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子背后的爱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城市广场的中央养了一大群鸽子,偶尔写字累了的时候,我总爱坐在广场高高的阶梯上,看着那些鸽子在水洗一般的蓝天里飞翔。阳光很美,将每一只鸽子的羽毛都镀着金边。很多关于鸽子关于童年的往事就悄然浮现。一小时候父母亲

城市广场的中央养了一大群鸽子,偶尔写字累了的时候,我总爱坐在广场高高的阶梯上,看着那些鸽子在水洗一般的蓝天里飞翔。阳光很美,将每一只鸽子的羽毛都镀着金边。很多关于鸽子关于童年的往事就悄然浮现。

时候父母亲工作都很忙,我从小就被寄养在别人家。养父母的家里养了一群鸽子,在天台上搭着很大的鸽子笼。每天清晨醒来的时候,鸽子在窗外咕咕叫着,养父会带着我去给鸽子喂食。那时候我还很小,总是闹着要去喂最高一排的鸽子,养父就溺爱地将我抱起来,用大手握着我小小的手掌去给鸽子喂晒好的玉米粒。

再过会儿养母会在楼下叫我的乳名,菲啊,吃饭了。我就乖乖地跟在养父的背后从天台上爬下来,自己搬个小板凳,坐在桌子旁等着养母给我盛来一小碗稀饭。那时候,养父母家境不好,早餐总是最简单的稀饭咸菜。只有我去的时候,才会去街上买几根油条,黄澄澄地架在我的小碗上。我一边咬着油条,一边看养父捧着大碗呼哧呼哧地喝着粥,眼镜片上满是蒸腾的雾气。

天台上的鸽子喂好以后,就会放飞出去。它们在矮矮的楼前盘旋一阵,然后越飞越远,到黄昏才会回来。幼时的我,呆呆地看着鸽子飞出去,总害怕它们飞出去了,会迷路找不到家。养父就点着我的鼻子叫我傻丫头,告诉我,不管多远,家永远是在的,它会找回来。

养父母住在一条有着斜斜坡度的巷子里,两旁都种着槐树。那时候,我早已经回自己家了,只有在周末的时候,才背上书包,带着功课去养父母家里睡懒觉,喂我心爱的鸽子。

那天我是穿了一件黄白格子的新衣裳,喜滋滋地去给养父母看。爸爸,妈妈,你们看我穿新衣服了,我要去看鸽子。养父牵着我的手,带我爬上天台。三楼跟天台之间是道短短的木阶梯,因为没有挡雨的东西,所以走上去总感觉是滑滑的。

依然是养父将我抱起来,去喂最高一排的鸽子。可是没想到我一靠近那些鸽子,鸽子就满笼子乱飞起来,那只特别大特别黑的鸽子在我的手上狠狠地啄了一下,吓得我当时就傻了,从养父的怀里挣脱下来,哭着往楼下跑。跑下那道木阶梯的时候,我一脚踩空了,脑袋撞在旁边的水泥栏杆上昏了过去。

等我清醒了以后,养母抱着我在床上哭,用鸭蛋给我揉撞青了的额头,又嗔怪养父没有照顾好我。我问养母,姆妈,为什么那只鸽子会咬我啊,平时我去喂它的时候,它都很乖的。养母就告诉我,前一天夜里,鸽子被一只黄白颜色的大花猫惊吓了,刚好我又穿着件黄白颜色的衣服,所以才会咬我的。养母一边跟我说话,一边催促养父去烧水,杀掉那只黑鸽子。我急哭了,对养父说,爸爸别杀鸽子啊,我以后不穿这件衣裳了,那鸽子就不咬我了。养父笑着对我说,好,菲菲不哭,爸爸就不杀鸽子。我听话地点点头,其实我知道,养母是没有工作的,就靠着养大了鸽子可以去集市上卖钱。

那只大黑鸽子,后来还是被养父杀掉了。那是个周末的下午,养母早早地叫养父杀好了鸽子,炖在火上等我回家。从中午等到晚上,嘴里念叨着,怎么菲菲还不回来……那时候没有冰箱,养母就将鸽子放在一只大盖碗里,用井水冰着。每天都煮开一次,一直等着我回家去吃。连续两个周末我没有回家,到后来那只鸽子都煮得化在汤里了,养父母才舍得跟哥哥姐姐一起吃掉。

从那时候开始,我再也没有穿过那件衣裳,也永远不喝鸽子汤。我只怕一口喝下去,便会喝出满眼的泪水。

光阴荏苒,养父母家里的鸽子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我去喂鸽子的时候,已经再不用养父抱着,就能喂到最高的那只鸽子。因为从小离开亲生父母,我不爱说话。只有当偶尔回到养父母家里的时候,我会像小时那样,依偎在养母的怀里,给她讲学习讲生活讲我那开始逐渐萌动的青春。

