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F了吗?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2000年底,”.COM”终于挺不住了,纳斯达克e泄千里。 2000年里的”今天你e了吗?”改为”今天你F了吗?” 种名花的IT精英 2000年初,我和好友苏苏住进这幢名叫重庆森林的公寓。听说我们楼上住了个青年,是个有志种名花的主儿,见到

2000年底,".COM"终于挺不住了,纳斯达克e泄千里。

2000年里的"今天你e了吗?"改为"今天你F了吗?"

种名花的IT精英

2000年初,我和好友苏苏住进这幢名叫重庆森林的公寓。听说我们楼上住了个青年,是个有志种名花的主儿,见到他,瘦瘦的,戴着树脂眼镜。脸上有傻孩子的笑,总是说:"啊,对不起,我的花打扰你们了。"

和他对面的男孩叫林大有,喜欢叫上我们搓麻。我们问他,"那名花是做什么的?"大有张大嘴巴:"你们不知道啊,他是做IT的。"

做IT?做IT还有空种花?大有说:"他老家在昆明,成都电子科大毕业,做IT做得没Feel ing(感觉)了,靠种花找灵感呢。"

很快认识了"名花",他叫陈昆。那个时候,正是IT红得发紫之时,陈昆忙归忙,对我们这几个楼上楼下的同龄人倒是挺和气。当然,我们这几个全都统一口径,一出口,便是大筐的马屁。他听得开心,我们说得开心。晚上开一桌麻将的时候,陈昆低头看牌,我出牌,催他快出,他问:"What(什么)?"

我和苏苏回去,我说:"他 们做IT的是不是统一受过训啊,我听说上饭馆都只叫 Waiter。"

苏苏也笑:"你没听说吗,现在有公厕都改叫WWW.WC. COM了。做IT的真叫牛啊。"

2000年底,".COM"终于挺不住了,纳斯达克e泄千里。

2000年里的"今天你e了吗?"改为"今天你F了吗?"

Fire(失业)的F。

IT精英沦为劳苦大众

我们不敢问陈昆"今天你F了吗?"可是看他垂头又丧气,大伙也猜出一二。

于是,我们请陈昆吃饭以示安慰。我们不问,他自己先说,唉了N口气,说:"这些天来四处找活,总算是找着劳苦大众的感觉了。"

他的新工作是在一家职中里上电脑课。

我们这几个面面相觑,虽都有点潇湘馆改卖包子的可惜,但毕竟人家陈昆开始新生活了。

开始新生活的陈昆生活好像有规律了,说话也不像以前那么不带单词不成句。我们反而染上他的坏毛病,苏苏问我找东西说:"你F了没?"是Find(发现)的F。又约好去吃晚饭,我打电话给她,说:"想好D吃什么?"是Dinner(正餐)的D。

看来IT还是无处不在啊。

又上QQ聊天的时候,"猫"突然坏了。我冲上八楼找陈昆。十分钟后"猫"好了。我发自内心地拍他马屁,陈昆笑:"唉,我现在也只有帮着你们弄弄电脑的份了。"

言下不胜唏嘘。我忙安慰他:"算了,被IT伤了心的又不止你一个。其实做什么不一样,反正是混口饭吃。活着就挺不易了,何必还和自己过不去?"

陈昆笑:"你还真能安慰人。"

为了谢他,我留陈昆吃晚饭。那晚我做了三菜一汤。可苏苏打电话说不回来吃了,我说坏了,蒸了这么多饭,一准吃不完。陈昆一边吃一边说:"谁说的,一定吃得完。"他问我:"你笑什么?"我说:"我笑,你好像好久没吃过饭了。"

他说:"你是不知道单身男孩不会做饭的苦啊,总是饭不成饭,全是面面面,各种牌子各种口味的面……"

我笑:"那也算'面面俱到'了啊。"

陈昆看着我笑,脸上满是崇拜厨子的神气,突然就冒出一句:"你男朋友真有福气。"

我心跳了一下,他说完就低头吃饭再不看我,我也不好接口,看着他傻傻地吃,我竟有种莫名的欢喜。一心盼着他再说点什么,也好让我再说点什么,可他像是被饭菜堵住了口,再也说不出话来。

这呆子,这做IT的所谓专业人士!我突然明白硅谷的精英们何以找不到女朋友了,这么傻,谁要!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过了。一转眼就是一年。唉,唉,真是岁月催人老啊。

Let's fall in love

2002年春,我报名上了个英语口语班,一问才知道,上课的地方竟是陈昆任教的职中。那天苏苏说:"这不正是你 G他的天赐良机吗?"我?我犯得着勾他?

