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雅:湮没在丛林中的古老谜语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这座一度辉煌迷人的城市毁灭了,与世隔绝,杳无人踪。出于偶然,它又被发现于世,虚墟上树木丛生,连绵数英里,甚至没有一个名字来称呼它……”——当探险家约翰·劳埃德·斯蒂文斯第一次站在一座玛雅古城废墟上,不禁发出如此感叹

“这座一度辉煌迷人的城市毁灭了,与世隔绝,杳无人踪。出于偶然,它又被发现于世,虚墟上树木丛生,连绵数英里,甚至没有一个名字来称呼它……”

——当探险家约翰·劳埃德·斯蒂文斯第一次站在一座玛雅古城废墟上,不禁发出如此感叹。

玛雅,一个湮没在丛林里的古老谜语,像磁石一样吸引着探索者前赴后继,考验着他们想象力的极限。

水晶头骨揭示玛雅久远神秘

1927年,17岁的英国女孩安娜·米歇尔·赫奇斯跟随当考古学家的父亲来到洪都拉斯的一座玛雅古城。无意间,她发现在一堵残破的墙壁下有白光闪闪。扒开碎石,一只晶莹剔透的水晶头骨露了出来。这只水晶头骨打磨得异常精美,它完全仿照真人头骨,下颌骨还能上下活动。

这个奇特的发现令考古学家们惊愕不已:无法想象它竟有3600年的历史。当时的文明怎么会掌握如此完备的解冲知识?又怎么会将极易破碎成无数碎片的水晶雕琢得如此完美?

现在世界上共有3只这样的水晶头骨,它们都出自中美洲茂密的雨林深处。人们始终无法弄清它们所蕴涵的深奥信息,只是听到一个古老玛雅神话曾经提到它们:将13只完全相同的水晶头骨放在一起,它们就能唱歌、说话、能讲述文明久远的秘密。

水晶头骨的发现,证明了诞生在中美洲丛林中的玛雅文明曾经极度辉煌。但是由于历史记载严重缺失,玛雅所创造的一切都好象雨林里的迷雾,来无影去无踪,只留给人们无尽的猜想。

16世纪前叶,第一次来到尤卡坦半岛的西班牙人听说,在幅员辽阔深似海洋的雨林深处有一支古老的印第安部落,他们威名显赫的城帮名叫玛雅潘。从此西班牙就称这个不知名的印第安民族为“玛雅”。由于美洲大陆迄今没有发现古代猿人的化石,学者一般认为美洲古文明创造者——第一批印第安人的祖先是从本大陆以外的地方迁徙来的,来自西伯利亚。他们的祖行先磊约人亚洲通过白令海峡,分多次迁移到美洲大陆的;印第安人并非完全属于同一种族,有部分居民可能是从大洋洲方面迁移到南美或是美地区的。据估计,15-16世纪之交,美洲印第安人约有1500万-4000万,语言和方言达1700余种。

而就印第安人的祖先们出现在美洲的时间,学者有不同的看法。在美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华莱士等根据女性的线粒体DNA(脱氧核糖核酸)分析结果估计说,美洲印第安人的祖先们可能最早在距今3万年前就首次从西伯利亚进入美洲了,这一结论至今颇有影响。’

但据《纽约时报》2003年7月25日报道,美国哈佛大学和英国牛津大学科学家对西伯利亚人和美洲印第安人的遗传物质进行了比较分析。他们发现,在西伯利亚人最早迁徙到美洲之前,男性Y染色体曾发生了一个名为“M242”的变化。测定结果表明,这一变化大概发生在距今1.8万年至1.5万年之间。据此推断,西伯利亚人首次进入美洲不可能比这段时间更早。这次研究的美英科学家认为,用女性和线粒体DNA来测定年代很难做到准确,经常将测定时间算得更久远。相比之下,如果能找到合适的标记,男性的Y染色体是更精确的“遗传时钟”。而且,这项新的研究结果与根据印地安人语言演变得出的推论也更符合。

玛雅文明区地处中美洲,西临太平洋,东濒大西洋的墨西哥湾和加勒比海,北部是突出的尤卡坦半岛,西北与东南方向分别通过墨西哥和中美诸国的两条狭窄的陆地与北美洲和南美洲连接。

按照不同的自然地理条件,玛雅文明地区分为:包括尤卡坦半镐北部墨西哥湾沿岸的北部地区;位于洪都拉斯半岛西部、危地马拉的佩腾地区,伯利兹、坎佩切南部、恰帕斯和塔帕斯科东部的中部地区:包括萨尔瓦多西部和危地马拉的部分沿海地区的南部地区。

