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合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波野夫是个不幸的男人,今年四十岁出头了,依然是一事无成。由于生意破产,他欠下了一大笔债,妻子离他而去,债主们成了他家的常客。波野夫陷入了内外交困、走投无路的窘境。这天傍晚,波野夫躺在家中的破床上,正绞尽脑汁想着

波野夫是个不幸的男人,今年四十岁出头了,依然是一事无成。由于生意破产,他欠下了一大笔债,妻子离他而去,债主们成了他家的常客。波野夫陷入了内外交困、走投无路的窘境。

这天傍晚,波野夫躺在家中的破床上,正绞尽脑汁想着摆脱困境的办法。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不用说,又是来讨债的。波野夫愁得双手抱住脑袋,不敢吱声。

那人毫不客气地走进房来,随手关上了门。波野夫硬着头皮爬起来,看了看来人,显然是个陌生人,不由得问道:“您是谁,找我有什么事?”

那人“啪”地打开手中的皮包,转眼间像变戏法似的从包里掏出一枝手枪来,恶狠狠地命令道:“转过身去,要是胆敢叫出声来,我就一枪崩了你!”

原来,此人是个强盗。刚才,他持枪在附近一家邮局抢了一大笔钱,就在他离开的时候,有人拉响了警报器。闻讯赶来的警察很快在四周布下天罗地网,强盗见无法脱身,就直接逃进了波野夫的家。

波野夫见强盗上门,心里反而平静下来,他对强盗说:“先生,您一定是跑错人家了吧,我是这里最穷的一户人家,您……”波野夫的话惹怒了强盗,他举起枪,狠狠地朝波野夫头上砸去,波野夫低沉地呻吟了一声,便失去了知觉。

强盗收起枪,把波野夫的衣服剥下来,穿到自己身上,然后把波野夫软绵绵的身体塞进了壁橱里。做完这一切,强盗才松了口气。他刚想抽烟,外面突然响起敲门声,强盗不禁大惊失色,他以为是警察前来搜查。正想有所动作,这时外面有人客气地喊:“波野夫先生,我是酒店派来收款的。”

强盗听了这话,才稍稍放心一点,他觉得此时装聋作哑反而会露出破绽,于是他索性大胆开了门,又尽量把身体藏在暗处,学着波野夫的腔调,故作轻松地问:“多少钱呀?”

收款的店员见对方欠了账还装糊涂,心中有些不悦,便很快说出了钱的数目。

强盗为了尽早把店员打发走,便从刚抢到手的现款中抽出三张大票子,递了过去。他心里还在自我安慰:这钱就算是藏身之处的租借费。

店员这次讨债出奇地顺利,他心里自然十分高兴,只是在接钱的时候,有些奇怪地问:“波野夫先生,您说话的声音怎么变了?”

强盗反应极快,忙掩饰道:“哦,这几天我感冒了,喉咙痛得厉害。”

店员讨好地一鞠躬:“您要保重身体,今后还请多多关照。”

看着店员欢天喜地地离去,强盗不由得抹了一下额角的汗珠。他刚关上门,外面又有人在问:“波野夫先生在家吗?”

强盗有了刚才的经验,不再惊慌失措了,他若无其事地开了门,问道:“什么事?”

门外是个体魄健壮的男子。看得出他没见过波野夫,所以一见面就拿出了自己的名片。强盗见名片上印着一家信托公司的名字,一时摸不透对方上门来的真正意图。

那男子见他不吭声,口气一下子变得强硬起来:“波野夫先生,前些日子您亲口答应过我们经理,今天一定还钱的。您要是再装糊涂,我可要把您带到公司去。”

强盗这才弄明白,自己又碰上了讨债的,心里尽管不愿意,但终究不敢得罪面前这个经验丰富的讨债老手,更怕被人拉到公司去暴露了身份。因此,他忙打起笑脸,说:“我还,我还……”

那男子这才把声音放柔和了些,并迅速递上一张借据。

强盗飞快地朝金额栏瞟了一眼,这一瞟,他不禁大惊失色。原来波野夫向这家公司借的是一笔巨款,强盗自己都不敢肯定刚才抢来的那笔钱够不够还债。强盗恼火了,他想掏枪。可一摸口袋,才发现刚才换衣服时忘了把枪拿出来。徒手和对方搏斗,强盗又怕自己不是对手。

那男子是个职业讨债老手,对方的神情变化他都看在眼里,他立即严厉地警告道:“波野夫先生,您别再耍花招了,如果要当场较量的话,您十有八九是会吃亏的。”

强盗无计可施,只得像剜心头肉似的打开皮包,一张一张地数着钞票,把抢来的那些钱全都交给了对方。

讨债人走了,强盗气得差点吐血,冒着生命危险抢来的钞票居然全替人还了债,这事要传出去,岂不让人笑掉牙?强盗坐不住了,他怕再有债主上门来找穷得丁当响的波野夫,决定尽快离开这个倒霉的地方。

强盗开了门,前脚刚刚迈出门槛,便被两个目光锐利、咄咄逼人的男子拦住了。“啊,又是讨债的!”强盗两眼一黑,差点昏厥过去。

两个大汉一左一右架住了强盗,像拎一只小鸡似的把他拉进屋内,“砰”的一声关了门。其中一个开口问道:“您就是波野夫先生?”强盗吓得筛糠似的颤抖起来,机械地点点头。

“有一件案子,您可是重要的证人。”

一听这话,强盗猛然醒悟过来,他们是前来搜查的便衣刑警。一种求生的本能,使他竭力镇静下来。因为不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案子,所以他只是装出一副愿意合作的样子,含糊地说:“是,是,我一定大力协助,老老实实地提供证词。”

“您真的愿意和警方合作?”对方又不相信地问了一句。

“当然,我一定随叫随到,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们。”此刻,强盗只想早点将便衣警察打发走,因此说出话来,口气十分坚决。

不料,那两个大汉听了却面面相觑。好久,他们才互相对望了一下,四只眼睛顿时露出凶光。其中一个恶狠狠地说:“这么说,我们的走私情况,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而且您还十分愿意和警方合作。这样看来,我们只好请您永远睡觉了。”

强盗闻言吓得魂飞魄散,他做梦都没想到马屁拍在马腿上——对方不是警察,而是走私集团派来堵波野夫嘴的杀手!眼见性命难保,强盗拼命挣扎起身子,嘴里还不住地辩解道:“我不是波野夫,你们弄错了。我根本不知道什么走私案子,救命啊……”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那两个大汉拿出早准备好的带有麻醉剂的一团布,塞进了强盗的嘴,接着他们把强盗拖到外面,装进了一辆汽车里。

轿车驶上大街,才开了没多久,就陷入了警察布置的包围圈中,这些警察就是奉命前来搜捕那个邮局抢劫犯的。结果,那两个大汉和强盗一起被警察抓住了。

到了天快亮的时候,躺在壁橱里的波野夫慢慢苏醒过来,他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的带有戏剧性的事情,瞧着自己仅有的几件衣服也被人剥去了,他不由连连哀叹道:“唉,我真是一个不幸的男人。”

(李秀萍摘自《笑林》2005年第5期,潘树声图)

(作者:托夫尔斯 字数:2762)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