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试验田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老巴是我的朋友,是特别好特别好的那一种,从我们认识的第一天到他远在大洋彼岸的今天,他一直都是。好多人对男女之间敏感而复杂的情绪做过细致的研究,我想那纯属多余,因为很多的感情根本就无从归类,就好像我和老巴,在朋

老巴是我的朋友,是特别好特别好的那一种,从我们认识的第一天到他远在大洋彼岸的今天,他一直都是。好多人对男女之间敏感而复杂的情绪做过细致的研究,我想那纯属多余,因为很多的感情根本就无从归类,就好像我和老巴,在朋友和情人之间徘徊了很久以后,终于决定让我们的感情原地不动,一切顺其自然。本来,相互陪伴着的两个人,只要能静静地享受一份默契,在需要的时候彼此给予温暖和关照,这就足够了吧。

当然,我们并非从来就这样认为,所幸的是,在我们还没有对原有的感情造成伤害的时候就及时停止了对于爱情的尝试,直到今天,我们还会在越洋电话里提起我们的那块"爱情试验田",声称对对方这个初恋情人如何的念念不忘,一番玩笑过后,我们会长长地嘘一口气,定定地说:真是危险呀。

老巴是山东籍的上海人士,本性单纯率真全无杂质而言行举止却彬彬有礼,这个绅士很让班里的女生们来电,可老巴说,他就喜欢和我一起玩儿。老巴极擅长讲笑话,自己编好了笑话,然后再绘声绘色地演义出来,每次他讲完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话,我肯定是一班朋友里 第一个笑起来的,呵呵哈哈一通乱笑,全然不顾自己的样子。老巴说,看见我的笑,他就获得了巨大的成就感。每天早上都和老巴一起吃早点,不是约好的,只是因为我们都起床太晚,所以总是能"偶然"碰到,偶然多了就成了习惯,改不掉了。老巴说,他特爱看我吃鸡蛋的样子,嘴小心大,再大的鸡蛋也是一口完成,每次把鸡蛋塞进嘴里,他都会停止进食,十分认真地观察我,然后咧开大嘴一笑,说吃鸡蛋的朱哓哓和那种很贵的金猪存钱罐别无两样,绝对经典。

时候我们才上大学一年级,大家都在忙着谈恋爱,你要说你没谈过恋爱或者不是正在谈恋爱,准会被别人耻笑一番,最起码了,你也要有一个"远在家乡"的青梅竹马。见我和老巴总是嘻嘻哈哈地在一起,大家就经常拿我们开玩笑,可我和老巴对此置若罔闻,依然结伴去看通宵电影却从来不会手拉着手。其实,我和老巴也拿自己开过玩笑,可也就是玩笑而已,谁都不会当真。我于是继续自然地享受着老巴带给我的同志友情。

说真的,老巴是我的知己,那个时候我老是说一些稀奇古怪的话,犯一些莫名其妙的情绪,可是老巴居然全都明白而且领会得分毫不差,这真让我吃惊。

快上三年级的时候,舞蹈团来学校里挑演员,我学过8 年的舞蹈,这对我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精心准备一番后,我信心十足地参加了面试,可结果是,我在最后一轮选拔里被淘汰出局了,我那时想,舞蹈再也不会带给我什么快乐了。发榜的那一天,我一人跑到海边坐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发现老巴已经在身边了。他不断地给我讲笑话,编故事,最后竟然在我面前跳起舞来了,老实说,他跳舞的样子很是难看,我忍不住还是笑起来,他于是拉着我一起跳,我们就这样在海滩上乱蹦乱跳着呆了很久,精疲力竭的时候,我说:老巴,我真是个笨蛋。老巴看着我被海风吹得乱七八糟的头发,竟然伸过手把它们放在我耳后,手指轻轻划过我的额头,弄得我痒痒的。到今天我也相信,那一刻,的确有一些东西在我们心里发生。老巴说,哓哓,要不我们试试,就一次。

从此以后,我和老巴开始了我们的"情侣生涯",我们在那块原本叫做友谊的土地上种了好多叫做爱情的苗,并且满怀信心,盼望着它们茁壮成长,我们想,只要努力,这片田里早晚会长出玫瑰。

事实上,在此之前,我和老巴都从没谈过恋爱,我们把对方视为自己的初恋,于是就格外的坦诚和磊落,像举行初恋仪式一样,把自己从前那些 算不得感情是非的琐碎小事甚至转瞬一念都相互交代得一清二楚。我们想,我们可以干干净净地开始恋爱了。现在想起来,世界上恐怕再也找不出这么一对认真又可笑的"情侣"了。

观察别的情侣成了我们每天必做却从未挑明的功课,以前轻松的相处变得格外困难,我们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我们已经今非昔比了,我们是一对恋人了。

整个世界都变了。我们看通宵电影的时候,自觉地钩着手走路,看得困了,我再也不会仰头就睡,而是主动去找他的肩膀,一切做的有模有样却乐趣全无了,吃早点的时候,老巴再也没有那么开心地看着我塞鸡蛋,因为他总是兢兢业业地提醒自己,他应该帮我夹菜盛粥。一切迹象表明,我们正不遗余力地让自己陷入那种叫做爱情的强大力量里,于是我们听 伤感的音乐,看伤感的电影,做一些伤感的游戏,再说一些伤感的话。可这些努力似乎都没生效,因为在老巴第一次吻我的时候,我竟然感觉不到幸福。我清楚记得从前的老巴有多可爱,我们之间有多默契,可恋爱中的老巴魅力全无,相信在他眼里我也一样。更让人难过的是,在我们的"爱情"里,我发现老巴也有那么多的缺点,他的善良总是和软弱混淆,他也没有力气承担比友情更重的那种感情以及随之而来的种种。

我们应该停止了。

当我向老巴表明心迹的时候,他如释重负,我说,我们这对朋友手拉着手迈了一大截台阶,可是上来以后才发现,还是从前的日子更快乐。老巴说,是呀,我们还是朋友吧。

我的初恋就此宣告结束,在我们还没来得及用恶劣的缺点去伤害对方的时候。毕业时,我去机场送老巴,他伸出手帮我把散乱的头发放在耳后,轻轻的手指又一次划过我的额头,心里还是痒痒的,可是我们除了一个同志式的握手就再也没做什么,因为我们都知道,片刻的冲动并非是爱情的到来,我们的感情,管它是什么,就停在原地,刚刚好。

(作者:王 一 字数:2252)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