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的烛光等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那夜的烛光临睡以前,女儿赤脚站在我面前说:“妈妈,我最喜欢的就是台风。”我有点生气。这小捣蛋,简直不知人间疾苦,每刮一次大风,有多少屋顶被掀跑,有多少地方会淹水,铁路被冲断,家庭主妇望着几元一斤的小白菜生气……而这

那夜的烛光

临睡以前,女儿赤脚站在我面前说:“妈妈,我最喜欢的就是台风。”

我有点生气。这小捣蛋,简直不知人间疾苦,每刮一次大风,有多少屋顶被掀跑,有多少地方会淹水,铁路被冲断,家庭主妇望着几元一斤的小白菜生气……而这小女孩却说,她喜欢台风。

“为什么?”我尽力压住性子。

“因为有一次刮台风的时候停电了……”

“你是说,你喜欢停电?”

“停电的时候,我就去找蜡烛。”

“蜡烛有什么特别的?”我的心渐渐柔和下来。

“我拿着蜡烛在屋里走来走去,你说我看起来像个小天使……”

那是许多年前的事了吧?我终于在惊讶中静穆下来,她一直记得我的一句话,而且因为喜欢自己在烛光中像天使的那份感觉,她竟附带地也喜欢了台风之夜。一句不经意的赞赏,竟使时光和周围情景都变得值得追忆起来。那夜,有个小女孩相信自己像天使,那夜,有个母亲在淡淡的称许中,创造了一个天使。

赞美的力量是巨大的。有时,一句赞美的话,便足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总是谈不对题

男人与女人之间存在许多误解的可能,几乎可以说误解是男人和女人沟通的常态。

让我们看看下面一段每天都可能发生在夫妻间的对话:

她说:“我们一起出去好好吃顿饭吧!”(她的意思是:过去太忙,错过许多,我想这次和你呆在一起。)

他说:“为什么我们要出去,在家吃挺舒服的。”(他的意思是:自己做便宜, 而且可以很快上床。)

她说:“我就想去有人的地方。”(她的意思是:我想炫耀一下我的新衣服,而且想让你换一身,不要总是那套旧睡衣。)

他说:“我原以为,你只想和我单独在一起。”(他的意思是:你感到和我在一起如此无聊。)

她说:“虽然去餐馆,我们也能在一起呀。”(她的意思是:我就只想再体验一下有人服务的感觉。)

他说:“你做饭特别好吃。”(他的意思是:只要你做饭,我就能看拜仁—沙尔克上半场的比赛了。)

她说:“我今晚没兴趣做饭。”(他理解为:我对你没兴趣。)

他说:“反正我今晚有个会,可能晚点儿回。”(他的意思是:那我就和兄弟们看比赛。)(她理解为:我有比和你吃饭更有意思的事。)

她说:“你不再爱我了。”(她这回说真的了。)

他说:“你胡思乱想。”(他的意思是:你这几天是不是特殊期啊?)

她说:“我想我们应该分开。”(她的意思是:你现在快抱我一下!)

这种对话的结果家家不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男人和女人总是各说各的,根本没有注意到对方实际的意思。谈话双方总是认为对方所说即所想,但是双方本是话里有话的。

男人和女人的谈话容易产生误解,因为不少概念对男人和女人来说,理解是完全不同的,就像下面的例子:购物对于女人是舒服地、数小时地在商店和购物广场闲逛,偶尔试试几件衣服,其间喝喝咖啡,吃吃糕点。对于男人则是有目的地寻找商店,直冲要买的东西而去,最多试两次,至多十分钟后离开。

结论:爱一个人,不一定要理解他。

(曹春红、郑士良摘自2004年6月28日《环球时报》)

计算机都打碎了

E君有一次向我投诉一位和他交往不久的女孩子。他说:“我送她一个价值五千块的皮包,她呢,我生日的时候,她只是送一件五百元的衬衫给我!”

听到E君这番说话,你的第一个印象,一定觉得他很小气吧?然而,你慢慢会欣赏他。

他不是小气,他是一个很公道的人。你对他好,他会对你同样地好。你送他一份两千块的礼物,他一定会送你一份不少于两千块的礼物。你帮了他的忙,他一定会找机会帮你忙。你请他吃饭,他也一定要再请你吃饭。他心里有一部很精密的计算机,他对你公道,他也要求你对他公道。他拿你什么,也会还你什么。

是的,这种人没什么感情,因为他是用计算机思考人生的。但是,他也有好处:他绝对不会占人便宜。这是他最值得让人欣赏的地方。当你经常遇到那些占人便宜的人,你会发觉,E君比他们好得多了。你会欣赏他的公道,也会为他有时太公道而摇头苦笑。

