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者

  • A+
所属分类:青年文摘彩版
摘要

很多人都曾有过暗恋老师的经历。这些青春的梦啊,很快就像一阵风般吹走了,然后我们就一天天长大。高一(2)班的座位每一个月要换一次,在班主任方老师的指挥下,四个组的桌椅、学生在一阵乒乒乓乓之后原来靠墙的到了中间,中

很多人都曾有过暗恋老师的经历。这些青春的梦啊,很快就像一阵风般吹走了,然后我们就一天天长大。

高一(2)班的座位每一个月要换一次,在班主任方老师的指挥下,四个组的桌椅、学生在一阵乒乒乓乓之后原来靠墙的到了中间,中间的、到了两边。据说这是为了保护大家的视力,但每次的变化中,总有几个特殊人物得到特别的保护,他们坐在教室中间的好位置上永远不动;小茹就是其中的一个。她优异的成绩赢得了老师的青睐,而同学们对她所享受的优待也心服口服。

方老师的眼靖就像一汪温柔的湖水,小茹感到自己正在被它包围,心底漾着细细的喜悦,同时又惊悚’与心慌。“这是不好的,这是不应该的,他是我的老师,我是他的学生。”小茹在心里一遍遍地对自己说,努力划出一条线来,想摆正自己的位置,这样的挣扎是一边绝望、一边品味着生命最初悸动的狂喜。

心绪是混乱的,但头脑还算清醒,甚至是兴奋,所以只要他出现在她的视野中,他的一言一行甚至他眼角的一丝丝笑意她都能捕捉到,像一只小狗爱着它的主人,在失去了自我的时候却感到这无私的爱所赋予的一种隐秘的快乐。

方老师长长的手臂撑在讲台上,镜片后的目光清朗,笑容自然。作为这所重点中学的年轻老师,他赢得了班上所有女生的青睐。当他修长的身影在教室门口消失后,有人在那里叽叽喳喳地议论,小茹看着自己的书,但耳朵里全是她们的声音:“方老师是师大的才子,写得一手好字。黑板上他的字迹还在,遒劲潇洒。

“方老师的女友也是我们学校的老师。”神秘的声音,但引起所有人的兴奋。她们的头凑在一起,声音低下去,小茹就听不到了。

“是吗?”“唉!…’“不可能吧?”看到女同学们脸上丰富的表情,小茹心里痒痒的,她将书收到抽斗里,也凑过去,“究竟是谁呀?”装着随随便便地问,心却在失速地跳。

芝子老师。是她!不可能吧?小茹理解了同学们的惊讶,他们好像各方面的差别都很大,无论形象还是气质。在小茹的印象里芝子老师的课教得一塌糊涂,又爱体罚,不过她是教育局长的亲戚,在学校里连校长对她也是客客气气的。

但是,方老师他怎么会呢?

小茹第一次对方老师失望了。

但心底又释然。因为她知道这可以帮自己从那一场无望而热烈的暗恋中解放出来。她和他是没有机会的,她只能谨守一个学生的本分,她所能做到的只是将张老师教的课学好,由此表达她对他的爱,也得到他对她的关注——在他给她的作文批注中,在每一次全班调座位时,在他的目光如羽毛一般掠过她的目光时,在他含笑叫着她的名字时。

关注产生了默契,她的心里充满了神秘的预感,每次他要点她的名,她都是知道的,虽然她低着头,看都没有看他,但她知道他的目光在她的身上。走在学校的小路上,第六感官告诉她他来了,抬起头,果然就可以看到他挺拔的身影。

一个在爱中的女孩子,她是用感觉在思考的。她直觉这样不好,她不能为了任何读书之外的事而分心,她的父母是寄厚望于她能考上大学的。理智一明确,心里便忐忑起来,她努力地克制着不再看他将脸上蒙上一层又一层的面具,隔开那湖水一般的目光!。

寒假后回校,女同学中间传播的第一个消息就是方老师结婚了,小茹柔软的心结结实实地碰到了石头上,再想想这是迟早的事,心里在难过之外,又庆幸自己从此不必再自作多情。不过女生宿舍与教工宿舍前后相邻,小茹总能看到方老师在他门前的煤炉上炒菜,看到芝子老师花花绿绿的衣服和方老师的蓝色上衣挂在一起。

学校来了一位新老师,是教美术的,姓廖,她长得白皙丰满,面容清秀古典,而气质却是桀骜的,表现在她一头杂乱的短发和另类的穿着上,这样不和谐的两种成分掺在一起竟造就出一个最与众不同的形象,吸引了全校男生女生的目光,其风光比方老师有过之而无不及。

廖老师成为小茹的新偶像,爱屋及乌,她喜欢上了美术课。

这一课廖老师要求大家画男青年;女青年的头像,小茹十分用心地画着,等她画完,她发现自己画的男青年就是方老师,而女青年则是廖老师,小茹的心里怦怦地跳,怕交上去让廖老师发现了不好,但要改已经来不及了,便故意忘了在画纸右下篇写上自己的名字。

