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烟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那是我在西海固一个叫上庄的村子里。走在这片土地上,焦黄的土地裸露着,没有一丝的绿意。抓一把黄土起来,沙漠里的沙子一般。但和我曾经生活过的村子一样,慈眉善目的山形地貌、绫罗绸缎似的晚霞、爬山而过的炊烟、徘徊于山口

那是我在西海固一个叫上庄的村子里。走在这片土地上,焦黄的土地裸露着,没有一丝的绿意。抓一把黄土起来,沙漠里的沙子一般。

但和我曾经生活过的村子一样,慈眉善目的山形地貌、绫罗绸缎似的晚霞、爬山而过的炊烟、徘徊于山口的夕阳、粗犷而缠绵的谣曲,以及村子里狗吠、鸡鸣、羊咩、牛哞……让我有了一种久违了的激动。吃过他们特意安排的饭之后,我们都聚在院子里闲谝,熔金的黄昏苫盖在我们的身上,像麦草苫盖在小鸟的身上。

虽然贫困,但却因为纯朴而让我有些艳羡。

我掏出烟来,一根一根散过去。烟不是什么好烟,在城里是工薪阶层抽的普通烟。但在这个村子里的人看来,当然是上好的烟了。他们接过烟,都习惯性地拿到鼻子上闻闻,然后点着悠长地吸上一口缓缓地吐出来。就是这吸烟的姿势在我看来,也是十分的惬意。

然而,那个叫朱光耀的,他双手接过烟,在鼻子上闻了闻,然后架在了耳朵上。我以为他没有带火,便掏出火机来给他点烟,他忙摇摇头,又摇摇头。

我忽然间对他产生了一种厌烦,颇有些看不起他。因为我想他可能不抽烟。然而,他却把烟接了过去。他的这一举动让我想起了经常遇到的一些人,尽管有些东西对他们来说毫无用处,然而他们还都以占便宜的心态据为己有,仿佛不如此,自己就吃了什么亏似的。我们都抽着烟,可朱光耀就那样靠着墙站着,我们一根烟即将抽完的时候,他溜出门去,走了。

我看看身旁的老朱说他不抽烟?老朱看看我说抽,咋不抽,这个村子里男人哪个不抽烟?日子好了抽,日子难了抽,庄稼成了收,跌了年成也抽,连女人也抽啊!

我说那他……

老朱显然是看出我的心思来,就笑笑说这个娃是个孝子,他拿回去孝敬他娘了。他有一个老娘老娘没吃过的东西他是从来不吃的,老娘吃过了他才吃,这南北二川的人都知道,你给的这根烟他当然不抽了,因为他娘还没有抽过。他娘抽了一辈子烟。

我被震惊了……

老朱长长地嘘出一口气来说,这事看上去是件小事,其实大着哩。

我点点头。

老朱又说你说如果是小事,人人都能做到。可这事谁又做到了呢?你说,这事谁能经常做得到呢?

“孔融让梨”、“陆绩怀橘”都是典型的例子,或许是因为其先入为主的教育意识,却远远不如这件事带给我的震撼大。一根烟或许已经化作烟雾尘灰了,然而,它带给我的东西却今生也不会消失。

第二天,当我要离开这里,爬上那个野鸡岭的鸡冠子山的时候,我回头看看那个村子,看看那个村子里东歪西斜的屋子,我牢牢记住了朱光耀这个名字,牢牢记住了上庄这个名字。

(袁方摘自《美文》2005年第4期,唐涛图)

(作者:季栋梁 字数:1272)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