玛雅明大致分五个发展阶段:史前古典时期,公元前20世纪至公元前1世纪,玛雅文明前身的奥梅克文明出现,留下巨石像、巨石球等伟大雕塑,创造了象形文字:前古典时期,公元前1世纪至公元1世纪,奥梅克衰亡,玛雅继承并发展自己的文明:古典时期,公元100年至10世纪,是玛雅文化的全盛时期,农业发达,生活富庶。社会阶级分明,建筑,天文学,文字,艺术均高度发达,到公元900年前后,大量玛雅城市被废弃,原因不详;后古典时期,公元10世纪至13世纪,玛雅文化开始衰落,托尔特克人侵入,出现文化融合现象:后古典晚期,公元13世纪至16世纪,主要城邦杀伐加剧,人祭频繁,16世纪因为西班牙人的入侵而衰亡。

玛雅人突然中断辉煌,遁入丛林

玛雅文明的起源很离奇;他们拥有完善的象形文字系统,却看不到像汉字那样的演进过程;他们从没有使用过轮子、金属工具,也没有驯养任何大型牲畜,却建造了高耸入云的金字塔;他们掌握了极为精确的太阳历和金星历,年的误差仅有23秒,六千年里计算金星的误差只有1天,历法可以维持使用4亿年;他们在数学上最先使用了“零”概念……这些知识仿佛与生俱来,找不到清晰的源头。

玛雅文明的中断更加离奇:当一切成就在公元10世纪前后达到辉煌的巅峰时却突然衰落。分布在不同地区的玛雅人好象同时接到了指令,抛弃自己亲手建起的繁华城市,离开家园和肥活的土地,遁入深山和丛林。

对于玛雅文明为何在鼎励时期突然中断,学者提出了各种假说:像外族入侵、气候骤变、地震破坏、瘟疫流行、农作物歉收等等不一而足,差不多有多少个考古学家就有多少种说话法。但是,所有的假说都找不到足够的证据做支持。

近年又有一种假说十分流行。它批出玛雅的中道衰落完全是由于连绵不绝的征战以及血腥的人祭所致。

玛雅人有种独独特而骇人听闻的神圣仪式,即以活人作为牺牲献祭神灵。他们剖开活人的胸腹,把跳动的心脏献给太阳神。有时这种仪式所杀死的人数达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玛雅人每年用来祭神的人达到200-300万之间。为了祭神,就需要生拎大量的俘虏,所以玛雅的各个城市邦一直处于连绵的战争之中。人祭和战争中死亡的人数相加,每年死亡的玛人在500万左右,这无疑导致玛雅文明的迅速衰退。

玛雅遗址成为探险家的乐园

外部世界重拾对玛雅的好奇是在西班牙人占领这里200余年之后,而真正在文化意义上重新发现玛雅的人一直到19世纪才出现。

1839年10月3日,英国双桅帆船“玛丽·安”号离开纽约港,驶向尤卡坦半岛加勒比海沿岸的伯利兹城。船上的两名乘客没有想到这次到玛雅世界的冒险会使他们声名鹊起,他们是美国人约翰·劳埃德·斯蒂文斯和英国画家弗雷德里克·卡瑟沃德。

弃舟登岸,斯蒂文斯和卡瑟沃德在藤蔓错叠猛兽出没的丛林里穿行。一路上,他们吃着混杂了火药味道的食物,忍受着雨林里恶劣的天气,几次从骡背上颠下来,还曾被当地人拘押。后来终于抵达第一处玛雅遗址——洪都拉斯境内的科潘。一座高大的武士纪念碑像一位静默的恭迎者伫立在道边,它“耸立着,其前附有祭坛。四周是一片树丛,似是要遮蔽这件神圣的碑刻。树丛肃寥寂静,仿佛神灵正在悲悼逝者。”

回到美国两人一起发表了《中美洲、恰帕斯和尤卡坦游记》一书,这本文笔生动、插图精美的探险记录在短短3个月内竟然再版了12次。

斯蒂文斯之后,探险家纷至沓来。

谁也说不清玛雅还有多少秘密

在世界诸多古文明中,玛雅文明无疑最具神秘色彩。在英文中,Maya这个名称就是神奇莫测的代名。那些雨林深处的金字塔、那些零零碎碎的人祭遗骸、那些莫名其妙的符号图画、那些来去无踪的王国部落,把学识渊博的考古学家,通今博古的历史学家都弄得一头雾水,谁也说不清玛雅还会冒出什么样的谜团来。

帕伦克古城的国王戴着“绿玉面具”死去

位于墨西哥恰帕斯州北部的帕化克古城是今天所能见到的最大玛雅遗址。

整个遗址占地大约1000顷,有大量的神庙、宫殿、金字塔和铭文石碑。最著名的建筑物是铭文神庙。这个高25米的金字塔形建筑顶部有五个门,每个门旁边都有精美的雕刻。

而就在这座雄伟的神庙下,还隐藏着一处神秘所在。

在帕伦克金字塔上的神庙里,墨西哥考古学家阿尔韦托·鲁斯经过细致的探察,发现神庙的一面墙壁和地板之间留有缝隙,这说明墙壁的地基并不在板板上。接着他又发现了地板上的一只石栓。搬动石栓,地板竟被掀开,露出一条阶梯形暗道来。然而暗道里的碎石竟有400郢多,清除它们用了整整3年时间。直到1952年,一座密室才在20多米长的秘道尽头出现。

