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差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几个月前,我从外勒民警改任治安民警,离开了居委会那些热情的老人们,,而每天要面对那些打架斗殴、持械伤人的泼皮无赖。出现场、查线索、传唤嫌疑人、讯问取笔录,每天忙得脚跟儿都闲不住,比起当“片儿警”要辛苦许多。管界内人

几个月前,我从外勒民警改任治安民警,离开了居委会那些热情的老人们,,而每天要面对那些打架斗殴、持械伤人的泼皮无赖。出现场、查线索、传唤嫌疑人、讯问取笔录,每天忙得脚跟儿都闲不住,比起当“片儿警”要辛苦许多。

管界内人员多,治安情况复杂,持械斗殴案件时有发生,案子是不少,可我上任后一个案子还未破过,每天总是跟在别人身后转,干一些无足轻重的活儿。我虽常常虚心向老治安民警求教,人家也不吝赐教,但事情往往是欲速则不达,即使我拿出浑身解数,加班加点,挑灯夜战仍是战绩平平,破案纪录还是零。

人常说,成功的后面常伴随着机遇,我对此曾持置疑态度,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研究,我开始近乎于悲观地想,耐心等待,静心屏气,幸运的光芒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喧闹一天的派出所小院此刻已安静下来。黑暗中偶有蟋蟀在墙洞中低声鸣唱着。不久,睡意袭来,我从院中的椅子上回到宿舍的床上。之后,我是被院中刺耳警铃声唤醒的。除非是发生紧急情况,那只锈迹斑驳的老式电铃才会被值班民警拉响。深更半夜,事‘隋肯定紧急。很快院中就响起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所长大声地问:“什么事?”

值班的是一位老民警,他早已站在院中央操着浓重的山东口音大声回答道:“医院来电话,有人被捅伤了,正在急救室抢救,可能有生命危险!”这时,所有的在班民警都已经聚集在小院儿中。所长又仔细询问几句之后对我说,你带人去看看。抓紧时间多子解一些情况,人死了就不好办了。我应了一声回屋拿了手枪,与另外两个民警驾驶东风三轮摩托急速奔往医院

医院的走廊上站满了看热闹的人,不明真相的挤在人群中不停地搜集事情的残缺部分,我们3人刚一出现在楼道里,人们便自动让出一条通道。我用目光逡巡在人群中,发现界内五六个泼皮无赖式的人物在人群中挤来挤去。我正疑惑,医院保卫科的小李忙迎上来说,人已经送手术室了,神志还算清醒,要问就得抓紧时间。

我们乘上电梯快速升至5楼的手术室。小护士只允许我和民警小董两个人进入。

手术室里,受伤的男人赤条条地躺在手术台上,穿戴严谨的医生护士们在忙碌着手术前的准备工作。医生介绍说,他是被一把锋利的剔肉刀捅伤的,伤口在左下腹,刀口很深,手术时间会长一些。这时坐在伤者头前的老麻醉师,从蓝色的口罩后面挤出一句话:“要问抓紧,最多半分钟,我就给药了。”

伤者是一位瘦瘦的三十多岁的男人,伤口的疼痛和麻药的作用让他的全身一阵阵地抽搐着,我忙问他的姓名和家住地,他断断续续地从嘴里嗫嚅出:“我叫杨顺……”我忙又附在他耳边问是谁用刀伤的他,只见他喉咙不停发出呼呼的响声,最后道出3个宇“小地主”,言罢他便进入了麻醉状态。, 医生示意询问到此为止。而就在那一瞬间,我的脑海里闪过一张熟悉的面孔,这张脸是我在几分钟前在楼道的人群中见过的:矮胖的身材,一双肉泡眼总是闪着狡黠的目光。他,就是在这一带打架出了名儿的“小地主”。我暗自思忖,好大胆啊,捅了人竟敢跑到医院探听虚实。现在应该立即下楼抓住他。

走出手术室,我急忙低声告知小董二人:“捅人的是‘小地主’,就在楼下人堆儿里,别让他跑了:”

一楼长长的甬道里仍是人声嘈杂,急于想知道事情缘由的好事者仍挤在楼道内议论纷纷b还未走近人群,我不禁一阵暗喜:因为那个叫“小地主”的胖子正眯着眼站在人堆儿里若无其事地望着我们。等我们威严地站在他的眼前,他依旧一脸平静地缄默不语。我压抑住将要进发的冲动,冷冷地对他说:“你出来一下,我有点事儿跟你谈。”

骤然间,人群鸦雀无声。无数目光一瞬间都聚集在“小地主”肥胖的脸上。那“小地主”迟疑片刻,满不在乎地盯着我说:“我怎么了,有事儿在这儿说。”我毫不让步,不容辩驳地答道:“这是医院,不是谈话的地方,跟我们到所里去一趟。”

“小地主”脖子一梗,竟蛮横地说:“不去,有事儿就在这儿说。”

在公众场合,尤其是与被传唤人的唇枪舌剑,警察如果败下阵来,在某种意义上说就意味着你整个警察群体的无能和软弱。此话可能有些偏激,但当时这种意识却充斥着我的大脑。

我上前一步对视着他一字一句地说:“现在我们口头传唤你!”

