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留在青石阶上洁白的小花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1优颜不喜欢夏天,因为夏天女孩们就会穿漂亮的裙子与衬衣,这么一来,默默无闻又相貌平平的她,就更加像可有可无了。每一个女孩都会自卑,特别是当你的左邻居是一个帅气成绩又好的男孩而你的右邻居则是一个漂亮又聪明的女

1

优颜不喜欢夏天,因为夏天女孩们就会穿漂亮的裙子与衬衣,这么一来,默默无闻又相貌平平的她,就更加像可有可无了。

每一个女孩都会自卑,特别是当你的左邻居是一个帅气成绩又好的男孩而你的右邻居则是一个漂亮又聪明的女孩的时候

今天早上,优颜又看到她的左邻居许少哲在右邻居张薇安的门外等她,他们大概是要一起出门的,到城里去或者到野外的河边去画画。

经过优颜家,优颜正在院里洗爸爸的衣服。她努力地搓着爸爸厚重的衣服,不让自己去想象他们在野外的清风与阳光里笑的样子。

所以优颜也不喜欢放暑假,她暑假里的内容总是很简单,她不习惯睡懒觉,照样每天早早起床,然后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发呆。她很少出门,她的左边额头上,长了一朵花,是深红色的。准确地说,那是一个深红色的花一样的胎记。

2

傍晚,优颜又坐在门前的青石台阶上发呆。想很多的事情,想为什么别人说自己是一个捡来的孩子。想着如果自己真的是一个捡来的孩子,那么她的爸爸妈妈又在什么地方。想整天在镇上那个大石场里,把大块大块的石头敲打成一个个巨大而威武的石狮子的爸爸。爸爸说要攒钱,听说省城的大医院里能把优颜额头上的那朵花去掉。更多的是想许少哲每次找张薇安去玩的场景。她总是想得太多,发呆的时候,也太多。

“优颜,我们今天在野外摘了很多茉莉花,很香呢,给你。”

不知什么时候,许少哲和张薇安站在了她的面前,暮色里许少哲的笑容天使般的不够真实。他手里递过来的那枝茉莉花,那么白那么亮,在暮色里似有光环散发。

优颜怯怯地伸手接过,有晚风微微吹来,清香从张薇安怀里那一大把闪亮闪亮地绽放的茉莉花袭来,优颜看着自己手里弱弱的一枝,仍是微笑,她说谢谢。

八点半的时候,爸爸才从石场回家,优颜赶紧把手里那枝茉莉塞进抽屉。

爸爸如往日那般少言寡语,他似乎只有对着石场那些石狮子时,才会有一点表情。优颜想,自己大概真的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吧,他们相依为命,却大多时候总是相对无言。

也许,成长本来就是一件寂寞的事情。优颜闻着茉莉花淡淡的香,这样想,然后,入梦。

3

如同以往的每一天清晨,优颜仍旧早早起床,发现爸爸已经离家去石场了。

于是她洗脸,吃了一点早餐,然后拿了一本书,坐在门前的青石台阶上看。其实她大多时候不看书,而是抬头透过院子里那棵高高的杨树的叶子看天空,看着新鲜的阳光一点一点地苏醒,穿透叶子,到达地面,在青石地面上斑驳爬行。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美丽的南方小镇,山山水水、树、花草,以及这里的男孩女孩,都长得清纯秀气。当然,除了她自己。

自从听到那个说优颜是段石匠捡来的女儿的谣言后,优颜就开始相信自己不是本地人了。她更加沉默,更加小心翼翼地长大,从不大声说话,也从不和同学出去玩。上课的时候,她甚至不去回答老师的提问。老师和同学也好像忽略了她的存在。

阳光渐渐地爬行到放在青石台阶上的那一朵幽幽散发着清香的白色茉莉上。

每天晚上,优颜总会把这石阶清理得很干净。

是谁,把这一朵茉莉放在这里呢?

