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皇后星座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叶简和文翰曾是高中一年级的同班同学,但是叶简第一次走进文翰的记忆却是在高二文理分科后。那一天月亮很好,夜风夹杂着一点浅浅的海腥味。叶简穿着一套深蓝色校服套裙站在操场上,她的左手高高地擎着一本高中一年级的地

叶简和文翰曾是高中一年级的同班同学,但是叶简第一次走进文翰的记忆却是在高二文理分科后。那一天月亮很好,夜风夹杂着一点浅浅的海腥味。叶简穿着一套深蓝色校服套裙站在操场上,她的左手高高地擎着一本高中一年级的地理书,脑袋仰望着夜空。文翰是走近了才发现翻开的那一页是《九月星空图》。那时文翰站在叶简背后,叶简的长头发飘出淡淡的香味。

叶简!文翰叫一声,声音有点生涩。

叶简转过头来,看见是文翰就笑了。叶简说:文翰啊!快看,天上有W星座,是皇后星座啊!

文翰抬起头,看见了天上的那个巨大的W,文翰在心里笑了。但是脸上还是一本正经,他说:没有啊,我只看见一个M啊。

叶简愣了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文翰是在开玩笑,于是一张脸顷刻间就充满了愤怒。可是在文翰眼里,叶简的表情很生动。

那一年,他们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因为那个时候他们心里还只有高考。在他们之间也只能维持着恰到好处的疏远,所以他们的友谊始终是在点头之交的水平上。

叶简和文翰是在1996年8月同时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叶简考上了省艺术学院,如愿以偿地去学油画;而文翰则去了很远很远的西安,在一所名牌大学里学计算机。叶简在那个时候基本上忘记了文翰是谁,直到秋天的风把济南的空气吹凉。在一个有雾的晚上,叶简打开电子信箱,看到了文翰的信:“叶简,你还好吗?……”

那个晚上叶简没有回信,她穿着一身厚且暖的睡衣在宿舍的床上发了一晚的呆。她想:文翰给我写信呢,而文翰是个多么优秀的男生啊,他功课很好,样子也不错,难得又踏实肯干。而文翰的球也踢得很好,并且在校运会三千米项目上年年拿冠军。在高中时代,这样的男孩子是很流行的。

叶简还记得同班的女生子悦就很喜欢文翰,子悦曾经说:在这所高中,能做我男朋友的就只有文翰一个人。

不过叶简心想子悦是有资格说这句话的,毕竟子悦人漂亮、学习好而且家境也好。其实叶简是有点自卑的,但叶简并不像她自己想的那么一无是处:叶简的画在那所省重点高中恐怕没有人能比得过。在那里,只要叶简坐到画架前,她完全可以尊贵得像个公主——因为叶简可以让油画棒在她的手里跳舞。

不过叶简还是开始了和文翰的沟通。大概有近一年的时间,叶简和文翰书信往来,沟通得很愉快。所以,当文翰颇具文采的信寄来的时候,叶简就不以为奇了。文翰的信言简意赅。他说:不见佳人兮,思之东墙;愿偕汝兮,回故乡;与偕白头兮,地老天荒。

以后就顺理成章了,叶简成为了文翰的女友。到1997年夏天的时候叶简收到了文翰寄来的项链:仿白金的链子与W形状的坠子。文翰说:只要你看见它,就可以想起我的名字还有我们永远的皇后星座。

叶简于是成天把那条漂亮的项链戴在脖子上,镶着小水钻的W形坠子在叶简白皙的脖颈上晃动,那是一种让人心动的美。

叶简从那以后就为文翰绾起了长发、穿起了长裙,并且热衷于钻研菜谱。叶简的菜做得实在难吃,但她依然乐此不疲。却害得很多人从此一见叶简轻颦浅笑手捧菜碟的样子就忙不迭地逃窜。

不过263天后他们还是分手了。分手的原因用叶简的话说就是:缘分到了,该分就分吧。

毕竟叶简是个渴望被人宠的小女人,而文翰是个不习惯宠人的大男人。

叶简说:文翰,你知不知道直到今天我依然很喜欢你?