公道没有错,他最大的错,是以为爱情也应该公道。谁不知道爱情是一宗最不公道的交易?我们的计算机都打碎了。

(张秀群摘自《永不永不说再见》,

南海出版公司)

向你的对手敬杯酒

康熙大帝在继位执政60周年之际,特举行“千叟宴”以示庆贺。在宴会上,康熙敬了三杯酒,第一杯敬孝庄太皇太后,感谢孝庄辅佐他登上皇位,一统江山;第二杯敬众大臣和天下万民,感谢众臣齐心协力尽忠朝廷,万民俯首农桑,天下昌盛;当康熙端起第三杯酒时说:“这杯酒敬我的敌人,吴三桂、郑经、噶尔丹还有鳌拜。”宴会上的众大臣目瞪口呆。康熙接着说:“是他们逼着我建立了丰功伟绩,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的朕,我感谢他们。”

如果没有吴三桂这些敌人,康熙会有一番丰功伟绩吗?历史不能假设,但有一句话说得好,“一个人的身价高低,就看他的对手。”没有对手,你看不出自己的价值,显示不出你的能力。

对手总会给你带来压力。逼迫你去努力地投入到“斗争”中去,并想办法成为胜利者。在同对手的对抗中,你才能真正磨炼自己。从这一层意义上而言,你的对手是你前进的推动力,是你成功的催化剂。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如果你不想一生平庸,就微笑迎接一切挑战吧。向你的对手敬杯酒,感谢他们给了你成就自己的机会。

(杨铸东摘自2004年7月7日

《黑龙江日报》)

半 瓶 香 油

故事发生在1993年,那时离春节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从香港海关到内地的人特别多。因此,工作人员也格外忙碌。

一位老人吸引住了他们的眼光。他衣着朴素,随身仅带一个简易的旅行包。然而,令人不解的是他的左手里提着一个瓶子,瓶子里有半瓶黄澄澄的液体。

一位工作人员按捺不住好奇心,问他:“这位先生,您的瓶子里装的是什么呀?”

老人淡淡地说:“是香油。”

这时,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这位老人千里迢迢地赶往内地,竟带着半瓶香油。“您这是为什么呢?”另一位女士终于忍不住问道。

老人脸上浮出了凄楚的神色,缓缓地说:“这是我母亲要我买的。44年前的一个中午,母亲正在做饭。饭马上就要好了,却发现家中没有香油了。她拿出一些零钱来,让我到不远处的一家油铺去打半斤香油。临走时,她还说:孩子,你跑快点,娘马上就把饭做好了,别耽误吃饭。”

这时,泪从他的眼角里流出来。顿了一顿,老人接着说:“我刚走出家门,就碰到一群穿军装的人,他们用枪逼我,让我帮他们拉大炮。后来,为了生活,我就跟随着军队到了台湾……这几十年,我得不到一点儿家中的消息。直到3年前,我才和家乡的亲人联系上。他们说,我母亲在我走了之后就疯了,见人就说等着我打香油回家……”

老人的故事讲完了。所有的人都安静地听着,不少人眼中泛起了闪闪的泪水。

(马晓萍摘自2004年4月11日

《南昌晚报》)

有一种效率

儿子给母亲寄生活费和保姆费,刚开始是一月一寄,后来,也许是太忙和考虑到效率问题,一季度一寄,再后来,半年一寄,最后是一年一寄,母亲一一接受了。

不料,当儿子一次性寄去全年的生活费和保姆费1.5万元后,却收到母亲的一张1.1万元的汇款单和一封信。

母亲说:“每次收到你的汇款单,我和村里的邻居都要高兴几天。退回去的钱,我希望你每月能给我寄1000元,也让我和邻居每个月都有几天的欢喜与满足。”

儿子恍然大悟,虽然自己每年寄一次钱,减少了麻烦,但是,给母亲的欢乐却大大减少了;反过来,如果增加自己寄钱的成本与时间,可能会大大增加母亲的快乐与心灵的满足。

同样,一个月1200元的报酬一次领和分4次领(每次300元),没有什么区别,周薪与月薪相比,雇主付出的劳动成本会更高。很多雇主却乐于采用这种低效率的周薪方式,原因是工人多了3次的喜悦,从而产生了更多的动力。

正面的促进、愉悦的鼓励、开心的刺激,要不吝资金、数量和时间重复的高成本,因为这样能够换来更大的动力和效率,还能转换成宝贵的快乐心境与愉悦的人际氛围。

(赵晓华摘自2004年6月29日

《现代女报》)

(作者:牧 章等 字数:3727)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