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雨林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位于南美洲东部的小国厄瓜多尔是安第斯山脉周围最小的国家。国家虽小,却五脏俱全,从具有民族特色的土著文化,到西班牙殖民时期的建筑;从终年被白雪覆盖一旦爆发时景象壮观的火山,到印加时代的遗址;从白滩碧海的热带岛

位于南美洲东部的小国厄瓜多尔是安第斯山脉周围最小的国家。国家虽小,却五脏俱全,从具有民族特色的土著文化,到西班牙殖民时期的建筑;从终年被白雪覆盖一旦爆发时景象壮观的火山,到印加时代的遗址;从白滩碧海的热带岛屿,到世界上物种最丰富的雨林,这个和中国广西壮族自治区差不多大小的国家有着独一无二的物资和旅游资源。我有幸作为美国哈佛大学世界教学组织的志愿人员,在厄瓜多尔神秘而古老的热带雨林里住了一年,又在第二年回到那里,看望了我在那里的朋友。

绿色是雨林的颜色

安第斯山脉顶部的冰雪几千万年来的消融,形成小溪和瀑布,在东部山脉脚下的平原汇合成世界上最大的河流系统和世界第二长河流——亚马孙河。亚马孙河穿越南美洲北部,经过巴西、委内瑞拉、玻利维亚、秘鲁、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一路滋润亚马孙热带雨林的生长,最后流入大西洋。

亚马孙热带雨林规模巨大,美丽多姿,又颇具神秘感:尽管它是全世界一半以上的动植物种类的家园,但其中很大一部分至今还不为人所知。在雨林里,平均每10平方公里生长着1500多种花、750多种树、400多种鸟、150多种蝴蝶、100多种爬行动物、60多种两栖动物……雨林里的植物一半以上具有药用价值,在人类发现的近两千种治疗癌症的植物中,雨林植物占了70%。据说,全球三分之一的氧气产于这里,可见雨林里树木之丰盛。

雨林里的人们

密集的雨林里不仅生活着世界上最奇特的一些动植物,它还养育着一些几乎与世隔绝的土著人群。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住在雨林深处,至今还过着缺水少电、以种地打猎为生的原始生活。他们的生活看似简单而平静,其实是一种艺术——一种和世界上最大的蜘蛛、蚂蚁、蛇、鼠类动物、蟑螂、蜥蜴、蝙蝠、各种吸血的虫子等和平共处,甚至同居一室的艺术,也是一种固执地生活在现代社会之外的艺术。这些土著人分不同种族,说不同的语言,其中最大的一个种族叫Quichua。我就是住在一个Quichua的部落里。

这个叫Limoncocha的小地方,50年前还是一片寂静的雨林,掩藏着一个美丽的小湖。当一支只有15人的迁徙队伍到达时,他们为这里的美景和丰富的鱼类资源兴奋不已,并决定在这里建起新的家园,并取名“柠檬湖”,因为这里有湖,湖边又有郁郁葱葱的柠檬树,而湖本身也像柠檬一样漂亮。在美国传教士的帮助下,他们还建造了简单的学校、教堂和医疗站。他们与许多其他的雨林部落一样,由于新陈代谢快,死亡率高,必须以极快的速度繁衍后代。因此,大多数家庭都有近10个子女,最多的一对夫妻竟生了17个孩子。如今的Limoncocha已经是一个有600多人口的大部落了。

我在雨林的故事

最初住在雨林的日子,对于我这个从小在大都市长大的女孩来说并不简单。天气又闷又热,住在专为志愿人员准备的小木屋里,虽然有自来水,但也要学着特别节约。热得实在无法忍受的时候,我也会和当地人一起去河里游泳。雨林里经常下雨,换洗的衣服很难干,也只能一直穿着有霉味的衣服。电是用小发电机提供的,一天供电最多3个小时,而且只有晚上能用。很快我就学会了怎样开发电机,习惯了只有晚上才能用熨斗这类小电器,也慢慢开始适应晚上9点以后的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这种黑是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无法理解的,黑得好像什么都不存在了。但是也只有在寂静的黑夜里,才能清晰地听到外面的昆虫、青蛙和各种鸟类一刻不停共同演奏的雨林小夜曲。特别是鸟叫声,有的像人在大笑,有的像水滴入深谷,有的则是雌雄互唤,由远到近,高低谐音,当然有时还有啄木鸟啄木头的声音。