陈昆晚上也有课,我在楼下取自行车,他问我去哪儿,我说了后他说是吗?也不说和我一起去,竟先骑着车走人。我气得没言语,恨不能撞上他,撞死他!下了课已是晚上十点,我推车出校门,又碰见陈昆。我说:"陈昆,你能不能和我一起回去?我一个女孩子。"陈昆还是那副笑眯眯不知世事的神气,慢慢地说:"好。"

就这样和他回去,进了屋,苏苏正听莫文蔚的碟 "Let's fall in love,她还不晓得;在她眼中我的脸,是多么地失落。"

夏天到了,陈昆让我们上去赏花。陈昆说,这段日子来,多亏我们这帮朋友和他一起走过,一个人呆在北京,感觉上总是孤伶伶的异乡人,他永远也忘不了他刚从IT出来,我们请他吃的那顿饭。他笑道:"知道吗,现在我常问以前的哥们儿,今天你F了吗?"

我越来越喜欢莫文蔚,喜欢她那首《Let's fall in love》。有一天上楼的时候,陈昆问我:"你听的是谁的歌?"

我答:"你不认识的。"他说:"你怎么知道我不认识?" 我说:"你看过《大话西游》吗?"他答:"没。做上IT以来,好几年没看电影了。"

我叹口气说:"就是那里面白骨精唱的。"

想想也是,我们忙着聊天忙着贴帖子的时候,人家这帮精英们忙着做正事,他怎么会知道那句"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睡不着,没想到晶晶姑娘你……"

突然间我觉得了失落。和他上街,和他吃饭,坐在他后面想《甜蜜蜜》里黎明的帅……然后像苏苏说的,三顿饭后一块儿看日剧,也就是一生一世。

觉得没意思极了。陈昆好像感觉到什么,问我:"怎么了?"

我说:"不高兴。"他无语,半晌方说:"我的茉莉又开了,要不要送你一盆?"我说:"不要。"

可他还是送来了。小小的一盆花,白白黄黄的花朵,淡淡的香。他放在我们的阳台上,他说:"你看,茉莉开了好多。"

他不走,和我到阳台上看茉莉。香香的,淡淡的,近近的,远远的。

我叫他:"陈昆。"他答,嗯。

我又叫他:"陈昆。"他还是呆着,答,嗯。

我气得人都笨了,我说:"你是不是该回去了?嗯?"

他就呆呆地走人。

苏苏回来,我说气死我了,从来没见过这样不解风情的人。以为我是没人要的,只等着他?

你今天F了吗?

我很快和苏苏的同事,叫小光的男孩出双入对。和小光在楼下碰见陈昆,我说:"小光,我男朋友。"陈昆和他握手。他脸上木木的,看不出一丝表情。

小光问:"他是做什么的?这么酷?"

我笑得好大声:"做什么的?做IT的。现在F了,还当自己是个宝。"

回来吃晚饭的时候,听见楼上阳台当当地响。下来好多泥沙。我喊话:"喂,楼上的,有点公德好不好?"

他的声音:"对不起,对不起,我在搬花盆。"

大有下来,说:"陈昆要回昆明了,决定把花全部送给我们。"

一会儿陈昆真的来了,身后是一盆又一盆花。我问他:

"真的要走?"

他答,嗯。我心头火起,我说:"你能不能不说这个 '嗯'?"

他说好。便忙着搬花上阳台。我大叫:"姓陈的小子,你真的没什么话可说?"

姓陈的小子呆了半晌,脸上表情气象万千,我定定地看着他,用渣滓洞徐鹏飞的眼光:"你说。"

他终于开口,眼光闪烁,他说:"你,你今天F了吗?"

我板着脸:"F?Fire(失业)?Free(自由)?还是Find(发现)?"

他小心翼翼地挤出几个字:"Fall,fall in love的F。可不可以?"

我说,好大声地说:"No!"

哪里找这样的人,求爱都求得山路十八弯!他又呆了,头搭拉着,像是一只迷路的流浪狗。我叹口气,心里说,自己选的,有什么办法?

我踢一脚他的花盆,踢得我生疼,他忙着问长问短,我说:"我今天没F,我只想嫁你!嫁你!"

这笨蛋总算抱住了我,笑眯眯地说:"好。我娶。"

2003年的春天,IT业全面复苏,新浪搜狐都说他们赚钱了。我们呢,也结婚了。

(郭枫摘自《风流一代》 2003年7月下半月刊,孙杰图)

(作者:郭 葭 字数:370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