“小地主”嘴里竟然哼了一声,将他那肥硕的头转向人群,身体也轻蔑地不停地抖动着。

面对这样一个嚣张的犯罪嫌疑误差张国庆

几个月前,我从外勒民警改任治安民警,离开了居委会那些热情的老人们,,而每天要面对那些打架斗殴、持械伤人的泼皮无赖。出现场、查线索、传唤嫌疑人、讯问取笔录,每天忙得脚跟儿都闲不住,比起当“片儿警”要辛苦许多。

管界内人员多,治安情况复杂,持械斗殴案件时有发生,案子是不少,可我上任后一个案子还未破过,每天总是跟在别人身后转,干一些无足轻重的活儿。我虽常常虚心向老治安民警求教,人家也不吝赐教,但事情往往是欲速则不达,即使我拿出浑身解数,加班加点,挑灯夜战仍是战绩平平,破案纪录还是零。

人常说,成功的后面常伴随着机遇,我对此曾持置疑态度,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研究,我开始近乎于悲观地想,耐心等待,静心屏气,幸运的光芒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喧闹一天的派出所小院此刻已安静下来。黑暗中偶有蟋蟀在墙洞中低声鸣唱着。不久,睡意袭来,我从院中的椅子上回到宿舍的床上。之后,我是被院中刺耳警铃声唤醒的。除非是发生紧急情况,那只锈迹斑驳的老式电铃才会被值班民警拉响。深更半夜,事‘隋肯定紧急。很快院中就响起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所长大声地问:“什么事?”

值班的是一位老民警,他早已站在院中央操着浓重的山东口音大声回答道:“医院来电话,有人被捅伤了,正在急救室抢救,可能有生命危险!”这时,所有的在班民警都已经聚集在小院儿中。所长又仔细询问几句之后对我说,你带人去看看。抓紧时间多子解一些情况,人死了就不好办了。我应了一声回屋拿了手枪,与另外两个民警驾驶东风三轮摩托急速奔往医院。

医院的走廊上站满了看热闹的人,不明真相的挤在人群中不停地搜集事情的残缺部分,我们3人刚一出现在楼道里,人们便自动让出一条通道。我用目光逡巡在人群中,发现界内五六个泼皮无赖式的人物在人群中挤来挤去。我正疑惑,医院保卫科的小李忙迎上来说,人已经送手术室了,神志还算清醒,要问就得抓紧时间。

我们乘上电梯快速升至5楼的手术室。小护士只允许我和民警小董两个人进入。

手术室里,受伤的男人赤条条地躺在手术台上,穿戴严谨的医生护士们在忙碌着手术前的准备工作。医生介绍说,他是被一把锋利的剔肉刀捅伤的,伤口在左下腹,刀口很深,手术时间会长一些。这时坐在伤者头前的老麻醉师,从蓝色的口罩后面挤出一句话:“要问抓紧,最多半分钟,我就给药了。”

伤者是一位瘦瘦的三十多岁的男人,伤口的疼痛和麻药的作用让他的全身一阵阵地抽搐着,我忙问他的姓名和家住地,他断断续续地从嘴里嗫嚅出:“我叫杨顺……”我忙又附在他耳边问是谁用刀伤的他,只见他喉咙不停发出呼呼的响声,最后道出3个宇“小地主”,言罢他便进入了麻醉状态。, 医生示意询问到此为止。而就在那一瞬间,我的脑海里闪过一张熟悉的面孔,这张脸是我在几分钟前在楼道的人群中见过的:矮胖的身材,一双肉泡眼总是闪着狡黠的目光。他,就是在这一带打架出了名儿的“小地主”。我暗自思忖,好大胆啊,捅了人竟敢跑到医院探听虚实。现在应该立即下楼抓住他。

走出手术室,我急忙低声告知小董二人:“捅人的是‘小地主’,就在楼下人堆儿里,别让他跑了:”

一楼长长的甬道里仍是人声嘈杂,急于想知道事情缘由的好事者仍挤在楼道内议论纷纷b还未走近人群,我不禁一阵暗喜:因为那个叫“小地主”的胖子正眯着眼站在人堆儿里若无其事地望着我们。等我们威严地站在他的眼前,他依旧一脸平静地缄默不语。我压抑住将要进发的冲动,冷冷地对他说:“你出来一下,我有点事儿跟你谈。”

骤然间,人群鸦雀无声。无数目光一瞬间都聚集在“小地主”肥胖的脸上。那“小地主”迟疑片刻,满不在乎地盯着我说:“我怎么了,有事儿在这儿说。”我毫不让步,不容辩驳地答道:“这是医院,不是谈话的地方,跟我们到所里去一趟。”

“小地主”脖子一梗,竟蛮横地说:“不去,有事儿就在这儿说。”

在公众场合,尤其是与被传唤人的唇枪舌剑,警察如果败下阵来,在某种意义上说就意味着你整个警察群体的无能和软弱。此话可能有些偏激,但当时这种意识却充斥着我的大脑。

我上前一步对视着他一字一句地说:“现在我们口头传唤你!”

