网吧的,个个吓得不知所措。

这时,马克白主动站了出来,他就是被叫去的男生之一,他说:“我相信一定可以把网友中的老师找出来的,可是汪卓是怎么知道我们的QQ号码呢?”

大家纷纷表示,谁也没有把班里同学的QQ号码告诉过汪卓,大家都在七嘴八舌地议论,只有一个人一直在低着头,她就是班长钟茵。

我拍了拍坐在前面的钟茵,“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钟茵听我说这话,又看了看四周,突然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钟茵一哭,整个教室都静了下来,马克白这家伙平时最爱和钟茵套近乎了,这回他又有了表现机会,他说:“难道你的秘密也被老师发现了?”钟茵抬起头,站起身,擦干泪,说:“这件事是我不好,是我把大家的QQ号码泄露给老师的,我当时真的没有想到发生现在这种事情。”

是钟茵出卖了大家?没看出来这个小女生这么小心眼儿,不就是平时不听她的,自习课说点小话儿吗?没想到她竟然这样整我们?

大家小声议论,都以一种看叛徒的目光看着钟茵,钟茵见此情景,接着坐下大哭起来。

马克白此刻变得怜香惜玉,说:“我们的班长不会轻易地出卖我们的,一定有原因,还是听她把事情说清楚,这样我们好有对策。”

大家一听,也有道理,便请钟茵说出真相。

钟茵说有一天去微机室给汪卓老师送卷子,当时,汪卓正在网上下棋,并且正在下载一个新版的OICQ,钟茵一看到QQ便两眼放光,钟茵说老师你也用QQ啊?汪卓说他是第一次玩,想看一下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欢这个,可是汪卓说他却不知道怎么弄。

钟茵于是便自告奋勇地说:“老师,我教你。”接着,她便在老师的机器上启动了自己的QQ号码,教汪卓如何使用。当钟茵正在教汪卓的时候,外面一个同学叫钟茵回班里一趟,说有她的一封信。汪卓说你先回教室吧!我再看看这些卷子,钟茵走的时候不好意思关掉自己的QQ,她的QQ上有全班所有人的号码。

同学们一听顿时傻了眼,虽然钟茵是无意的,但是自己的QQ号里已经有了班主任老师,这已经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了。

“9·25”行动小组

作为第一个受害者,马克白挺身而出,愿意担当起在网友中查找老师的重任,一定要把老师揪出来。此言一出,立刻得到了全班同学的拥护,包括钟茵和我在内的五六个人积极参与其中,其他同学则表示有钱的出钱,没钱的负责联络,随叫随到,全班一时形成了空前大团结的局面。

下午上课前,以马克白为首的“9·25行动小组”宣告成立,“9·25”即是马克白被汪卓老师叫去问话的日子。我们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网友中的老师找出来,肃清我们纯洁的QQ队伍。

第二天下午是体育课,由于老师没有来,汪卓让我们在操场上自由活动,“9·25行动小组”的机会来了。

为了不引起尊敬的汪卓老师的怀疑,大家从楼里出来后,便三五成群地散落在操场上装模作样地做各种活动。十余分钟后,负责监视汪卓老师的同学报告说汪卓老师去会议室开会了,“9·25行动小组”组长马克白一声令下,全班男生女生迅速地在操场的东北角集合。

大家围在一起,马克白说:“现在我们3个交换一下QQ好友中的汪卓的QQ号码。”

上次被汪卓叫去的两个人掏出早已写好号码的纸条,摊在马克白的手上,男生女生们“呼”地一下子围了上来,数十个大小脑袋黑压压地填满了马克白头顶的一小块天空。

所有人的目光都焦急地盯着那3张小纸条。

出人意料的是,3张纸条上的QQ号码居然各不相同,马克白歪着脑袋说:“你们确定这是汪卓的号码?”其他两个人坚定地点点头。

马克白抓抓头,搔搔耳,没了主意。钟茵说:“难道汪卓老师有3个QQ号码?”其他人都同意钟茵的看法,于是,马克白做出决定,班里的所有人都把这3个号码抄一遍,下次上网时对照自己的好友查找。马克白还吩咐班里的电脑高手把这3个号码炸掉,要想尽一切办法,让这3个号码不会再在网络上出现。电脑高手拍着胸脯说这事是小菜一碟儿。

汪卓老师似乎还蒙在鼓里,不知道我们已经对他采取了行动,上课的时候依然板着脸,讲话依然字正腔圆,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告诫大家注意纪律和不要上网的事情。偶尔,他讲到高兴处还会笑一下,他一笑,全班都跟着笑起来。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偷偷看小说,我们大家都知道,现在给我们讲课的不是老师,而是一个隐藏的对手。我们在偷偷地猜想如果老师发现自己的QQ不能用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呢?

次日,“9·25行动小组”又把大家召集到了一起,马克白兴奋地问大家:“是不是把汪卓老师那3个QQ删掉了?”

大家齐刷刷地摇头,因为除3个先驱者以外,全班再没有发现哪个人好友里有那几个号码。情况严重了,马克白张大了眼睛,说:“老师不会在每个人的好友里都使用不同的QQ号码吧?那他就有四十多个QQ号码呀!”