雨林的生活,对我来说最具挑战性的就是和虫子打交道了。每天早晨一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把防虫水涂满全身。再热的天也不能穿裙子,只能穿长裤和靴子,而且在穿衣之前必须上下抖动一番,以防有毒蜘蛛藏在其中。走路时还要当心尽量避开草地,因为草地里有极小的寄生虫会爬进裤腿寄生于皮肤上。对于蟑螂更是又怕又恨。雨林的木屋建构使蟑螂来去自由,它们数目之多,个头之大,都是我闻所未闻的。我住的小木屋,由于每天清扫,蟑螂还不算最多。可是有一次,我在一个学生的家里过夜,一抖蚊帐,起码20只半个手掌大的蟑螂爬了出来。我的惊叫声引来了学生的妈妈,让我肃然起敬的是,她用手抓起了一只只蟑螂,并一只只摔死在地板上。我在热带雨林的另一个天敌是会咬人的蚂蚁。这种蚂蚁比我们在上海看到的蚂蚁大几十倍。有一次我站在路上和几个人说话,他们突然提醒我:“Holmiga!Holmiga!”那时我的西班牙文还没学到“蚂蚁”这个词,无论他们怎么说,我还是一愣一愣地没有反应。直到忽然觉得有东西在咬我的腿了,才发现我站在了蚁群正在爬行的地方,很多蚂蚁已经爬到了我的裤子里面。我只好拼命地蹦跳,当地人也急忙帮我把靴子上的蚂蚁打下来。当然也有很多人站在旁边对我的表现觉得很有趣,因为他们从小到大都习惯了这些动物,不会像我这样反应激烈。时间长了,我才慢慢学会怎样避免一些虫子的叮咬,也慢慢地可以对蟑螂视而不见,和平共处了。

雨林里奇特的生活方式

雨林的人们生活比较简单和艰苦,但可能是他们对外面的世界不太了解而无从比较,或者是他们天性朴实快乐,他们的日子过得反而比较轻松,我很少看到有人生气发怒。他们有很多自娱自乐的活动。每天下午成年人和小孩子都会聚到部落中心的空地上打篮球,踢足球。他们每年有两次选美活动。圣诞节更是有各种比赛和彻夜狂欢。其中我最喜欢看的是爬油竿比赛。

油竿是由树干剥皮后涂油做成的。他们通常会准备两根,大约5米高,顶部挂满了玩具和生活用品作为奖励。爬树本来是那里小孩子的专长,但要爬涂了油以后的树干就没那么容易了。比赛开始的时候,孩子们按男女分成两队。每个孩子都穿长衣长裤和袜子,有的甚至把袜子套在手上来防滑。开始的时候,老师们把孩子扛在肩上,当他们完全抱住了油竿以后再让他们自己往上爬。大多数人都会很快滑下来,引发大人们的阵阵大笑。我记得有一次,一个男孩往上爬的时候裤子掉了下来,全部落的人都哄堂大笑。当然,每爬一个人,竿子上的油就会被蹭掉一点,所以,到最后总会有一个孩子爬到油竿的顶部,拿到所有的奖品。

说到小孩子,雨林里人们的传统教育方式也是很奇怪的。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小学生捂着流血的鼻子一个人在往医疗站走。他的同学告诉我,他在学校除草的劳动中和另一同学玩闹,结果被锄刀砍伤。回家后,父亲不但没有给他上药,反而把他痛打一顿,现在伤口更深了,连鼻子也开始流血。还有一次上课时,一个女学生不知怎么自己从凳子上摔了下来,右手臂脱臼,送到巫医那里接了好多次才接上。孩子受尽了苦。回家后居然又被父亲打了一顿。我百思不得其解,向当地人询问原因,才知道他们从小教育孩子要独立,对自己的行为要负责,不能给别人添麻烦,特别是不能用锄刀之类的工具伤害他人。很多土著部落有这样的传统,如果小孩子因为自己不小心伤害到自己或是他人,都要受到家长的惩罚。要不是亲眼目睹,我简直不可想像。