优颜想了想,捡起那朵茉莉,小心翼翼,像捡起一颗柔弱的珍珠。

“嗨,优颜,早呀。”跑步的少年匆匆而过,让优颜来不及收起自己欣喜的表情,她瞬间红了脸,为自己的猜想。

整整一天,忽然漫长起来。看着手里这朵悄然洁白的茉莉花,优颜忽然觉得整个暑假都丰富起来了。

4

许少哲每天早晨会起来跑步,会对坐在青石阶前的优颜打招呼:“嗨,优颜,早呀。”每天如此。优颜每天都会在青石阶上发现一朵悄然绽放的茉莉花,只一朵,小小的一朵,放在手心里,似乎还可以听到她绽开时的细微声响。

这时候优颜就会低下头看着手里的茉莉花微笑,小小的快乐像那些花瓣一般,瞬间涨满了她的心。

一切这样安静而美好,优颜忽然有信心,她一个人,也会这样欢喜地成长。

八月开始的第一天的下午,优颜坐在院子里看书,许少哲跑进来:“优颜,快去,你爸被石头砸伤了!”

优颜急匆匆地跟着许少哲跑到镇医院,她的爸爸段石匠躺在病床上,头上手上脚上都缠了纱布。优颜不知怎么办才好,一下子吓哭了,扯着许少哲的衬衣说:“让你爸救救我爸!”许少哲的爸爸是镇上医院的院长。

许少哲得意地说:“当然是已经救回来了。”

醒来后的段石匠坚决拒绝住院。许少哲又帮着优颜叫来车,总算把受伤的段石匠送回了家。

优颜在厨房里给爸爸煮粥。想起小时候因为额头上的胎记而被同伴们取笑,她于是使着劲儿哭,打翻了爸爸端来的粥。爸雀站在那一地白生生的粥前,一脸的心疼,不知是在心疼那碗粥,还是在心疼她哭泣的样子。

5

优颜依旧还是很早起来。才清晨5点呢,夏天的早晨,总是亮得那么早,才5点,天边就已有阳光微现。

这样的光线,柔和而美好。这样的早晨,安静得有些过分,安静得让优颜坐在屋里,都能听到隔壁的声音。

许少哲起床了,他出门跑步了,他经过门前了,他跑远了。一圈,两圈。

阳光终于爬行到了门前的青石台阶上,优颜走出去,很仔细地看地上。

她真的很仔细很仔细。

可青石台阶还是干干净净的,像昨天晚上一样,也像昨天早上一样。

那朵出现了整整一个七月的茉莉花,不见了。或者说,没有了。

优颜跑回屋里,又站上了那块大石头,看许少哲院子里的茉莉花,呀,它们都还在呢。

噔噔噔,噔噔噔,门外有两个人在跑步,他们在说笑着。

优颜低下头,看到有些小小的忧伤掉落在地面上,很轻,很透明。

于是又整整一个八月,优颜每天还是起得很早,但她再也不会坐在门前的青石台阶上发呆了。她坐在院子里,或者屋里。听门外那两个人的跑步声,噔噔噔,噔噔噔,近了,远了。再近了,然后再远了。

爸爸的伤渐渐好了,优颜有时候会扶着他在院子里走走。

有一天,爸爸忽然叹息一声,说:“小颜呀,本来以为这个暑假就能攒够钱去省城医院的,但没想到受伤了,看来你又要等到明年了。”

优颜说:“没关系,最要紧的是爸爸你要好起来。”

6

可怎么会没有关系呢,那一朵红色的花,就像优颜孤单得无处安放的青春,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那朵花在她的额头丑陋而张狂。

优颜忽然冲动地想问问爸爸,能不能去找抛弃了自己的亲生父母,让他们也尽做父母的义务,出钱让她去省城医院……

于是这一天早上她起得很早,比以往更早更早,因为爸爸说今天开始要到石场去工作了。她要在爸爸出门前对他说。

爸爸起床了。爸爸要出门了。优颜轻轻地从自己屋里出来,看到爸爸的背影在清晨的微光里忽然不似过去那样高大了,他瘦了吗?优颜还是有些不知怎样说出口。

爸爸走到门口,忽然又折返,走到院子种花的那一角,弯下腰仔细地找起来,好一会儿,才直起腰,快步地走到门口,在优颜每天都会坐一会儿的青石台阶上,轻轻地再弯下腰,轻轻地,把一朵洁白的小花放在台阶上……

优颜跑到石场里,把爸爸从那一只又一只威武的石狮子堆里拉出来。

优颜想说:爸爸对不起。但她终究没有说。她想,15岁这一年夏天结束的时候,她终于要长大了。因为一朵在七月里开得最好的茉莉花。
(作者:凌霜降 字数:3252)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