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飞与178个孩子的生死绝唱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在“义演”舞台,他是“歌手丛飞”; 在178个孩子嘴上,他是“爸爸丛飞”; 在深爱他的妻子心中,他是“男人丛飞”; 在许多人眼里,他是“好人丛飞”。深圳市人民医院肿瘤科有一个特殊的病人。他叫丛飞,曾是深圳一位小有名气的演员,200

在“义演”舞台,他是“歌手丛飞”;

在178个孩子嘴上,他是“爸爸丛飞”;

在深爱他的妻子心中,他是“男人丛飞”;

在许多人眼里,他是“好人丛飞”。

深圳市人民医院肿瘤科有一个特殊的病人。他叫丛飞,曾是深圳一位小有名气的演员,2005年4月被诊断为胃癌。现在,他的名字在越来越大的范围内传播——自1994年起,他开始资助贫困山区的贫困孩子,受他资助的孩子达到178人,累计捐助款三百多万元。由于资助孩子,他散尽了家财,现在,人们纷纷为他捐款,医院也决定免收治疗费。

爱唱歌的大崇

丛飞,1969年10月出生在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县庄台镇。他从小就喜欢唱歌。村里的乡亲们至今还记得当年那位爱唱歌的大崇(丛飞昵称)。“有时我回家,就看见土炕上坐满了人,大崇拿着扫帚疙瘩当麦克风唱歌呢,”丛飞的母亲李彩凤回忆说,“他从小就喜欢唱,和爱唱东北二人转的父亲不一样,他学电视连续剧的插曲。大家都说他唱得好。”

对于丛飞的这项爱好,老俩口并没有太在意,“我们希望他能搞点别的,找个正式工作。”几经周折,丛飞当上了银行的一名出纳,并且点钞点得“特溜”。 但丛飞的兴趣还是在唱歌上,后来他考上了沈阳音乐学院。

现在儿子散尽家财资助贫困儿童,母亲虽有些嗔怪但也接受了。多年前,她自己就收养了一名孤儿——大丛飞两岁的姐姐。“其实他爸也这样,老把乞丐往家里领。”

丛飞从小就开始和时不时来“拜访”的乞丐打交道,“这孩子和一个山东的乞丐关系特别好。”李彩凤说,丈夫不仅一次次把乞丐领回家,还让儿子给他们端茶倒水,乞丐们逢年过节就来家里拜年,“大崇就把手头的饺子、点心主动给人。”

桥洞里走出的歌手

1994年,丛飞从沈阳音乐学院毕业后来到了广州。他曾向朋友描述那段经历,“睡在桥洞里,吃人家剩下的盒饭。”1996年,有个人发现丛飞有演艺才能,就带着丛飞搞演出赚钱。当年在深圳的一次大型演出中,他们赚了不少钱,但那人拿着钱溜了。丛飞当时身无分文,生活重新陷入困顿。但丛飞说他一点都不恨那个人,因为他认为那个人给了他第一次演出的机会。

丛飞的朋友李雄兄弟称,丛飞到深圳后不久,就认识了他俩。这个年轻人卓越的表演能力与歌唱天赋,让他俩很惊讶,当即决定和他联合搞演出。李雄说,在一次大剧院搞的沙龙上,他们帮丛飞开了个人专场。此后,丛飞开始出入各种歌厅进行表演。从最初演唱一首歌挣80元,到渐渐涨到几百元。当时丛飞已经开始模仿名人的举止神态,常逗得观众笑个不停,现场气氛好,丛飞的节目常被放到下半场压轴。渐渐地,有人开始注意丛飞,并邀请他去表演。久而久之他就有了名气。

滚雪球似的捐助

有了名气的丛飞经常有演出机会,但朋友们发现,本来不该缺钱的丛飞却总是显得囊中羞涩。后来才知道,他把钱都捐给山区的孩子了。

1994年,丛飞在重庆参加的一场为失学儿童重返校园的慈善义演改变了他的人生。那次演出中,观众席上坐的是几百名因家贫辍学的孩子,丛飞当时毫不犹豫地把身上所有的2400元现金放进了捐款箱。主持人告诉丛飞:“你捐出的这笔钱,可以使20个孩子完成两年的学业!”

丛飞感觉到这是很有价值的事情。从此以后,他就开始不断地资助贫困山区的失学儿童,先后二十多次赴贵州、湖南、四川等贫困山区举行慈善义演,为当地失学儿童筹集学费。丛飞资助的178个孩子中,除了汉族外,还包括彝族、布依族、苗族、白族、羌族等少数民族的孩子。

丛飞曾这样解释他捐助的动机:“在山区时,我被他们的贫寒所震撼,看到他们穿不上衣,吃不上饭,我心里就难受,而当我听到这些孩子有书可读时我就高兴。”他说,他最主要的愿望是让孩子有书读,让社会少几个文盲,少几个法盲。

丛飞一开始并没有告诉大家自己资助了贫困山区的孩子,“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一位朋友说,丛飞做事不爱张扬,所以当很多人对他的行为表示怀疑时,他也懒得解释,只是笑笑。

1998年3月10日至16日,丛飞为了资助深圳的贫困孩子读书,连续举办了7场“帮困助弱丛飞义演晚会”,将50多万元的门票收入全部捐献给了深圳市青少年事业发展基金会;1998年8月19日,正在外地参加商业演出的丛飞接到深圳有关方面打来的电话,问他能否参加次日举办的“情系灾区抗洪救灾”大型义演,丛飞立即推掉了多场商业演出,自掏腰包买机票返回深圳,还把自己在湖南演出所挣的2万元全部捐献了出来。