其实,雨林的人们最奇怪的风俗,莫过于他们的葬礼了。一次,我的一个学生的奶奶去世,我也被邀请去参加葬礼。葬礼的地点是部落边上的一个小棚,有个小发电机专门为其彻夜发电。棺材放置木棚的中心,直系亲属坐在棺材旁边,其他亲戚朋友围坐在周围。奇怪的是,除了一两个直系亲属在低声悲泣外,其他人都是又笑又叫地在玩纸牌游戏。所谓入乡随俗吧,我也就和几个学生一起坐在地上开始玩纸牌。其间,时不时还有人分发糖果甜食,据说是为了消除睡意。过了一会儿,两个年轻人站起来表演了几曲Quichua人的民族歌曲。与此同时,死者的女儿开始哼起了一首怀念母亲的民谣。这些笑声、嬉闹声和亲戚的哭声、低唱声混杂在一起,制造出一种让我有点迷茫的气氛。当地人却说得振振有辞:有人死了,活着的人应该为他们庆贺,因为他们是去了一个很快乐的地方。这里的习俗是人死后的第一夜,其他人应该彻夜玩乐,以欢送死者的灵魂进入另外一个世界。那天,到了晚上12点,我已经很累了,只得先回了家。第二天早上我到学校后查问了一下,的确有好几个学生整个晚上都在那里玩,然后是从那里直接来上学的。

诚然,随着时代的发展,雨林里的人们也开始面对一些现代文明的诱惑,但他们在很多方面还是坚持自己的古老传统,并引以为荣。其中很突出的一点就是他们的巫医文化。被称作“Shaman”的巫医,传说中有着超自然的能力,可以和巨蟒和黑豹之类的雨林猛兽对话,甚至可以呼风唤雨,但实际上,他们最通常的能力是熟知雨林里的药用植物,并以其治病救人。我住的地方虽然有个医疗站,还有从首都派来的实习医生作免费治疗,当地人还是宁愿经常去看巫医。我所见过的巫医的治疗方式莫过于用烟熏,并用草药拍打病人,其有效与否我不得而知,但当地人确实非常相信。据说还有一个非常有能力的巫医,一个人住在湖的另一岸,而那一段湖叫“黑湖”,很少有人到那里去捕鱼。当地人说,普通人进入黑湖会激怒巫医,后果不堪设想,所以黑湖也像死湖一样,悄无人声。我和一些学生还有老师曾两次划船进入黑湖,每次都是一进去,天就开始下暴雨,据说这是巫医对我们发出的警告,我们也就很快退了出来。所以,黑湖在我心中留下一种很神秘的感觉。其实,对“Shaman”的研究现在在欧美的医学界也是热门课题之一。虽然我不知道那里的巫医是不是真的能呼风唤雨,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们对大自然了解之多,是远远超出常人的,所以也可以说,他们有和自然对话的能力。

雨林面临的威胁

很多年以来,热带雨林里居住的人并不多,自然环境因此得到较好的保护。但是近10年来,由于美国石油公司开始在那里开采石油,大片大片的雨林惨遭砍伐。离我住的地方仅几公里之地,就有一个几十平方公里的大型石油公司,一根根粗大的石油管道穿越雨林,从雨林深处连到边境的城镇。石油的燃烧和石油管道的输漏,对雨林造成的污染简直无法估计。雨林被破坏后,不仅当地人的家园受到威胁,雨林里的珍稀动植物濒临灭绝,而且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也都会因为全球生态环境被破坏而受到直接或间接的影响。

(史明摘自《世界之窗》2003年第6期)
(作者:蔡 森 字数:4270)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