文翰说:我知道,我又何尝不是呢?

叶简笑了,文翰的声音通过几千里的电缆传过来时带着难以形容的疲惫。她轻轻挂了电话,叶简没有说再见。

可是叶简知道,文翰留给她的,将是永远的记忆。

叶简的特别之处在于叶简没有哭。那天叶简把自己关在画室里一笔又一笔地堆积油彩。偶尔有同班同学来画室转一圈都会问,叶简你忙什么呢?叶简就会用一句充满了文艺腔的话回答说:我在缅怀我的初恋,它与皇后星座有关。

那天叶简不吃不喝仿佛要羽化成仙。到华灯初上的时候叶简的画终于收工了:暗蓝的夜空下有两辆自行车挨在一起,旁边的沙滩上一男一女两个高中生模样的人指着天空中巨大的W星座不知在说什么—整幅画漂亮得就像一张情人卡。

叶简说,这幅画就叫做《永远的皇后星座》。

叶简没有想到她会踏上西安的土地。当火车进站的时候她还有一点茫然无措。当她站在西安火车站的站台上时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她使劲踩了一下地面,硬硬的和济南站没有什么不同。这个时候导师在一边催着说叶简你快点走啊!叶简这才知道自己不是在梦里。

那一刻叶简有点兴奋,因为她想起了留在这个城市读研的文翰。叶简于是就咧嘴笑了。叶简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像20世纪30年代的地下工作者,悄悄地打入了敌人内部。

第二天晚上叶简就去了文翰读书的学校,当时叶简在心里说我只是来看一看,转一圈我就走—毕竟来文翰读书的学校看一看是那263天里叶简最大的心愿。可是叶简没有料到的是:她在那个傍晚、那个很大的校园里的一条普通的小路上遇上了文翰。

叶简在发现文翰的时候距离文翰只有不到10米的距离了。走在文翰旁边的不知是不是他的导师。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聊得很投入。文翰没怎么变,仍然是那副从容的架势,样子比较帅。

叶简在走过文翰身边的时候大脑中一片空白,她只是感受到身边莫名其妙的花香还有心头上一扯一扯的柔柔的痛。

几秒钟的工夫,叶简就和文翰擦肩而过了。叶简没有回头,所以她并不知道文翰有没有注意到她,有没有在她背后用疑惑或者惊讶的目光注视她。当然也可能什么都没有,虽然叶简说自己幻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唤,大约是文翰的声音

当叶简走出那个很宽阔的校门的时候,叶简觉得自己就像在演一出新版的《东京爱情故事》。

那一晚在西安一家普通的旅店里,叶简又开始穿着厚且暖的睡衣缅怀她的初恋。3年的时间并不短,叶简已经参加了几次昔日同学的婚礼,但是依然没有忘记3年前的文翰。任何一个细节都可以让她想起大学二年级时的美好爱情,而关于文翰的眼泪,3年了也仍未落下来。

电话就在这个时候响了。叶简很快就分辨出那是谁的声音。那个声音透出的疼爱是叶简在文翰那里所找不到的。那个声音说:叶简,今天怎么样,累不累?

叶简“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那是3年来叶简第一次哭,叶简哭得很难听。

电话那边的人却急了,他说叶简你别哭了,你回来吧,大不了选题咱不做了,你快回来,咱们结婚啊……

那个夜晚叶简解下了戴了近四年的项链,褪色的坠子一晃一晃的却再也没有勾起叶简的回忆,叶简的初恋从此随泪痕淡化。

叶简后来嫁给了电话那边的那个人。那人大叶简一岁,是住在叶简隔壁寝室的艺术美学研究生。登记的时候叶简24岁,但是她准备研究生毕业时再举行婚礼。

叶简后来又恢复了看星星的习惯,她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幸福。所以在我失恋那日她对我说:初恋是一个人永远难忘的记忆,但是一个人的幸福并不仅仅拴在初恋时的链子上。

这是叶简用3年的时间总结出的一句很有哲理的话,我想。

(王丹摘自《时代青年》2002年1月上半月刊)

(作者:陈 亮 字数:3117)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