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are you?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去网上聊天,恐怕遇见的最多的问题就是:Who are you?起初,我挺头疼这个“你是谁?”,几乎一见这行字就犯晕,以至于一次居然在键盘上敲出了“我就是我”,被网友客气地评价为“混账的答词”,一进传为喷饭笑料。当然,这只是发生在

去网上聊天,恐怕遇见的最多的问题就是:Who are you?起初,我挺头疼这个“你是谁?”,几乎一见这行字就犯晕,以至于一次居然在键盘上敲出了“我就是我”,被网友客气地评价为“混账的答词”,一进传为喷饭笑料。当然,这只是发生在本人上网的初级阶段,属幼稚型错误,难免,而且可以饶恕。

后来在网上混久了,也就油了,理所当然地进入“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的境界啦。问我是谁,哼哼,今年今月今日今时,本大爷高兴是谁就是谁,愿意扮谁就是谁!一切都来自忽发奇想的一念之差,弹指一挥间:

我可以是阴险毒辣的“岳不群”,也可以是纯情美丽的“小龙女”,更可以是刀不虚发的?小李飞刀”,还可以是见谁灭谁喜欢骂人的“王朔老爹”,有时心情好也自荐出任一次“打狗队长”或“黑猫警长”什么的……这么说吧,在网上,我是个“千面人”,看菜吃饭,纯粹看对象定身份。譬如:见了“MM”我就是“GG”;来了“BB”我就是“MAMI";你是“小蜜”我当“大款”;对方自称“杨白劳”我当然要做“黄世仁”;遇见“五阿哥”我就作秀“小燕子”;来了个“太空人”我只能扮“霹雳战警”;遇见“好色之徒”我怎么也得足朵“带刺的黄玫瑰”,对不?”反正,甜的咸的酸的辣的腥的荤的香的乱七八糟的统统一起上,怎么好玩怎么来呗。我可以一万个放心;无论我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文是武,是人是鬼,包括轻松百变的高矮、胖瘦、职业个性,等等和等等,提问者绝对是无从查考的,大家都有点心照不宣、游戏一场的味道。

在虚拟的网上,我居然从中体会到了一种随心所欲的刺激和玩人于股掌的乐趣。因为,在现实中这简直是不可想像的!我开始对网络感激涕零了;它这么轻而易举地就让我过了把演员瘾,一了夙愿!

可惜,此类游戏玩多了,多少有点腻味了,特别是在聊天室里偶尔遇见个很谈得来的,正欲进一步投入,但蓦然想到对方也许正扮演着某个角色在“玩”我呢,立即像冰水浇头,全身发冷,没了丁点兴趣,连潜心修炼日久的“键盘鸡爪功”顷刻功力散尽,瘫软的手指就再也弹击不了小小的键盘……这时,我才又意识到这个“Who are you?”的问号其实很重要。扪心自问,在昏天黑地的这部“现代聊斋”中,有时,连我自己也真搞不清自己究竟是谁,或者应该足谁了,好像只有一点还比较清楚,那就是网上的我已经不再是我,至少不是真实的我,他是性格裂变的另一个陌生人,“这个人”我看不懂他,到后来甚至还有点怕他了。因为不知为什么,只要一上网,“这个人”就钻出来取代了我,可平时他在哪儿?莫非……就、就躲藏在我灵魂的某个阴暗犄角旮旯里?他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还有,我是不是患上了时髦的IT综合症而且到了晚期?

真没想到一个?“Who areyou?”居然又引出了像螃蟹似的一串问号。“你是谁?”实在应该是问双方甚至是问大家的问题。不认真回答此问题者就不值得与其聊什么鬼天!

这一夜,我大彻大悟,忽然意识到聊天室酷似一块墓地,无形中埋葬了真我,却又孵化出一个虚幻莫测、似我非我的怪物,长此以往,我到底会变成谁呢?谁?谁?谁?……

于是,我提足全身真气,在屏幕上打出了最后宣言:

大虾、菜鸟们:

请别再问我:“Who ave you?”

我就是我!我必须还是我!游戏结束。881永远!

(谭天摘自2000午12月1日《工人日报》)
(作者:张永春 字数:1440)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