“小地主”嘴里竟然哼了一声,将他那肥硕的头转向人群,身体也轻蔑地不停地抖动着。

面对这样一个嚣张的犯罪嫌疑人,只有对其实行强制措施才能解决目前的困境,我怒不可遏地断喝一声:“把他带走!”“小地主”起初略有些反抗,但仍被我们3个人强行带出医院的大门。

三轮摩托的引擎隆隆地发动起来,“小地主”被我按在车厢内。四周看热闹的人们更加恋恋不舍地尾随在车后,我甚至听到有人在低声议论,警察真是了不起,这么快就破案了。雪亮的车灯划开漆黑的夜幕,我心情此刻如车灯一般豁亮。因为在破案簿上我将打破零的纪录,我想这或许就是企盼已久的幸运。

我的思想正信马由缰。突然,蹲在车厢中的“小地主”身子猛地一蹿挣脱了我的手,在地上踉跄一下,拔腿朝黑暗中逃去。我率先跳车追赶,追出一百多米仍与其相距十几步远。持刀的凶徒,怎能让其逃脱哦拔枪在手,推弹上膛。因为我已经几次高声喝令他站住但毫无结果。此时此刻,最有效的办法我想只有开枪制止他。奔跑中我举枪在手,对准其腿部扣动了扳机。“砰”地一声,呼啸的子弹在黑夜中划出一道红色的光,擦着“小地主”的左腿穿过。在柏油路上进出几个火花儿,我正懊悔射击水平的误差,突然见那“小地主”双腿戛然止步,双手抱着头大声道:“别开枪!我不跑了。”

回到所里,我面带自豪地把事情前后经过简要向所长做了汇报,所长自然是面露喜色,让我马上进一步审问并追查那把剔肉刀的下落。坐在我对面的“小地主”嘴里呼呼地喘着粗气,目光盯着墙角儿一声不语。“你把刀藏在哪儿了?”我身边的小董开始发问了。

听到这句话,“小地主”身子一颤,小眼睛睁得大大的,突然他嚎啕大哭起来,紧接着跳起身,头用力向墙壁撞去,这一下令我们不知所措,他的头重重撞在墙上。两位反应快的民警立刻上前将他拽回到椅子上。他开始声嘶力竭地哭叫起来,哭得昏天黑地,似伤心到极点。

“杨顺不是我捅的!是卖羊肉的那个‘小地主’。要不是我把他送到医院,杨顺早他妈没命了。”

什么?我心中暗自一惊,虽然现在还不能证实他说的是实话,但从他涨红的脸上我分明读出——他没有说谎。我仓皇地走出办公室,站在石榴树下,脑袋嗡嗡作响。十分钟后,他的话得到证实。那个真正的“小地主”作案后不久,由家人陪着到分局刑警队投案自首去了。

而真正的来龙去脉是:那个叫杨顺的当晚酒后闯到“小地主”的羊肉摊前,当着他的面儿竟然调戏“小地主”的老婆,二人在争执中,“小地主”操起剔肉刀捅在杨顺的身上。于是血案发生了。杨顺被捅伤后在马路上走出五十多米已呈半昏迷状态,偏巧这个叫“小地主”的与两个小兄弟刚从牌桌儿上下来,他和杨顺过去有交情,于是,3人救死扶伤用自行车将杨顺送到医院抢救。

事毕,情绪稳定后的“小地主”坦言,他之所以跳车是害怕到所里被我们发现他腰里的2000块钱,那钱是他老婆让他第二天上货用的。按他的想法:我这样的人在警察面前好事坏事都说不明白,更不用说腰里有钱了。

即使这样,他老婆还是被请到所里,核查无误,录下旁证材料,我亲自将他们送出大门,我想当时挂在我脸上的笑容肯定是尴尬的,“小地主”似乎很兴奋,神秘地小声说,我以为您不敢开枪,幸亏您打偏了,要不我就真成冤死鬼了!

我孤零零地站在派出所的灯下,目送着他们的身影缓缓消失在黑暗中,我想对黑夜说,这些全是梦中发生的故事。但黑夜用沉默拒绝了我。

我那年23岁。

(郁凤城摘自《新青年》

2001年第12期)
(作者:张国庆 字数:5086)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