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妈今天买什么菜?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4月30日赶回家,“五一”想吃老妈烧的菜。早上醒来,却见老妈正睁大眼睛对着天花板咬嘴唇想心事。“我不晓得可以给你吃什么菜,肉圆么是下脚垃圾肉做的,水产品么是福尔马林泡的,牛肉么是注水的,咸肉么是搀入敌百虫腌的,墨鱼

4月30日赶回家,“五一”想吃老妈烧的菜。早上醒来,却见老妈正睁大眼睛对着天花板咬嘴唇想心事。“我不晓得可以给你吃什么菜,肉圆么是下脚垃圾肉做的,水产品么是福尔马林泡的,牛肉么是注水的,咸肉么是搀入敌百虫腌的,墨鱼么是用硫磺熏的,豆制品么是在猪棚边做的,草鸡蛋么是配好黄粉喂食才有好看的蛋黄的,油条么是用地沟油汆的,吃牛么有疯牛病,吃鸡么有禽流感……我真的不晓得该买什么菜。”

如果家庭主妇每天出门买菜前都要在脑子里如此历数一遍,并且要在菜场里时时牢记这样一张已经很长并且还在加长的清单,我想,基本上,她们可以归入脑力劳动者一类。像我老妈这样的家庭主妇最应该明白:现代社会不再自给自足,没有人可以独立地打理好个人生活中的一切,人与人必须互相依赖,人与人必须互相信任。

“信任是经济交换的润滑剂。”这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肯尼斯·阿罗的话。

“信任是简化复杂的机制之一。”这是德国社会学家卢曼的话。

“没有人们相互间享有的普遍的信任,社会本身将瓦解。几乎没有一种关系是完全建立在对他人的确切了解之上的。如果信任不能像理性证据或亲自观察一样,或更为强有力,几乎一切关系都不能持久。”这是一个世纪前德国古典社会学大师西美尔(George Simmel)的话。

没错,我们对人家用什么肉做肉圆、用什么饲料喂草鸡、用什么油炸油条、在哪里做豆腐一概缺乏“确切的了解”,所以,一口咬下去时,内心饱含着的(尽管我们没有意识到),原来是对我们这个社会的“系统信任”。

看过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教授的一本书,叫做《信任:社会美德与创造经济繁荣》。书里说,信任是从一个规矩、诚实、合作的行为组成的社区中产生的一种期待。福山教授把社会分为低信任的社会与高信任的社会,低信任的社会指信任只存在于血亲关系上的社会,高信任的社会指信任超越血亲关系的社会。他说,在一个时代,当社会资源与物质资源同等重要时,只有那些拥有高度信任的社会才能构建一个稳定、规模巨大的商业组织,以应对全球经济的竞争。

构建“系统的信任”,“应对全球经济的竞争”,升斗小民恐怕想不了那么远,我在想的是,如果我们的信任只存在于血亲关系之上,我是不是应该立即行动起来,组织一个以血亲关系为纽带的小社会,娘舅做肉圆、叔叔腌咸肉、姑妈制豆腐、阿姨喂小鸡、老妈熏墨鱼、我来炸油条。其实,我想的也有点远,因为我老妈此刻面临的现实问题是:今天应该买什么菜?今天可以买什么菜?

(作者:甄 黛 字数:1079)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