16岁那年,我交了平生第一个男朋友。第一回恋爱,我爱得很辛苦。出事的那天其实本来一切都很平常。我偶尔在恋人的箱子里发现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他抱着另一个姑娘笑意盈盈,照片上的日期刺伤了我的眼睛,那是我们正式确定恋人关系的第二个月。争吵在瞬间升级,我抓过桌上的一把水果刀朝手腕上狠狠割下,顿时鲜血如注。他慌了,握着我的手腕问我怎么办。我惨然一笑,说,我要回家。

他将我送回养父母的家里,养父母一见我当时的情况顿时手足无措。平素温文的养父大动肝火,狠狠地给了他一耳光。那是这辈子我见过养父唯一一次生气打人。养父将我送往医院,因为耽搁的时间长了,我因失血过多陷入了昏迷。医生说要大量输血,而家里是没有那么多余钱的。养父咬咬牙说,卖掉所有的鸽子,就算是砸锅卖铁也要菲菲平安。养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我亲生父母,他知道,一旦告诉了,我非但得不到安慰,还会引来另一场轩然大波。

两天以后,我执意要出院。养父母拗不过我,只抚着我的长发说,是爸爸姆妈没用,没能好好照顾你。回家后,我撑着虚弱的身体爬上天台,望着空荡荡的鸽子笼发呆。我知道此生我没有可能还得清我欠下的亲情,我暗自发誓要一直照料养父母到老。

那天的天空依然是如水洗过一般的蓝,只是已看不到总盘旋在楼前的鸽子。

结束了那场恋爱,我从叛逆而自卑的少女渐渐长大成熟了。养父母都老了,哥哥姐姐们都参加了工作,家里的环境逐渐好转。养父退休了,家里又有了一群鸽子,却不再是为了卖掉换钱,而是因为他们的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女儿,从小就喜欢鸽子。

这时候,是我扶着养父,照看他爬上天台。我去喂鸽子,而养父在一边笑看我忙着添水喂食,叮咛我地上脏,小心别踩着滑倒。我调皮地冲着养父伸伸舌头。在他的面前我依然是那个很多年前伸着小小手掌喂鸽子的小姑娘。

7年以后,养父因病过世。我只觉得天空都暗了,城市都灰了。那双一直守望我的天使,永远地少了一个。我哭不回那个一直宠我爱我怜我惜我的养父。依稀还是幼时,养父将我高高驮在肩头,带我去看元宵节的灯火;依稀还是童年,养父将两个红蛋偷偷藏在抽屉里,留着等我回家来吃,依稀还是少女,我扑在养父的肩上,哭我第一场夭折的爱情,依稀成年,当我失去了自己唯一一个心甘情愿肯嫁的男人,失去了我的婚姻的时候,养父让我回家,说会照顾我一辈子……30年的旧事,点点滴滴。

那是养父过世以后的第三年清明,我去立碑。碑上刻着义女两字,往事如潮水涌来。漫山遍野都是春天的痕迹,而天空依旧阴霾,我没有望见昔年爱到刻骨的鸽子。

养母是从养父走了以后就忽然衰老了。原来藏在槐荫深处的家拆迁了,养母住进了高高的楼房,就挨着当年去卖鸽子的集市。鼎沸的市声,喧闹的繁华,却没有了可以养鸽子的地方。我常常看见养母望着楼房里方方四角的天空,咕哝着,为什么现在的人都不养鸽子了呢。我偷偷去集市买了两只鸽子,跟一个漂亮的鸽子笼,将它递给养母的时候,忽然看见了她眼中闪过喜悦的泪光。

那是最后一年,我忽然想吃一种辣酱肉。养母给我做了好大一瓷坛子,结果,肉还没吃完,养母已不在了……

或许连我也是忽略了养母很久吧,我记得养父的鸽子,养父的二胡,养父的书,却总是看不见那个藏在养父身后斟茶送水的女人。那个照顾我成长,将我揽在怀中当亲生女儿一般疼爱的女人一直被我忽略着。送了养母去跟养父永远地住在一起后,我回家放飞了那两只鸽子。家没有了,鸽子一定会迷路了吧,它们飞不回来了。

不久之后的一天,我回家有事,忘了带钥匙。我在门外敲门,却没有人应门。猛然想起平时我回家的时候,养母飞快地跑出来给我开门的样子。房子还在,家具没变,只是始终在门内等我回家的人不在了,一瞬间我泪如雨下。

城市广场上依旧到处是飞来憩息的鸽子。可是那些曾经守望在我生命里,藏在鸽子背后的爱,已经永远失去了。这个下午的阳光很美,天空蓝得透彻,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睛会那么涩那么痛。猛然间耳边响起了10年前那个月夜的二胡声,心如刀割。

(燕子摘自《真情》)
(作者:获 轩 字数:3377)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