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玻璃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快到了。在节日期间人们通常要喜气洋洋地庆祝—番,最重要最开心的活动就是聚会与狂欢。我的家在雪云山南麓那座多民族城市的边陲小镇上。学校一放假,我就迫不及待地挤上火车返回清静幽雅的故乡。镇里居民

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快到了。在节日期间人们通常要喜气洋洋地庆祝—番,最重要最开心的活动就是聚会与狂欢。

我的家在雪云山南麓那座多民族城市的边陲小镇上。学校一放假,我就迫不及待地挤上火车返回清静幽雅的故乡。镇里居民介1都在为迎接圣诞节的来I临忙碌着,我也想利用节前的这段时间做一次家里卫生大扫除。可是,一不小心将客厅里的一块装饰玻璃打碎了,心里很懊丧。但转念一想:这也算不了什么.再去买一块就是了。当然,必须马上去买,因为节日期间,人来客往的,一定得装上新玻璃。听人说过,这种玻璃销量少市场上很少出售,怎么办?我精神一振,决定到百里外的市区走一趟,争取买到这种装饰玻璃。

玻璃店,而且是装饰玻璃店,我从来没有打听过,更没有光顾过,自然也就不知道它在市区的什么地方。不过,听说市里玻璃店并不少,出售装饰玻璃的商店只有一家,据说,是在库尔巷的斜坡上。至于这条巷在哪里,我的脑海里只是一个问号。其实,这倒没有什么关系,俗话说得好,鼻子底下有张嘴——不知道可以问嘛。

次日凌晨,天刚蒙蒙亮,我就离家出门了。先穿过一条狭长的胡同,再越过一条街道,绕过一片居民住宅区.便径直来到了一条直通市区的汽车大道上。不一会儿,我跳上一辆公共汽车就直奔市区来了。下了汽车,得先打听一下装饰玻璃店在哪里,刚到街道口的拐弯处,恰好碰见一个年逾花甲的老头。

“库尔巷?”听到这个名字,老头顿时愣住子。沉思片刻,他才自言自语地说,“这个巷名儿,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是不是离布鲁大桥不太远呢?……”这时有个手拎食品袋4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正匆匆从我们身边经过,老头做了个手势,向她打听起来。

“这个我可不知道,”妇女惊诧地说,“说句实话,我在这儿住了二三十年了,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巷名儿!……”她正要说下去,一抬眼看见对面有个白胡子老头朝这边走来,立刻活锋一转,指着老人兴奋地说:“你瞧,那是卡热老汉,他是本地老住户,对本市的地理环境最有发言权,也许老先生知道这条巷子?”

“库尔巷?”卡热老汉也被问住了。他眉头紧皱,迟疑半天,才低声说道,“好像有这么一条巷子……靠近成吉大街,旁边就是……”

“那儿没有这条巷子,”老头打断卡热老汉的活,“我在成吉大街上的一家邮局工作过,那一带我非常熟悉,根本没有这条巷子。”

正当我们愁眉苦脸、莫衷一是的时候,一年轻夫妻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卡热老汉就向他们打听起来。

“库尔巷?”年轻的丈夫停住脚,低头思十寸片刻,随即恍然大悟道,“噢,我想起来了!这条巷子就在雪原大道的拐弯处。”为了证实自己说得准确,他马上扭过身子,问他的妻子:“卓拉,你说呢?”

“你瞎说什么呀,哪里有这条巷子?”漂亮的妻子瞪了丈夫一眼,把长长的披肩发朝肩后一甩,接着说,“你说的那个拐角处是有一巷子,不过它不叫库尔,是哈吉巷。”

“不对,是你记错了!我清清楚楚地记得那是库尔巷!”脾气火爆的丈夫带着责备的神色看着爱妻,很自信地补充一句.“我肯定没错!在拐角处的对面有个烤肉铺,烤肉铺正好在这条巷子的斜坡上。”

“不错,那里是有个烤肉铺,可是那不是库尔巷!”年轻的妻子也毫不示弱。“那你具体地说出来,烤肉铺是在什么巷道上?”“是在哈吉道上!”“不对,你在胡说八遭!烤肉铺正是在库尔道上。”丈夫故意提高嗓门慑服自己的妻子。“你今天是不是喝多了,怎么老是说胡活,耍酒疯!”妻子被丈夫的话激怒了,不禁火气升腾,怒不可遏。

