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特的结婚礼物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译/程 璐不可思议的冰淇淋,冰凉,却可融化你的心每当我收到结婚喜帖时,我都会想像一下这两个即将举行婚礼的人所具有的独特个性,猜想着他们会钟爱着什么?分享些什么?什么又会给他们带来欢乐?然后,我便去商店给他们买一

译/程 璐

不可思议的冰淇淋,冰凉,却可融化你的心

每当我收到结婚喜帖时,我都会想像一下这两个即将举行婚礼的人所具有的独特个性,猜想着他们会钟爱着什么?分享些什么?什么又会给他们带来欢乐?然后,我便去商店给他们买一件相同的东西:一架老式的冰淇淋机。

每一对新人在收到这件礼物时,反应都是相同的:起先他们感到很困惑,接着立即表达他们的谢意,然后便把它搁到一边。最终他们将会把这架冰淇淋机放到橱架上或车房里并因此而忘记了它的存在。

时光在他们日复一日扮演丈夫和妻子的角色过程中流逝。很快,婚姻带给他们的新鲜感和兴奋感就会消褪,生活开始变得平淡无奇且乏味,好像用久了的银器需要重新磨光,撒满了面包屑的烤箱需要清理一样。于是,他们当中的一个人会想起冰淇淋机。

我和我的丈夫就是这样。在我们的婚礼上,一位客人送给我们一架有着橡木铲斗、大容量搅拌器及手摇曲柄的冰淇淋机。当我们极力掩饰住自己的惊讶,微笑致谢时,她略带狡黠地笑着,似乎看穿了我们的心思。此后,这架冰淇淋机就一直静静地呆在箱子中。只有在搬家时,才把它和其它的礼物一起钉进板条箱,运往我们的新家。

发生争执

无忧无虑的蜜月过后,我们开始了那种早已预见到的新婚—上班族的生活。我们商议着日常家务的分工,比如谁洗衣服、谁采购、准做晚饭、谁除草等等。就这样,在好长一段时间内,我们各自分工明确,婚姻生活按部就班,井井有条。我们为两个房间置备了家具,买了六盆花草,一台剪草机和一条狗。生活是那样的快乐美满。

然而没过多久,我们之间就爆发了第一次争执。同我年轻时发脾气一样,我砰地摔紧卧室的门,扑到床上哭起来而此时瑞克却跑出门打篮球了;几个小时过后,他带着一个纸袋回来了。我多希望那里面盛的足花。可出乎我的意料“他费劲地拖出、个很重的袋子,然后砰的一声放到了桌子上。

“那是什么?”我极力压制自己的愤怒。

“盐,”他似乎漫不经心地说道,

“我们是不是把一架冰淇淋机放在家里的某个地方了?”

“在车房里。”除之外,我不想再与他多说一句话。他把盛着冰淇淋机的盒子搬进客厅。放到地板上,很明显是在等我前来帮忙。而我则无动于衷地搬弄着锅碗瓢盆,假装做起晚饭。表面上对其视而不见,其实足想看看这个城市里长大的男孩是否能够想出如何组装这架他一生中从未触摸过的机器。

握手言和

瑞克尽其所能才将木曲柄拧到铁支架上。之后,他便泄气地坐在地上,一脸苦恼地挠着头,那模样让我忍俊不禁。“你曾用过与这类似的东西吗?”他求助似地问道。

“是的,”这架冰淇淋机与伴随我长大的那架冰淇淋机几乎一模一样,因此我只花了几分钟时间便把它装好了。其间,还收到瑞克不断投来的既羡慕又赞许的目光。

“我们有做冰淇淋的全部材料吗?”瑞克问我。

“当然,”我很高兴有机会指使这个令我气得发疯的笨手笨脚的男人,“把冰淇淋机搬到外面去,再敲一些冰。我来做乳脂。

一切准备好后,我开始转动冰淇淋机的曲柄,搅拌桶内发出了冰块和盐被搅在一起时发出的声音。“我握住这儿,”我的丈夫边说边把手放到曲柄上离我的手很近的位置。我默许了他,这令他很高兴并快速地转起了曲柄。

他脸上那快乐的表情让我想起童年的美好时光:那些夏日里,每当我们五个小孩的顽皮和不知疲倦搅得母亲不得片刻安宁时,她便会说:“让我们来做冰淇淋吧。”于是,我们便会乖乖地围在冰淇淋机边,一起静静地转动着曲桶,倾听搅拌桶里面发出的美妙声音,而那个将一丁点儿基本配料变成冰淇淋的过程,更是像变魔术般的神奇,每次都能给我们带来极大的兴奋和快乐。

一个小时之后,瑞克的笑容开始变得有些僵硬,汗水不断地从他的额头渗出来,快速而有节奏的转动也变得吃力、迟缓。“嗯,栽们的冰淇淋开始成形了,就要大功告戍了。”他气喘吁吁地对我说。

我知道他说得没错。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假装尝了一口后却说道:“还需要十分钟。”

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冰淇淋。我们的怒气经过一晚上的忙碌和凉鳇丝的冰淇淋的冷却,已无影无踪。随之而去的还有那为不休的争吵储备的体能;突然间,我们感到所谓的分歧现在看来是那样毫无意义。

彼此珍惜

只是遗憾的是,我们并不是每次争执都会想到去做冰淇淋的。同许多夫妻一样,生气、争吵到后来相互妥协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直到经历了那次大的感情波动,我们才明白从前那些日子中的争吵真是对美好生活的浪费。

就在我们发生第一次争吵的几个月后,瑞克遇上了一次空难。尽管机上所有的人都幸免于难,那一天还是成为我们两人的一个转折点。在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都没有再争执过。相反,我们认识到生活需要少一些常规、少一些争吵,而多一些我们也说不上来的逻辑,比如多吃一点冰淇淋也不一定有害。

在这种新观点的启发下,我们筹办了一次聚会,邀请客人们自己动手制作甜点:家庭冰淇淋。在我们的朋友中,有一些人从来都没有做过冰淇淋,他们认为,冰淇淋从一开始就是装在盒里的;另一些人则已迫不及待地想要转动冰淇淋机的曲柄了。所有的人都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

在冰淇淋的制作过程中,大家是那样的融洽和亲切,感觉就像在一个大家庭中。不久,那天晚上被邀请参加聚会的每一个人,甚至一些未结婚的人,都买了一架属于自己的冰淇淋机。我们试着把桃子、薄荷、巧克力、蓝莓甚至肉桂蜜调在一起做出一种新式冰淇淋,其美味可想而知了。

转眼间,从我们打开这件最奇怪的结婚礼物到现在已经23年了。其间我们有了三架自己的冰淇淋机,两个孩子也已长大成人。此刻,我该出去再买一架冰淇淋机了一当然是要耙它作为结婚礼物的。我能够想像得出这对新人看到它时惊讶、困惑的表情。但是,正如同我们一样、他们最终也会发现:在日复一日的生活里,只要有冰淇淋机,没有什么足不能被改变的。

(郑士良摘自2000年11月21日《环球时报》)
(作者:[美]苏 珊 字数:2599)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