班里的电脑高手对马克白说:“我已经成功地把那3个号码炸掉了!”马克白说:“那3个号码已经没有用了。”

男生们感到草木皆兵,如临大敌,而女生们则兴趣盎然,甚至有人觉得在众多网友中有一个是自己的老师,那简直是最酷的一件事情了。马克白失望透顶,真是女生啊,这就是男生和女生的不同。

“不过,‘9·25行动小组’仍然要坚持斗争,一定要把网友中的老师找出来。”

交换各自的秘密

当“9·25行动小组”再一次在班里嚷着找老师的事情,响应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马克白依然在讲台前鼓动,钟茵不理睬他,钟茵说:“有在网友里找老师的时间,不如多看看书。”

听这话,马克白急了:“钟茵,你是一班之长,你可不能打退堂鼓啊!”钟茵瞪了一眼马克白,说:“像你这样嚷嚷能从网友中找到老师吗?多用用脑子懂不懂?其实能和老师在网上聊天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马克白傻了眼:“钟茵,你不会是在好友里找到老师了吧?”

钟茵说:“是啊,我找到了,又怎么样?”马克白还想说什么,这时候一个高个子女生站了起来,她说:“我说两句吧,我也同意班长钟茵的看法,我觉得能和汪卓老师聊天确实是一种享受,这种交流方式很不错。”

马克白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女生们的唾沫星子在自己眼前飞溅,一时无话可说,他回到座位上,对我说:“汪卓老师的攻心术实在太厉害了,我们放弃吧!”

在马克白宣布解散“9·25行动小组”的第二天,班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一位家长来学校找汪卓老师,说她的女儿昨天一夜未归。她的女儿就是声称和汪卓老师聊天是一种享受的那个高个子女生。

汪卓和家长找遍了那个女生可能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她,后来,又报了警,等了两天,依然没有那个女生的消息。

全班同学都为这事着急,大家都在分头找,像那个女生常去的网吧、商店、公园,谁也不知道那个女生到底是去了哪里,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有很多人说也许是去见网友了,可是即使是见网友也应该和家里说一声啊!

女生出走的第3天,汪卓老师在网上碰到了她,当时是班长钟茵跑到教室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的。大家一起奔向了微机室,可是看到眼前的一幕,每张充满笑容的脸都刹那间凝固了。

偌大的微机室里,只有汪卓老师目不转睛地坐在电脑前,他双眼布满血丝,两颊明显瘦了很多,在电脑的旁边放着几个方便面盒子,旁边还有一个用数把椅子拼成的小床。

钟茵说汪卓老师已经在这里呆了3天了。

汪卓发觉了我们的到来,他说:“你们进来吧!不要在外面站着了。”大家这才悄悄地进来了,好像我们的脚步一重,就可能把网上的女生吓跑一样。

我们围在汪卓老师的身旁,紧张地看着电脑屏幕,钟茵说:“老师,你坐在一边,你说,由我来打字。”

那个女生在远离学校300里的地方上网,她本打算去见网友的,可是到了那里,不仅没有见到网友,而且落得身无分文,并想到了自杀。是汪卓老师这两天一直在网上陪她,劝她,使得她才没有离开那家网吧,此时,女生的家长和警察已在赶往那家网吧的途中。

汪老师亲切地说:“回来吧!老师和同学们都在等着你回来,在前方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物等待着你……”

我们站在汪老师的身边,第一次感觉到与他的心贴得那么近,四周静悄悄的,只能听到汪老师温情的话语和钟茵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男生、女生就那样注视着电脑屏幕,看着平日里板着脸的汪卓,骨子里对汪卓的那些抗拒此时此刻像陶瓷花瓶一样“啪”地碎掉了,心中充溢的是那种温暖的感觉。

两天后,那个出走的女生又回到了她的座位上,一切恢复正常。

班会上的揭秘

在以“网络时代”为主题的班会上,汪卓老师拿出了一张纸,然后不紧不慢地念了起来,被他念到名字的同学,男生不免吐吐舌头,低下了头,女生则笑盈盈地听着,可脸上却是一会儿红一会儿白。

汪老师念的是他在每个学生QQ里的网名,那些名字风格各异,令大家惊讶不已。

汪老师还红着脸向大家道歉,说自己不应该私自探听大家的秘密,只是因为网上的骗局太多了,怕我们受骗,所以才采取了这种方式。

虽然大家都知道了汪老师在自己QQ好友名单中的网名,但是再没有人主张删掉他,许多先前删掉老师的同学又重新把老师加为好友。包括马克白在内的3个人也加了老师,因为老师一直在为他们保守着秘密。

放假的时候,我们坐在家里和汪老师聊天,问作业,诉说成长中那些小小的烦恼,包括自己暗恋着某个人,还有那些鲜为人知的秘密,汪老师会耐心地帮我们出主意,想办法。有时,他也会把他的秘密告诉我们,我们互相交换秘密,享受着那份小小的快乐,却永不外传。我想,这应该就是真正的、无止境的沟通吧!

(方华摘自《男生女生》2003年3月下半月版,潘树声图)
(作者:鲁 奇 字数:4787)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