在捐助山区贫困孩子的同时,丛飞还是深圳市义工联合会的五星级义工,义工编号2478,杨华女士是丛飞进入义工联的引路人。1997年初她请丛飞加入义工联,由他着手招募人员创建一个义工联自己的艺术团,并担任团长。丛飞马上就答应了,经过半年多将这个业余的艺术团组建了起来。义工联艺术团在深圳的表演反响非常强烈,每年要有十多次大型演出。很多观众都是冲着丛飞的名头去的,而去了之后又都被他的魅力所折服。“在这些观者眼中,丛飞是一个开朗、敬业、从不耍大牌,对观众很亲切的表演者。”杨华说。

17万元外债

贵州省织金县官寨乡副乡长徐习文是丛飞在贵州捐资助学的承办人,徐习文说:“丛飞对贫困山区人民的那颗赤子之心,常常感动得我们热泪盈眶。来贵州扶贫助弱的单位和个人也不少,但没有谁能像他这样达到了完全忘我的境界。他6次来织金县和安顺市为贫困生送学费,走时不但捐光了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的钱物,还要向随行的朋友借钱捐,有几次甚至连身上穿的衣服都脱下来捐了,大冬天只穿着一件短袖内衣返回了深圳。”

在一些城市的商业演出中,丛飞已经小有名气,每场演出的出场费能够达到一万到两万元,多的时候一个月的收入可以到十几万元,资助孩子们的学费,对丛飞来说,完全可以承担。但2003年非典后,丛飞的演出机会锐减,收入也就越来越少。为了及时给一百多个孩子交上学费,丛飞从亲朋好友处先后借了10万元,在开学前如期给孩子们送去。

李雄说:“有次他向我们借了1000元钱,还死活要用录像机来抵押,到现在这个录像机还在我家里。”

从2004年春天开始,丛飞的胃部经常剧烈疼痛,还时常吐血、便血,丛飞的母亲李彩凤说,当时家里人和朋友们都劝他住院治疗。可丛飞拒绝了,只在门诊开了些口服药维持。2004年7月,丛飞如约来到贵州,给孩子们送去了下学期的学费。只是,这笔学费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他再次从朋友们手中借来的。当时,丛飞已经背负上了17万元的债务。

李彩凤说,丛飞当时还安慰她说:“只要我多联系一些商业演出,还这十几万元钱不难。”但没想到的是,丛飞的胃痛日渐严重,嗓音也渐渐不如往昔,他再也无力靠演唱为孩子们挣得学费了,欠下的债务无法还上,成了压在他心头的沉重负担。

“为什么没有能力了还要坚持资助孩子呢?”家人朋友对此都不能理解:“助人为乐也要量力而行,哪能借钱捐助别人?”丛飞这样向他们解释说:“我曾向孩子们承诺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供他们到毕业,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

患难真情

丛飞的第一任妻子是个缅甸人,在两年前与他离了婚,留给他当时年仅两岁的女儿睿睿。

实际上,他的妻子邢丹对他的做法有时难免也不理解,会发些牢骚。2004年夏,丛飞带她去贵州黔南贫困山区为所资助的孩子送衣物和学费。“那些孩子家里的贫困程度让我震惊,他们一年四季吃不起肉,玉米面还要掺上秸秆吃。许多人家五六口人冬天只有一床棉被。那些可爱的孩子们搂着丛飞的脖子一个劲地喊着爸爸,那一刻,我才真正理解了丛飞的付出。”

邢丹此后辞去了空姐的工作,照顾着年幼的女儿睿睿,当起了全职的家庭主妇。

对社会上人们对丈夫的种种评价,邢丹说:“他超出自己能力的资助,在旁人看来十分夸张,在我看来,却很自然,他性格就是这样,看不得旁人受苦,又经不起别人的哀求,别说这些贫困山区的孩子,就是普通朋友,只要软语相求,开口要他帮忙,他都会当回事情去解决,不太懂得拒绝别人,是他的优点,但也是他的弱点吧。”

在住院后,丛飞曾向好友留下了三方面内容的遗嘱:“邢丹嫁给我,一直跟我过着十分清贫的日子,还陪着我跋山涉水去贫困山区捐资助学,她为我吃的苦头太多了。如今她怀有4个多月的身孕,以后她一个人可怎么抚养这个孩子?请大家一起做通她的工作,拿掉这个孩子,以利于她以后的生活;我奔波多年,没有给家人留下任何积蓄,很对不起父母家人。我死后,让我的父母带着睿睿回辽宁乡下,那里的生活水平低,容易过活;我资助的一百多个孩子,有很多还是小学生,如果他们不能继续读书,等待他们的将是无望的未来,你们一定要多想想办法,让他们继续读书啊……”邢丹情绪激动得不能自制:“在这个世界上,他除了孩子,已经一无所有了,我怎么可以为了自己而将孩子打掉呢?无论如何,我都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愿你幸福

病榻上,丛飞仍然惦念着贫困山区的那一百多个孩子,惦念着他们这学期的学费还没有交上。5月17日,他把大家捐给他治病的钱留下3个疗程的化疗费用后,拿出2万元钱捎往贵州织金县贫困山区。

6月15日,丛飞在病榻上开了个家庭会,向父母家人提出了两点愿望:身后捐献眼角膜、有用器官造福他人,并将遗体捐献给医院做医学研究;拒绝接受深圳市住宅局送他居住的一套四房两厅住宅,家人何时何地都只能向社会奉献而不能向社会伸手。

“只要你快乐,只要你幸福,只要你圆上了好梦,我就不辛苦。只要你开心,只要你如意,只要你回头一笑,我就很知足。”丛飞轻轻哼起他自己作词的《愿你幸福》这首歌,脸上充满笑意。

(作者:周 勇 字数:430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