密室被一块重达4.5吨的巨大浮雕石板覆盖着。随着石板被一点点移开,一座石头灵柩呈现在众段前。开启石棺,时硕是一具尸骨,他的头上戴着一只象征至高无上身份的“绿玉面具”,旁边还摆放着1000多颗珠宝。经考证,死者是逝于公元7世纪的帕卡尔国王。

而那块覆盖榜椁的巨石板后来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上面雕刻着一名玛雅男子,他神情专注,身体蜷卧,双手紧紧握住一个带手柄的柱子,柱子前面的花纹极其繁复。有人认为它展示了躺在祭台上的帕卡尔国王,有人认为它是一个从脖子上长出玉米的谷神,冯·丹尼肯基甚至把它想象成一个正在驾驶飞船的宇航员。最公认的解释是,图案展现了帕卡尔王人阳间到阴间的整个历程。

奇琴·伊查古球场以失败者的头颅作祭品

奇琴·伊查位于墨西哥尤卡坦州梅里达东面1公里的热带雨林之中,是玛雅帝国最大最繁华的的城帮,也是保存比较完好的一处古迹,可以说是一座古代玛雅城市的标本。

整个遗址包括了古代玛雅城市最重要的元素:金字塔、天文台、球场、人头祭台、水井和广场等等。奇琴、伊查的库库尔坎金字塔是玛雅金字塔中最有代表性的一座,它标志着玛雅人高度发达的数学、天文学和建筑学知识。塔高30米,呈阶梯形,四边棱角分明,塔上面有一座高6米的方形坛庙:塔的四边各有91级石阶,可以直接通向坛庙。石阶和顶上的平台加在一起,刚好365级,代表一年的365天。在台阶两边是边墙,两个边墙下面各刻有一个巨大蛇头,蛇头带着羽毛,张着大嘴,伸出一条1米多长的大舌头。这就是玛雅人所崇拜的“羽蛇神”。“库库尔坎”一词就是“羽蛇神”的意思。

最为神奇的是,在每年春分和入分两天的黄昏,金字塔会出现“羽蛇神显灵”的奇景。下午3点左右,太阳开始西沉,金字塔北边墙上的光影棱角变得清晰起来,从上到下逐渐由笔直变成波浪形,就好像一条巨蟒从塔顶向大地游动。到5点左右,墙上的光影和投到地上的7个先等腰三角形,加上石雕蛇头就形成了一条响尾蛇的样子。这种利用光影效果产生的奇观显示了玛雅人非同寻常的智慧。此刻古代玛雅人就会爆发热烈的欢呼,他们载歌载舞,庆祝羽蛇神的下凡(春今曰)或升天(秋分曰)。玛雅人认为羽蛇神在春天来临为他们带来雨水,可以开始耕种。而秋分蛇形再现的时候,意味着蛇神离开,旱季开始。

奇琴·伊查还有一座圆形的金字塔,是用来观测天象的。金字塔外观是圆形的,内部建有螺旋状的楼梯。它的形状和现代的天文台非常相象,一些学者甚至认为这座天文台本身就是一架天文仪器。现存的雕刻和壁画有很多表现古代玛雅祭司观测天象的情景。他们一丝不苟,手持十字棍,目视远方地平线上的参照物,确定太阳和星星的方位,然后制定历法。

在武士神庙前坐落的查克摩尔雕像是奇琴·伊查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它的造型是一人仰卧,双腿上屈,脸侧视,双手放在胸前,捧着摆放贡品的托盘。在祭典上,祭司会把刚从活人身上挖出的心脏放在神像所托的盘中,然后举行向神献祭的仪式。

玛雅世界著名的圣井其实不过是两个椭圆形的天然蓄水也。井口有50多米,井壁非常陡,一层一层的岩层叠压在一起。从井口到水面大约有20米深。

为了取悦井下的神灵,玛雅人几乎把所有好东西都投到了“圣井”里。每当饥荒、瘟疫、旱情出现的时候,玛雅人都要把活人投到井里,请他询问“雨神”的旨意。这种仪式大多在清晨兴行,如果一个人被投入井里到中午还没有死去,上边的人就会垂下一根长绳把这个人拉上来,这个生还的人还将从此受到众人的礼遇,被大家当作“雨神”的使者膜拜。

人类追寻、破解玛雅之谜的旅程,依然漫长而遥远……

(作者:林 青 方 谦 字数:5129)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