方老师越来越憔悴,听她们讲方老师的婚姻并不幸福,小茹想这是确凿的,因为她看到方老师的工作更加勤奋。常在图书馆里看书到深夜,又有人传言方老师正在准备考研究生。小茹想,方老师是想要离开这里。

他应该离开这里,方老师不属于这个世界,小茹望着他房前花花绿绿的衣服,心里又痛又甜蜜,那些杂乱的思绪几乎要从她的小脑袋里溢了出来。她自嘲地笑,方老师曾当面赞赏过她的纯朴,是的,她是纯朴的,纯朴得像是一朵雏菊,但是,当她遇到了方老师;她的心就早早地成熟了,并结出山束小小的蒲公英,等待着轻舞飞扬的那一刻。

情绪堆积到了极点,小茹决定回一趟家,在下了夜自习之后;虽然已是9点,小茹从来投有这么晚回过家,但逃避之心太过了胆怯之心,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上路了。今天有一轮好月亮,只须穿过小镇,走过一片田野就到家了。小茹在心底里安慰自已。

穿过路灯昏暗的街道,拐上了河堤,一边是居民楼的窗子后滤过来的灯光,一边是宁静的河水,再往前走就看到榨油厂那高耸的烟囱了,它像一个巨人屹立在夜色中,小茹一下子想起了小时候奶奶讲过的吊死鬼无常;它们是可以一会儿变得很长很长,一会儿变得很小很小的。而眼前的这烟囱可真像呀。小茹吓得不行,神经绷得紧紧的,双眼也发出光来,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变得一声比声声震耳一声比一声急促。

油厂的四周是一道高高的围墙,围墙外是一条幽静的小路,因为没有路灯,此时像一个巨大的黑洞,小茹生怕从里面窜出点什么来,她不敢往那里看,却又忍不住要看。这时,她看到了一双身影,瘦瘦高高的,丰腴婀娜的,小茹的直觉是那么的敏锐;不要再看第二眼,她就可以判断那是方老师和廖老师。他们靠得很近。小茹的第二眼就看到了方老师长长的手臂紧紧地揽在廖老师的腰上。

小茹像一只兔子一样地跑了过去,仿佛是有鬼在后面追赶,但心里并没有多少恐惧.现实生活中的方老师和廖老师比自己画中的方老师;廖老师靠得还要紧还要近。这是一种巧合,还是自己的一种安排,小茹已经弄不清了,她觉得自己身上真的是带了鬼气了,心里也有一个鬼,小小的鬼,对着她做着怪脸。

其实小茹是惆怅的,虚构的故事在真实地上演,而她是在借瘳老师圆自己的梦,廖老师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她的替身。因为很多种人生你不必亲历,但也一样地经过,

这个梦点点地做得有声有色起来,廖老师是那样的个性飞扬,决不会掩饰自己的喜恶,学校里关于两位老师的议论就多,了起来,而小茹在去交全班同学的入团申请书的时候,确确实实看到芝子老师在校长室里哭,小茹又得意又难过。

既然是为人师表,当然不能让这种事态演变下去,不久廖老师就被调到了另一所学校,走的时候悄悄的,但是小茹竟大着胆子到了她的宿舍送她。廖老师看到她很意外,把她的—套画笔送给了小茹,对她说:“你的观察力很敏锐;你画的那幅人物头像很不错,是拿我和方老师做的模特吧;”-最后她轻轻地说:“可惜,这只能是一幅画。”

小茹哭了,一是想到再也看不到廖老师了,二是在廖老师的失败中她越发看到了自己的绝望。

小茹要升高二了,并且分到了文科班,这时她得到一个消息,方老师如愿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学的研究生,再也不做他们班的班主任了。小茹想一切都结束了,结束得非常是时候,即将面临的考试再也容不得她胡思乱想了。方老师走了,就像一阵风,将她心底的那些白色的花絮吹走了,飞散了,再也找不到了。

这是她的第一次凋谢,这样的凋谢是那么的不着痕迹,也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些寂寞中的灿烂。方老师走的那天,阳光真好,他穿着白色的衬衣蓝色的长裤,头上述戴着一顶金黄色的草帽。他的行李放在一辆小王轮上由芝子老师看护着送到车站去了,他自己一如往常那样潇洒自然地推开了高一(2)班的门。他的告别演讲让很多人流了眼泪,小茹没有,她努力地睁大自己时眼晴,迎接着方老师那湖水一般的目光,让它们将自己淹没。

新的班主任是一个中年老师,有一双十分严厉的眼睛,小茹不敢与他对视。但他对小茹很好,仍然将班上最好的位置给了小茹,在大家都在吵吵嚷嚷地调座位的时候,只有她是一个岿然不动的质点。小茹知道,这是方老师特别关照过的。在方老师的眼里,小茹永远是学生座上的一位,他给她一个最好的位置,让她看他看得最清楚,就算他走了,他也保持着这样的一种关怀。小茹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将头埋在臂弯中,用书挡住自己的脸,这时,她的泪才流了出来。

(陈谋摘自《心理辅导》2001年第1期)
(作者:来 去 字数:3635)

weinxin
金璞玉小说
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微信号 jpywx8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