此时此刻,围观的群众减惶诚恐,也都迷惘与困惑起来……

看着妻子怒发冲冠、情绪激昂的表情,年轻丈夫的傲慢神态反倒平静了许多,但是仍然显露出那般洋洋得意的样子,似乎妻子越生气就越能证明是他赢得了这场争辩胜利似的。

由于年轻夫妇双方各执己见,彼此又互不服气,致使双方争斗的情况更加高涨,争执的锋芒也更力口激烈。从他们夫妻二人的外表神态来看,大有不见分晓、不分出个高低势不罢休的势头。一时间,这里的场面变得紧张起来。围观群众的胃口全都吊到嗓子眼了。转眼间,在我们四周聚集了众多观众。大家的目光全都注视着这对年轻的夫妇:有的惊愕与惆怅,有的恐慌与迷惘。与此同时,有的还在穷缘究根,有的高谈阔论。

这里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犹如一个耍杂技的大技场一样。男女老幼络绎不绝地朝这个“新闻交汇处”涌来,好奇心促使他们关注这里的聚讼。谁都想打听一下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新鲜事儿!汇拢来的观众越来越多,不多会儿,人行遭上也都挤满了人,很快就扩大到了汽车道上。瞬息间,整条大街全都成了看热闹、听争沦、猎新奇的民众大军。刹那间,人流又涌到了邻近大街上,真正形成了浩浩荡荡、万头攒动的人的海洋。放眼望去,人山人海,煞是壮观……

这当儿,人群里不知准从哪里抱来一些柴禾.燃起子一堆篝火。篝火迅速燃烧起来.周围一切便开始颤动,开始摇晃。火堆里的树枝发出噼啪的响声。于是,周围的人群开始向火堆边游动,很快众人就把火堆团团围了起来,他们一边烘烤冻得发僵的双手,一边不停地往火堆里添加干柴。柴禾借助寒风烧得格外火旺。红色的火舌向上卷起,散出一个个火星,燃着的树叶在飞翔,天上的星儿好像在对那些火花微笑、招手。篝火烧得熊熊,烧得旺盛,烧得通天明亮。

这时候,一位戴白帽、身穿制服的男子汉蹬着三轮车过来了。不用问,他是饮食服务公司的营业员。壮汉停下三轮车,撩开车架-上的白盖帘,白净净、热腾腾的肉包子和香味扑鼻的肉馅饼便显露出来.随即他就扯开嗓子叫卖开了……就在此时,紧靠墙边站着的一个男青年不甘寂寞,怀抱吉他,弹奏起轻松的乐曲来。悠悠扬扬,十分悦耳动听。渐渐的,乐曲变得浑重、高昂,节奏与旋律也变得欢快强劲了。随之,人们附和着低吟慢唱,声音由低变高,人数也由少变多。合唱声与吉他声配合默契,浑然一体。歌声悠扬、淳朴,真正唱到了人们的心坎里,又从心吐了出来,弥漫到了整条大街。大家尽情地抒发着心中的情感……美妙的歌声和动听的吉他声交织在一起.人人热血沸腾,这样一部分人竟然情不自禁地一边昂扬激情地唱着,一边合着节拍兴致勃勃地手舞足蹈起来。狂欢的人群中,还不时爆发出阵阵笑声与欢呼声。顷刻间这儿便形成了一片令人荡气回肠、激动人心的狂欢场面。

就在此时。有个善于辞令的小伙子站在街道口的一辆小汽车的顶盖上,扯起嗓子做起了精彩的演讲,双手不时地比划着,他讲得绘声绘色,极富感染力。据周围的听众说,他在详细讲述有关库尔巷的具体方位。尽管我竭力地凝神细听,但由于距离太远,而且四周的喧嚣声、嘈杂声太大,自始至终我都没听清他讲了什么,自然无从得知库尔巷的确切位置。那位青年的演湃,对于因打听库尔巷而惹起的这场“大祸”是无济于事的。

夜幕早已降临了,装饰玻璃商店所在的库尔巷仍然没能打听到。突然,失望与悔恨交织在一起,使我百感交集、忧心如焚。此时,我已心灰意冷,无心再呆下去,于是便决定打道回府。我马上裹紧衣服,缩紧身子,左拱右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从人海里挤了出来,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了家中。可是.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厨房的餐桌上放着一张纸条,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我们去市里了,不知道今天那里发生了什么特大的新鲜事儿?晚饭就在炉灶上。”

天哪,那个狂欢的场面,何时才能恢复平静?

谢天谢地.我总算平安地回到家里子……

(李冰红摘自《喜剧世界》2003年第7期)

(作者:埃斯加 字数:3128)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