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陶罐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译/邓 笑最近,我和丈夫带着10岁的儿子乔治,一起到墨西哥去旅游。我们来到一个叫泰克的小镇,在街上信步走着,看到许多卖工艺晶的小摊上,出售着各式各样的陶器。上面都五颜六色地画着玛雅人的神话场景:有太阳神、雨神和其

译/邓 笑

最近,我和丈夫带着10岁的儿子乔治,一起到墨西哥去旅游。我们来到一个叫泰克的小镇,在街上信步走着,看到许多卖工艺晶的小摊上,出售着各式各样的陶器。上面都五颜六色地画着玛雅人的神话场景:有太阳神、雨神和其它各种自然界的神像。这时,在一个商店的角落里,我看到了一个美丽的琥珀色的陶罐,它几乎和乔治十样高。我一看到它,就被它迷住了。“如果把它放在我们家的起居宅里,看上去一定很漂亮,”我轻声地跟我的丈夫——克利夫说。

“忘了它吧,”克利夫摇了摇头,劝慰地跟我说,“我们不可能把这样大的东西带上飞机。”“我想,他们是会让我们把它捆在空座位上的。”一向都对我很体贴的克利夫,看到我这么坚定的态度,也只好耸了耸肩,同意了我的想法。

经过再三的讨价还价,原来就不十分昂贵的这个陶罐,最后被我砍到了10美元成交。想想同样的东西,在国内,最起码也要值100美元。很为这次成功的交易,感到非常得意。我们终于买下了这个陶罐,还给它起了个名字:“查理”。乔治非常喜欢这个陶罐,把它当作自己的墨西哥“弟弟”。并且跟我们许诺:一定要保护好这个讨人喜欢的?同胞”。

接近黄昏的时候,我们叫了辆出租车,一起到飞机场,去预订第二天的飞机票。“带一只罐子上飞机,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克利夫问机场的工作人员。

“如果能把它放在你们随身携带的行李里,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先生。”

可是,当这位工作人员看到了我们的“查理”时,禁不住皱起了眉头。“这显然太大了。你们根本不能将它带上飞机。”

“你的意思是说,不能带‘查理’回家了?”乔治伤心地问道,忍着不使自己的跟泪掉下来。

我也在旁边,努力请求这个工作人员,帮我们想想办法。

“我看,只能将它装进板条箱里,然后用专门运送货物的飞机,给你们送去!”

于是,他就在一张纸上,写下了一个托运公司的地址。我们就根据这个地址,找到了那家公司。我赔着笑脸,向柜台后面的一位女士,说明了我们的来意。那位女士听了我的说明后,抱歉地说:“我们这儿没有板条箱。?

这确实使我们很为难。在这个不熟悉的城市里,我们到哪儿去找到一只板条箱呢?后来,我们决定去买些水果。果然,我们发现那装水果的板条箱,很合适放我们的“查理”。结果,卖水果的小贩以12美元将它卖给了我们。

“这可比‘查理’的价格还贵呀!”克利夫自言自语地说;买到了板条箱,我们匆忙赶到了那家“托运”公司,办好了手续。公司里的两个职工,又是敲,又是钉。又是装,又是拼。足足忙了近两个小时,才把珊陶罐妥善地安放在箱里。他们要价20美元——这是“查理”身价的两倍。

第二天,在机场的托运部,工作人员搬起了板条箱,去称“查理”的重量。它们超过广百磅。最后结算下来,我们需要交付的托运费是85美元。

几天后,我们终于在家里接到了托运公司的电话。“乔治,”克利夫挂上电话说,“你的‘弟弟’到了。”乔治听了很高兴,马上跟着他爸爸一起驾车去了机场。我呆在家里,心里在想:花去我们120美元的“查理”,会完好无损地到家吗?

不一会儿,克利夫和乔治兴致勃勃地搬着板条箱回家了。他们拿着榔头和螺丝刀,开始干了起来。那箱子,第一层是木板,第二层是报纸、牛皮纸和碎布片。最后,“查理”完好无损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它比我记得的还要漂亮,闪耀着琥珀色的光芒。罐上面彩绘的玛雅诸神,显得无比的庄严。虽然,它本身只值10美元,但经过这一番折腾,实际的价格,已经涨了十几倍。不过,我们一点也不后悔。我想,只要是你喜欢的东西,贵一点也是值得的。并且,无论是干什么事情,只要你下了决心,总是可以干成功的!

(姜新有摘自2000年11月10日《青岛日报》)
(作者:[美]林德·迈克 字数:1603)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